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拜祭
    西阳看不清离砚的攻击,但却能查知听涛子已死,他松了法决,挥舞飞剑疯了一般在听涛子身上猛砍,口中吼道:“去找公孙!”,这声吼表明他不但没疯头脑还很清醒,知道自己这点修为在这种狂涛骇浪中想自保都费劲。

    寻易收了离砚转身就欲扎入海中。

    赶过来的龙娉拦住了他,望着翻涌的海面道:“他应该没事,让我来吧。”说完投身而下。

    寻易听说公孙冲没事,心中狂喜,跟着扎了下去。

    这边的西阳提着听涛子的尸骸仍在狠命的劈砍,他没有听到龙娉的话。

    绛霄也没听到龙娉的话,怔怔的看着听涛子的尸骸,从发起攻击到结束,只是瞬息功夫,她都不清楚听涛子怎么就突然死了。

    凌香仙子已缓过神来,她听到了龙娉的话,看着西阳猛砍听涛子,尽管飞剑无法伤损鳞片丝毫,她还是忍不住心疼道:“别砍了,那可是难得的宝贝。”

    西阳哪还管什么宝贝不宝贝的,心中的仇恨让他只想把听涛子剁成肉泥。

    凌香仙子心疼得不住咧嘴,察觉海面有动静后,她急声道:“他们把少主……把公孙救上来了,你快去看看吧。”

    西阳闻言望向海面,见龙娉托着一个水球跃了上来,急忙抛下听涛子的尸骸窜了过去。

    凌香仙子赶过去接住坠落的尸骸,眼中露出喜悦的光芒,是她鼓动大家来的,一定要保住这收获才可将功折过。

    此时寻易也从海中出来了,绛霄他们三个皆用急切不安的目光盯着那数尺大的水球,他们能看出那是云水所化,却无法探查里面的状况。

    龙娉安慰道:“没有性命之忧,现在是水灵反哺其主,过一会应该就能醒了。这可说是天佑绛家了,幸亏落水的是他,换做你们三个恐怕就没这么幸运了。”

    三人听她这么说,惊喜的互望了一眼。

    龙娉看着三人道:“想不到救我母子的竟是绛家后人,几位少宫主良善仁慈,不辱先祖厚德,此乃绛家之福,亦是南海之福,只是你们修为太浅了,不该来南海的,你们是绛峰的后人吧?”

    绛霄答道:“是,前辈认识先祖?”

    龙娉点头道:“有过一面之缘,他初掌绛霞宫就遭逢大难,听闻其逃出了南海,我颇为其庆幸,以为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杀回来,可数千年过去了,绛家后人虽在南海掀起了几次大战,终未闻他的消息,我猜想他可能仙逝了。”

    绛霄垂头道:“是。”

    龙娉叹息一声,道:“几位少宫主若听我劝告就尽快离开南海吧,等修为有成后再回来报仇不迟,以当前的修为,就算有真元箓也是不行的,一旦行迹败露,杀身之祸立至,我没有能力庇护你们。”

    寻易苦笑道:“我们是误打误撞跑到这里来的,何尝不想尽快离开,只是脱身乏术啊。”

    龙娉双眉微蹙,打量着几人道:“别怪我多嘴,若方便的话,几位少宫主可否说一下是如何来这里的。”

    寻易道:“因有不得已的苦衷,我们开启了一个传送阵。”

    龙娉点点头,没往下细问,沉吟了一下道:“据传南海共有三座上古传送阵,但都早已损毁了,若说有人能仿制,那非曲幻岛莫属,我向来少与人族修士打交道,对这些所知不多,说来惭愧,你们救了我母子,我却帮不上什么忙。”她说着取出一片细小的银鳞,把它按在寻易的护体神光上,银鳞如遇火的雪片般消融于无形,“我此刻也是自身难保,需要立刻闭关,五年后若有危难,可以灵力催碎之,只要你们身在南海,且未受困于大神通布下的阵法,我就能感知到,到时必当赶去尽绵薄之力。”

