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幼龙护母
    旋即,银龙来到他们面前,面对其庞大的身躯以及延传了上古的威严让四个南靖洲修士手心都出汗了。

    绛霄忽然伸长脖子,讶声道:“那……那是条小龙吗?”

    大家都看到了,在银龙盘踞的身形间有条小龙探出了半截身子,它只有拇指粗细,两只小小的前爪搭在银龙身上,头上的角还没有生出来只有两个小小的鼓包,一双有着婴儿般纯净与清澈的大眼睛闪动着惶恐的光芒,样子极是惹人怜爱。

    在大家都关注那条小龙时,银龙瞬间就幻化了身形,变成了一个宫装丽人,那身华丽宫装甚合她尊贵的血统,她看起来很美,是那种端庄高贵之美,只是眼神的萎靡之色难以掩饰。

    她扫了五人一眼,目光在西阳脸上顿了一下,然后停在寻易那里,以哀伤的语气道:“我恐怕难以撑过最后一轮的天雷了,若渡劫不成,你们可取我身上之宝,只求你们能代为照看一下我的孩子泰儿。”她说着从袖口中抓出那条小龙递向寻易。

    寻易没有去接,皱眉道:“义不容辞,可前辈为何不把贵子托付给下面的水族,反倒要交给我们这些不相干的人?”

    美妇望了一下漆黑的夜空,凄然道:“此番渡劫遭贼子破坏,追随我的水族伤亡殆尽,剩下的都无力庇护泰儿,他们也不愿舍我而去,海中的凶险不逊于人世,托付给你们也是无奈之举,我观你乃良善之辈,望能施以援手积此福德。”

    看到小龙张牙舞爪满眼恐惧的样子,绛霄忍不住上前接了过来,不想小龙刚到她手中就飞快的窜了回去,尾巴卷在美妇的凤冠上,昂首望着美妇,两只大眼睛不住的垂泪,看样子是在与母亲说着什么。

    美妇也落了泪,察觉到天空有变,她哀叹一声,对五人道:“也罢,你们躲远些吧,我母子若死于此劫,你们再来取宝吧。”

    “我们代你照看小龙,不会亏待他的,快给我。”绛霄着急的伸出手。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美妇说完,恢复了原身,身下的水柱快速的向北而去。

    “你去把小龙要过来!”绛霄对寻易喊,自己却先追了过去。

    寻易拉住她,指指天空道:“来不及了。”

    他话音未绝,三头海兽就已同时冲出海面,与空中劈下的厉闪撞击后发出了三团蓝色的光芒,这轮闪电来得更猛,一道接一道仿佛连成了一线,下面的海兽奋勇而出,空中五彩光辉闪烁不断。

    只数息功夫,数百只海兽尽皆殒命,一道闪电径直劈在银龙身上,痛苦的龙吟之声在风雨中显得格外凄惨。

    当又一道闪电劈下时,银龙身上忽然窜起一道蓝光迎击而上,那道蓝光很弱,五人皆能看清里面那不足尺许的弱小身形,幼龙护母!

    “不!”绛霄嘶吼一声,挣扎着往前冲。

    此时银龙身形暴起,在幼龙接触到闪电前及时护住了它,空中闪出一团银光,接着是一声更凄惨的龙吟,银龙落下后再次把幼龙护在体下。

    绛霄的修为不足以看清这电光火石间发生的事,以为幼龙已死,悲恸的失声而哭。

    “它没事。”寻易声音低沉,幼龙护母的行为让他很是感动,松开了抓着绛霄的手。

    听说幼龙没死,绛霄什么都不顾了,叱道:“你们还不动手!最多是受伤又不会死!”

