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连夜出逃
    凌香仙子进入法阵后,急急的向一旁避开,她料到寻易他们肯定会偷袭。

    紧随其后的德骧不是没有防备,进来之前就已把护体神光催动到了极致,闹到这一步,他横下了心,如果没什么发现,那就用强来一次,这柔弱的小娘们未必敢闹出去。他之所以胆子这么大,是因为此前就盘算好了害死孤霆子的办法。

    圣元派正在筹划偷袭普正岛,人手方面除了本派精英外尚需征调些人充马前卒,他极力举荐了孤霆子,所以孤霆子这次去缴纳供奉一定会被扣下,经此一役多半是回不来了。强占凌香后,只要把这缘由跟她一说,不愁这美娇娘不依附自己。

    想到马上就能得偿夙愿了,他的心开始悸动,进入法阵后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四个人,不由愣了一下,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里面会有这么多人。

    只这一愣间,火网就到了眼前,不等他做出反应,身子猛地旋转起来。

    凌香停下身形扭回头看时,阵法已经发动,见不到德骧的身影了,困天囚地,回想当初自己在阵中的滋味,她下意识的又飞远了些。

    绛霄已经有了对付结丹中期修士的经验,只要对方陷入阵中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她一边催动阵法,一边对众人道:“既然不能留活口,我就用他祭‘天杀地戮’阵了。”

    西阳沉声道:“好!”

    公孙冲“嗯”了一声。

    寻易没说话,算起来这里几个人里数他杀人杀的最多,可他却是最不愿杀人的,这德骧比孤霆子要冤得多,只是在不恰当的时候闯到了不该来的地方。这可是结丹中期修士啊,修炼到这一步要经多少寒暑啊,因他自己深深畏惧修炼之苦,所以真切理解了以前所听故事中神仙在斩妖除魔时总说的那句话,念你修行不易云云。心存怜悯归心存怜悯,寻易没有妇人之仁。

    绛霄虽是女子,但也没有妇人之仁,不过因为之前没杀过人,所以动手前先在心中对德骧默念了一句:“是你命中有此一劫,怪不得我们心狠手辣。”

    “天杀地戮”绛霄右手变换法决,轻启樱唇念了一声。

    凌香仙子只见绛霄右手四指平伸拇指弯曲,轻轻朝前拍了一下,困天囚地阵立时爆出一团刺目的白色光芒,那团光芒朝外电射而出,毁掉了孤霆子设的法阵消失在外面,空中掉落下来一把变了形的飞剑及一个乾坤袋,德骧连灰烬都没留下。见识了“天杀地戮”阵的威力,她不由打了个哆嗦,暗自庆幸当初他们没这么对付自己与孤霆子。

    在公孙冲拣乾坤袋时,寻易与西阳不约而同的御剑朝空中飞去,绛霄不知何故,仰头问道:“你们去做什么?”

    西阳见寻易也想到了,遂停下身形飞了回来,对绛霄道:“去捉云驼,别忘了咱们还差头坐骑呢。”

    绛霄笑着点了下头,感觉跟这两人在一起更踏实了,看到公孙冲拿着乾坤袋和变了形的飞剑过来,她也想表现一下自己的智慧,伸出手道:“拿来,这些可不能留着,上路后我把它们扔到深海里去。”

    公孙冲把那两样东西递给她,笑道:“我就是这么想的,你愿意代劳那就省我的事了。”

    绛霄闹了个没趣,只得皱着眉把两样东西接了过来,想到这是刚死在自己手下之人的遗物,不由心里发毛,转手扔给了西阳。

    不一会,寻易带着一头翼展足有十余丈的云驼回来了,成年云驼的个头比火羽神鹏小不了多少,温顺劲儿与吃苦耐劳的劲头则堪比老黄牛。

    寻易落在绛霄身前,以商量的口吻道:“我看咱们就别等神鹏了。”

    绛霄仰头张望了一下,无可奈何道:“好吧,刚杀完人,我心里慌慌的,也不想在这里逗留了。”

    几人取了应用之物,当即启程。

    绛霄拉寻易共乘岛上原有的那头大云驼,西阳乘新缴获的大云驼,公孙冲与凌香各乘一头小云驼。

    德骧这一闹,倒让西阳他们对凌香彻底放心了。当时寻易让她独自出去见德骧,他们三个都是捏了把汗的,如果凌香倒戈,那麻烦可就大了,一个结丹中期修士加上一个结丹初期修士,而且都有所防备,他们是绝对付不了的。在这种情况下凌香都没背叛,那足以表明她是真心想追随他们了,所以连绛霄对她的态度都好了许多。

    离岛未远,寻易把一个玉简投入海中,这是给龙娉的留书,原本是打算放在洞府中的,现在在岛上杀了人,自然不能再那么做了,只能寄希望于有水族捡到后能交给龙娉了。

    飞到午夜时分,西阳丢下了德骧的飞剑与乾坤袋。

    对于普通修士而言,云驼可说是最完美的坐骑了,飞行起来又快又平稳,还特别省心,饿了放它自己去捕鱼吃就行了,最可贵的是其韧劲十足,据凌香讲,云驼能连续飞行二十多天而不用停下来歇息,至于云驼究竟能飞多快,则要分品种了,鹿鸣岛养的那头土黄色的大云驼是最普通的一种,就算是这样,在它疾飞时,寻易也追不上,德骧这头灰白色,翅尖生黑羽的品种更优,凌香提醒寻易,如果它受惊疾飞,西阳可能承受不住那种速度。

    听了凌香善意的提醒,寻易想跟西阳换过来,绛霄死活不同意,因为这云驼也是德骧的遗物,她不愿意乘坐,更不许寻易独自去乘那云驼,她是缠定寻易了。

    午夜乘坐云驼飞行在大海上是种什么样的感受呢?

    寂静如在洞府,这是绛霄的感受,躲在寻易的护体神光中,她甚至可以拿块灵石打坐修炼了。云驼是飞行在千丈高空中的,能听到的只有呼呼风声,海上的波涛声你就是想听也听不到,他们都在护体神光内加了隔音禁制,这样一来在平稳的云驼背上可比坐在鹿鸣岛上的洞府内还安宁呢。

    刚杀了人的绛霄不愿说话,看了一会仿佛伸手可摘的夜星,就开始打坐了。

    为了不打扰她修炼,寻易也不吭声了,只西阳与公孙冲偶尔用神识聊上两句。

    看到绛霄那堪比公主的待遇,凌香除了嫉妒外只能自叹福薄了,论姿色她自认不必绛霄差,在这一带海域她也是小有名气的,她相信,如果是自己先遇到的寻易,那享受这待遇的一定会是自己,她已经很了解寻易这个人了。

    日出时,寻易唤醒了绛霄,海上日出的景色他们看过许多次了,可在高空看日出却是第一次。

    喷薄而出的红日把半片海水染成了红色,海面上漂浮着朵朵红色的浮云与如纱如绸的雾霭,这奇异的景色令绛霄半张着小嘴看呆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