    三人同声道谢。

    龙娉又吐出一颗小指头大小的灰色珠子,交给寻易,“我们不像你们人族那样倚重法宝,所以没什么好东西可送,这是一颗分水珠,或许会对你们有些用处。”

    寻易拜谢后接了过来。

    龙娉见凌香仙子朝这边过来,暗中对寻易传过神念道:“她藏了五片鳞甲。”

    寻易对她眨了下眼睛,表示知道了。

    凌香仙子跟个货郎般,身前飘浮着一堆褐色的鳞甲,左手拿着六根翎羽,右手托着一颗乌黑发亮的内丹和一颗蓝色内丹,一脸欢喜的向众人展示收获。

    寻易伸手一划,从那堆鳞甲中分出差不多五分之一的数量,道:“辛苦了,这份是你的。”

    凌香仙子愣住了,然后连连摇头道:“不不不,少主们拼死得来的宝物,哪有给我的道理,这万万使不得。”

    寻易笑道:“你要不拿就是嫌少了,本来这些都是要平分的,可你太不会来事了,要是最后跟他似的假模假样的上前挥剑乱砍几下,翎羽也有一份的。”他说这话时指了指西阳。

    西阳笑了笑,愈发觉得这俩人的关系不清不楚了。

    寻易接了翎羽交给绛霄收存,问清楚两颗内丹的主人后,把蓝色的那颗也给了绛霄,然后恭恭敬敬的捧着那颗乌黑的内丹,呈到龙娉面前,用低沉的语调道:“晚辈虽与这位前辈素未谋面,但对其舍生取义之举敬佩得五体投地,此物请前辈留个念想吧。”

    龙娉望着义妹的内丹珠泪难断,悲伤间心下不免踌躇,若是别的遗物也还罢了,可万年内丹对人族修士来说意味着什么她心里很清楚,自己母子这条命是人家救下的,再取走这内丹太不合适了,可又何忍让义妹的内丹被炼化为丹药呢。

    寻易见她迟迟不接,大致已猜出她的顾虑,诚挚道:“常言道,金玉有价,义无价。此物就是对我们益处再大,我们也是不敢亵渎的,前辈不取,晚辈们只好敬葬于波涛之中了。”

    西阳在旁亦出言附和。

    龙娉能感知他们的真城,拭了泪水,接过内丹对他们拜谢道:“诸位此义举于龙娉而言,犹胜先前救我母子性命,大恩不言谢,龙娉铭记于心了。”

    四人侧身回避,不敢受她之礼。

    龙娉双手把内丹捧过头顶,以一股灵力托着它缓缓高升,拜祭道:“妹妹,这几位绛霞宫的少宫主为你报了仇,又免你受炉鼎炼化之苦,你若有灵当庇护之。妹妹!姐姐对不住你,你转世后可不要让姐姐的找得太辛苦,我……”说到这里已哽咽不成声。

    在水球上玩耍的小龙听到这些话,飞到母亲身前,仰头呜吟,似在哀泣。

    寻易他们亦随着拜了拜。

    祭拜已毕,悬在空中的内丹在龙娉的灵力催动下发出五彩之光,随即化为一团粉雾消散于疾风中。

    凌香仙子的心仿佛被狠狠的揪了一下,万年内丹啊,就这么没了……。

    寻易上前轻声解劝,龙娉强忍哀痛道:“几位少宫主请恕龙娉不义,渡劫令我元气大伤,不得不去闭关了,好在这场风雨足可消弭此间痕迹,除非有大神通来此查看,否则当可无虞,你们仍可暂居鹿鸣岛,等我出关后再帮你们想办法。”她看了一眼边上的水球,“他没事,你们不用担心,最迟明早就能醒过来。”说完与四人道别。

    小龙似乎对水球颇感兴趣,飞过去又在上面爬了一圈才恋恋不舍的飞回母亲的衣袖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