    “火起”之声最先响起。

    “风生”随后而应,寻易在掐诀前把孤霆子的飞剑甩给了凌香仙子。

    没听到“水聚”之声,已掐诀而起绛霄狠狠的瞪向公孙冲。

    公孙冲很不甘心,也很无奈,不是他对龙没有敬畏之心,也不是没有同情心,只是万年内丹的诱惑太大了,退一步讲,即便不图内丹也犯不着去对抗天雷啊,这太愚蠢了,绛霄是女子,看到幼龙护母的场面一时情感失控有情可原,西阳本就打算帮银龙是这小子胆大妄为也还罢了,寻易不该跟着胡闹啊。

    他本以为寻易是无论如何不会出手的,听到“风生”二字时他气的真想上去踢寻易一脚,现在三人都行动了,自己若不出手那以后还怎么跟着混啊,得罪了西阳与寻易还好说,兄弟一场,他们不会为这件事跟自己翻脸,可得罪了绛霄就不合适了。想到最多是受伤,他咬了咬牙,摒弃杂念催动了心决。

    “水聚”这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不情愿。

    “困天囚地!”在前一声的衬托下,这一声娇呼就显得愈发响亮与坚决了。

    阵法方成,就被一道闪电劈中。

    风为旋、水为屏、火为栏,旋迷神魄、屏封天地、栏困万灵。

    该着倒霉的人真是喝凉水都塞牙。闪电遇到天火形成的火网时一穿而过,二者相安无事,天火不阻天雷,天雷亦不伤天火。击到云水时却没有丝毫客气了,在水幔上暴起一片绿色强光,随即化作电网雷蛇在水幔上闪动不息。

    绛霄的身子晃了晃,公孙冲身子巨震,脸色霎时变得蜡黄,他不敢在这个时候强行收法,那样绛霄多半会受重伤,最不愿出手的人却要担起最重的担子,天理何在啊,公孙冲都有心大哭一场了。

    眼见第二道闪电又劈了下来,绛霄放缓了对云水的催动,盘附其上的电网雷蛇立即钻了过去,钻进急速旋转的风旋之中,此时的风旋没有对银龙发起攻击,盘踞其中的银龙瞪着惊诧的眼睛看着那些在风旋中闪动游走的电光,游离出来的电丝击在她身上已不足以对其构成伤害了。

    接到第七道闪电时,绛霄几乎放弃了对云水的催动,一则是她忙不过来,闪电接踵而至,比她的心念动的还要快,二则是公孙冲撑不住了,他已经喷出两口鲜血了,三则是尘风似乎对闪电有些克制效果,至少她看不出寻易有什么痛苦之色。

    帮不上忙的西阳只剩干着急了,盯着接连不断劈下的闪电双眼泛着凌厉的凶光。

    得到了片刻喘息的公孙冲再次奋力催动云水,对绛霄道:“我还能撑一下,别都压给寻易。”

    这就是公孙冲,后来被各方修士论为薄情寡恩的大神通,没有几个人能理解,以义薄云天享誉修界的寻易与西阳为何会为这种人不惜拼死而战,因为他们不会相信,公孙冲也有讲义气的时候,更不会相信他曾为这二人不止一次的舍命而搏。

    上天不知是要成全公孙冲讲义气的心愿,还是看他不顺眼有意刁难,反正在绛霄催动云水后,最后一道天雷击了下来,这道闪电比先前的粗了数倍,绛霄根本来不及反应,它就狠狠的击在云水之上,公孙冲哼都没哼一声,身子就萎顿下去,即便如此,他仍未放松双手所掐的法决。

    当绛霄停下对云水的催动,那道粗大的闪电冲进风旋时,他再也撑不住了,保持着施法的姿势朝海面坠去,残存的意识让他在最后一刻仍要为兄弟而坚持,云水不散,法阵不破!他能感觉到体内灵力在绛霄操控下依然在流向法阵,听着大家急切的惊呼,他闭上了双眼。

    绛霄在惊呼的同时就收了法阵,与小龙相比,她更在乎公孙冲的性命,四人几乎是同时朝公孙冲飞去,最后那道经云水消减被风旋搅碎的厉闪,在阵法消失后化作千万道细小闪电击在银龙身上,银龙抽搐着发出阵阵悲吟,现在没有人关注它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