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合击
    寻易心中暗叹,这人不但城府深行事果断而且能够克制贪欲,这样的人龙娉是对付不了的,难怪会栽在他手上。

    “我也是在两年前才破解开护宫法阵的,若非靠其中宝物相助,岂会这么快就临劫?”龙娉还欲引他动心。

    可惜她不擅说谎,听涛子盯着她,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

    龙娉知道难以幸免了,对寻易他们传出神念道:“我尚有一击之力,若不能杀此贼子,几位的恩义只能来世再报了。”

    刚送出神念,一道刺目的闪电恰好在不远处落了下来,龙娉右手作势一引,然后朝听涛子点去,并无丝毫掐诀做法的动作,那道闪电竟让人不可思议的弯曲过来,直击听涛子。

    听涛子没想到对方渡劫后的神通会到如此骇人听闻的地步,仓促间忙催护体神光抵挡,闪电击在护体神光上,一部分附在其上化作电丝游走,另一部分则直穿而入击在他的身上。大多妖修的护体神光要比人族修士弱许多,他们更多是倚仗坚皮厚甲作防护。

    引动闪电后,龙娉化身为银龙腾身而起,拼尽最后之力挥爪做出了决死一击。

    “天火刑灵!”感觉身上的力道消失后,双目赤红的西阳如挣脱了绳索的猛兽,那声嘶吼听起来也极像野兽咆哮,他真希望能把心头之火也汇入天火之中,那样的话,眼前这害死自己兄弟的畜生一定会瞬间化为飞灰。

    “真元助刑!”绛霄的娇喝同样带着刻骨的仇恨。

    刚到南海时,二人只能催动出三朵火苗,且能操控的只有两朵,经过这些年的演练与参悟,此时出现的是四朵,四朵火苗从前后左右四个方向分袭已现出真身的听涛子,那是一只双头巨鸟,左边的头大,右边的头小,大头双眼呈灰蓝色,小头上只有一只眼,呈暗红色,它的体型并不太大,只有三丈左右,除两翅尖端各生三支翎羽外周身再无一根毛发,密披深褐色鱼鳞。

    “雕翎兽!”凌香仙子惊呼一声,冲向前的身子停了下来,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四朵火苗撞在护体神光上,天火虽擅克灵力,但双方修为相差太远了,加之西阳对天火的参悟不深,火苗被挡住了。

    此时龙娉那一击已至,听涛子见到对方能引动闪电时,就已知其具备了大神通的手段,对这一击不敢有丝毫大意,拼尽全力去抵挡,这一下天火有了可乘之隙,四朵火苗同时穿透了护体神光,分袭他的两个头和前胸后腹,在护体神光上游走的闪电紧随天火之后,形成四道电光之剑刺了进去。

    发生在上空的对决一击并未出现众人预料的威势,龙娉庞大的身躯被听涛子凶猛的力道冲得激射而出,挥出的利爪遭受了狠狠一啄,变得血肉模糊。

    尽管如此,听涛子还是被震得急速倒退,气血翻涌之下有些气力不接,也正因龙娉那一击力道不算大,西阳等人才没受到太大的波及,在听涛子急退时,三道剑光如影随形,其中一道去势最急,那是寻易,在西阳与绛霄出手时,他没动,眼睛盯着龙娉的那一击,这等待其实尚不足一息功夫,天火洞穿护体神光时,有一道乌光几乎是与闪电同时刺进去的,只是它的速度太快了,西阳与绛霄没能看到,那是离砚!已经被寻易化为己有的离砚!

