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奸诈
    抢在最前面的是凌香仙子,她已用灵力抓回了公孙冲那柄即将落入海中的飞剑,正待要抓公孙冲时,忽觉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困住,体内灵力都难以运转丝毫了,另外三人同时被困,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公孙冲掉入了海中。

    西阳的双眼霎时就变红了,额上青筋暴起,眼见兄弟就这么惨死,他想喊一声都喊不出来,性格刚烈的他心痛的几乎要晕过去了。

    寻易的眼睛也红了,比西阳的还红,他死死的盯着公孙冲落入的那片海面,两滴鲜红血泪滴了下去,随后就昏厥过去了,这倒不完全是疼晕的,是他拼死要催动灵力,强大的意志终使他的身体难以承受了。

    绛霄的泪水如雨点般扑簌而下,自己害死了公孙冲,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凌香仙子吓得都不知道哭了,她既怕这股莫名而来的神秘之力,也怕事后面对寻易他们,要不是自己鼓动,哪会有这恶果呢。

    “破去一术就够了,别伤另几个的性命,留着他们可有大用。”一个阴恻恻的声音由远而近。

    一个洪亮的声音在几个人身后响起:“咱们赶来的正是时候,这几个小家伙用的是真元箓上的法术吧?”

    那阴恻恻的声音道:“多半是,否则凭他们这点修为是绝难抗击天雷的,不过从没听说过真元箓的法术可多人共用的,那是孤术。”

    “除了真元箓外又哪有这么玄奥的阵法?天火、云水、尘风这三样我看的很真切。”洪亮的声音说的颇为自信。

    此时幻成人形的银龙怒斥道:“听涛贼子,你这卑鄙之徒,我真想不到你会罔顾数千年交情,勾结外人来害我,我死也不会放过你!”

    那个洪亮的声音冷冷道:“龙娉,当年剥我三片命鳞之仇你真当我不放在心上吗?这些年与你虚与委蛇不过是在等机会罢了,我正发愁不知你何时渡劫呢,你居然跑来请我帮忙,哈哈哈,你说你有多蠢?”

    龙娉闻言惨然道:“不想你心胸如此狭窄,被你骗了数千年,我的确是蠢,你这孽畜比人还狡诈。”

    听涛子哼了一声,道:“别费口舌了,乖乖吐出内丹,我们可以饶你那小崽子一命,否则的话,它也难免薄皮抽筋之苦。”

    龙娉哪里还会相信他的话,吐出的内丹可比挖取的内丹要好上不止一倍,绝不能临死还便宜这两个仇敌。

    她不再理听涛子,对另一人道:“旭岩道友,我与你三石岛素无恩怨,你作这种事,令师兄可知道吗?”

    那被称为旭岩的人笑道:“不用拿我师兄压我,有两颗万年内丹相助,用不了几年我的修为就可超过他,或许还能一举进入化羽期,别提什么恩怨不恩怨的,怀璧其罪,认命吧你。”

    听这话,此人修为至少也是元婴中期了,想来那听涛子的修为只会高不会低,绛霄眼中露出凄苦而释然之意,落到这两人手里,肯定不会有好下场,相比之下死去的公孙冲反倒是幸运的。看到寻易缓缓睁开眼,她心里很难过,在她看来,谁都可以死,唯独寻易不该死,这人太好了,事事为人着想,处处与人为善,还那么有趣,这样的人应该安享福报快快乐乐的活着才合天理。

    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绛霄懒得再去理会那些人说什么了。

    听到“两颗万年内丹”这几个字时,龙娉神色惨淡,尽管心中已知结果,仍忍不住问道:“我那义妹是不是已遭你们毒手?”