    离砚之威主要是源自自身,而非依靠主人以灵力催动,二者灵意融合的越紧密,离砚的发挥出威力就越大,寻易在短短数年间就能把离砚操控到这种程度,正天君如果看到这一幕,肯定会暗自称奇。从这方面讲,离砚的威力还是与操控者的修为深浅有关系的,离砚是灵宝,有自身的器灵,这器灵不具什么多少灵智,祭炼它有点像凡人操使牛马,要想驱使必须要先培养感情,进而训练它听懂你的话,换成有些修为的修士面对牛马就容易了,直接以神念驱使就行了,复杂的意念它们不懂,简单如前行、后退之类还是没问题的,再换成大神通修士,或许就能让牛马做更多事了。道理相同,修为越高,与离砚的融合也就越容易深入。

    离砚在修为大减的正天君手中,可以轻易斩杀元婴后期修士,寻易此刻用它对阵结丹中期修士或许还行,再高就没丝毫把握了。偷袭另当别论,毕竟离砚是灵宝。

    听到“真元助刑”四个字,听涛子能确定这就是真元箓的法术了,他开始后悔刚才没把这几个小崽子给掐死了,这四朵天火来的时机太要命了,哪怕刹那调息的功夫,他都能轻松自如的把其震飞,现在唯有硬抗了,能穿透护体神光的天火落在身上的滋味绝不会好受,他的两个头急速朝两边扭动,同时勉力扭动身子,想用身体两侧去接分袭前后的两朵火苗。

    绛霄与西阳的反应速度远逊于对方,上面两朵火苗击空后,因被催动的太急,再次穿过护体神光射了出去,下面两朵火苗算是打中了,却难以像当初杀怪鸟那样洞穿其身体,只把其鳞片烧出了两点焦糊。

    听涛子发出一声怪叫,那叫声不是因身体两侧传来剧痛而发,那疼痛固然是钻心的,可突生的恐惧让他已无暇理会疼痛了,怪叫是因惊恐而发。

    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了,寻易也只是凭附在离砚上的神识看到了一部分情景,身子仍在激飞中的龙娉倒是看了个清清楚楚。

    离砚在西阳与绛霄眼中快到了难以辨识,但在龙娉看来却是有迹可循的,听涛子在躲避天火的刹那也察觉了离砚的偷袭,只是发现的太迟了,咫尺的距离,以离砚的速度,即便是他也难再做出闪避的动作,躲避天火的头将动未动时,离砚已从左眼穿入,直透入脑,其实那声怪叫是较小的那颗头发出的。

    龙娉大喊道:“攻小头,大头非要害!”

    无坚不摧的离砚从那颗头的后脑穿出后,在寻易的意念操控下斩向另一颗头。

    西阳与绛霄没有余力收回那两朵飞出去的火苗,二人拼尽全力催动着剩余两朵火苗使其附着在听涛子身上,一朵朝胸前移动,一朵朝尾后要害移动。至于为什么不飞起直袭对方要害,二人此时没有去想,只是下意识的觉得应该这么作,其实这可以说是天火的选择,主弱仆强,天火影响了他们的意念。

    天火虽烧不穿听涛子的鳞甲,但它是刑灵之火,是刑火。火苗的每一次晃动都会把一股生灵难以承受的炽热传进听涛子体内,只是这二人无法催发出天火的全部威力,否则听涛子早就成里外全焦的烤鸭了。就算是这样,听涛子也不好受,肺腑如遭烈火的直接炙烤,这让他体内灵力本能的去作防护,本就散乱的灵力更加难以提起了。

    较大那颗头是他保命的招数,虽不是假的,但却如壁虎尾巴般可重生,不知内情者往往会上当,以此换来这刹那功夫,不论用来逃跑或是反击,都是弥足珍贵的,可这次天火捣了大乱,离砚也的确是太快了,换来的这点功夫只够他勉强提起一丝灵力迎击离砚。

    这丝灵力虽不多,杀个结丹初期修士还是够用的,要是把其用来攻击寻易,那他们俩就同踏黄泉路了,这点灵力要阻离砚尚还不够,听涛子心里也清楚,所以那只独眼中闪出了绝望的神色。

    乌光穿颈而过,仅仅是穿颈而过,在脖颈两边留下了两道细细伤痕,离砚凭其锋锐能刺穿鳞甲,但无法以芒光再造成更大的伤害。

    一击得手,寻易发着狠继续催动离砚,乌光急速在那细长的脖颈间盘旋穿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