    旭岩拿出一个鸽卵大小的珠子,那珠子乌黑发亮,光华流转,“以她的修为,若是想逃,我们是擒不住的,也无暇去追她,可她为了拖住我们,死战不走,我真不明白她修炼上万年了,怎么还这么蠢,难怪你们能结成姐妹。”

    “妹妹!”龙娉仰天悲呼,其声让人惨不忍闻。

    旭岩不耐烦道:“别磨蹭了,指着这一时半会的恢复不了修为,交出内丹可换你儿子一条活路,否则我就当着你的面活剥了他。”

    听涛子暗笑旭岩蠢笨,你把杀她义妹的事抖落出来,还想让人家乖乖交出内丹?遂开口道:“动手取丹吧,她渡了劫修为更胜我们了,别出什么岔子。”

    “能出什么岔子?她现在连一成修为也使不出。”旭岩嘴上虽这么说,手中的飞剑还是举了起来,他心里对对方的修为是颇为忌惮的。

    在旭岩催动飞剑朝银龙刺去时,寻易忽觉压在身上的力道松了一下,紧接着就听到一声怒喝:“你!”

    龙娉侧身避过那失去操控的飞剑,看着倒下去的旭岩眼中闪过一丝快意,然后望向听涛子指间捏着的一个两寸来高的小人,冷笑道:“这就是自作聪明的结果,我们蠢,是因为我们心存仁念,心存情义,你要真是精明就不会与奸诈之人合谋夺利了。”

    那小人模样与旭岩颇似,只是年轻了许多,这就是其元婴了,可惜寻易等人没法看见,错过了大开眼界的机会。

    小人厉声道:“听涛子,你敢害我?!你就不怕我的两位师兄与你算账吗!”

    听涛子冷冷的看着他道:“你要不那么贪心我或许还不会动杀心,两颗内丹你都想要,哼,我请你帮我来报仇不错,许诺好处都归你也不假,可既然意外多得一颗内丹,你就该识趣点分我一颗才对,你可倒好,客气话都没有一句。”

    龙娉看穿了听涛子的嘴脸,鄙夷道:“就算没多出那颗内丹,你一样会杀了他,临死之人你还要骗,是不是也怕他死后不放过你呀。”

    小人到此刻总算醒悟了,可命悬人手,不敢发作,哀求道:“念在多年交情的份上,放我一条活路吧,这次是我不懂事,是我做的太过分了,活该受此教训,绝不敢心存嫉恨。”

    “真是一路货色啊。”龙娉想到了听涛子当初在自己面前求饶的景象,发出这声感叹时心中悔恨良多。

    听涛子老脸发烧,张开就把那元婴吞了下去,恼羞成怒的盯着龙娉道:“这几个小家伙和你是什么关系?真元箓在何处?”

    龙娉轻蔑的看着他道:“我与他们素不相识,几位道友古道热肠,不忍我母子遭天戮,仗义出手,你这样的卑鄙之徒是难以理解更是不会相信这种高义之举的,至于真元箓,那就是你的无知了,真元仙术威震南海不止万年,谁都知道那是孤术,你可曾听闻过有多人同时使用此术的事?他们所用法术不过与真元仙术有几分相像罢了。”

    听涛子转着眼珠扫了寻易他们一眼,道:“就算不是真元仙术,这法术也非同小可,看来从你嘴里是问不出什么了,那就送你上路吧。”

    龙娉平静的看着他道:“我深感几位小道友的大恩,你若能放了他们,我甘愿交出内丹,而且还可以把镇海神宫的位置告诉你。”

    “你知道镇海神宫在哪?”听涛子半信半疑的问。

    “一千年前就知道了。”

    听涛子盯着她看了一会,然后哈哈笑道:“十宝在望,不如一宝在手。况且我也不敢相信你的话,真也好,假也罢,到手的造化已经不小了。”他弹出一道灵力,把旭岩尚未飘远的尸身化掉,“前鉴尚在,我可不会因贪心而闹得个鸡飞蛋打。”

    龙娉皱眉道:“人族法术你未必能学,得之何用?我所言绝非虚谎,可对天盟誓。”

    “镇海神宫或许本就是虚妄之谈,就算真被你找到了,一千年来你都进不去,我就更无望了,如果你进去了,这些年你的修为并未出现过突飞猛进,想来里面也没什么好东西,我可不上这个当。”他说着手掐法决就要动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