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二十三章 除前誓
    听凌香讲述了太公岛的状况,寻易与西阳更坚定了去看一看的决心,不仅是因为开市初期没多少大修士,更因为太公岛是曲幻宗所辖之地。

    曲幻宗到底能不能仿制传送阵他们不知道,也没有打探这种机密的好办法,甚至都不敢尝试去接近曲幻宗的人,但既然遇到这机会了,不顺便去看看就不是他们俩的风格了。

    打定主意后,寻易把这事告诉了绛霄与公孙冲。

    绛霄坚决不同意只他们三个去,要去她也得跟着。

    公孙冲只剩暗自生气了,在他看来,寻易所说的什么曲幻宗之类的借口全是胡扯,凭他们几个能打探出什么来?想打听大可等见到了鸿广仙尊后向他打听,肯定比这强得多。可有什么办法呢,谁让自己跟这几个不知死活的凑在一起了呢,这样下去早晚会被他们害死,救银龙的惨痛教训就在眼前,感情他们几个没受伤。

    见公孙冲沉着脸既不答应也不否决,就那么闷声不吭的,寻易陪笑道:“我知道你是对的,可西阳非要去,你说怎么办?总不能让他一个人去吧?下次再有这事一定听你的。”

    绛霄把头扭向一边,她真憋不住要笑出来了,寻易这句话她都不记得说过多少遍了。

    公孙冲气的都想骂街了,愣着眼道:“每次都是我是对的,可每次都得按你们说的去做,下次下次,你说多次下次了?!总这样有意思吗?!”

    寻易陪着笑脸道:“是是是,你是得发脾气,换我也一样,不是我说话不算数,实在是赶上的这些事吧,太特殊了,下次,下次不管遇到什么事,一定听你的。”

    西阳跟个没事人似的看起了落日,口角上的事他一向是交给寻易一个人去处理的,不是他不义气,是不能义气,他一插嘴准保越帮越忙。

    举手难打笑脸人,公孙冲数落了两句也就觉得没意思了,他真跟寻易生不起来气,而且心中的不满主要是针对西阳的,他很清楚,没有西阳搅和,寻易绝不会去做这种事。

    “那就这么定下了,咱们一起去,留下你一个人我们也不放心,别不高兴了,下次一定听你的,要是我再说话不算数,你就拿你那叉子叉我,到了太公岛,你看上什么尽管买,咱们灵石还足够用呢。”寻易这可是句便宜话,公孙冲岂是不知轻重的,后面的路程还不知会遇到什么事呢,灵石可是他们的命根子,哪能擅动呢。

    公孙冲长长呼了口气,虽没答应也算是默认了。

    绛霄很是同情公孙冲,对寻易传出神念道:“你们俩下次就顺着他一次吧,总这样他早晚得跟你们急。”

    寻易无奈道:“我何尝不想让他顺顺心气啊,可他的想法总和我俩不一样。”

    “那你们也得顺着他一次,我都看不下去了。”绛霄显露出刁蛮。

    “好好好,下次我们要是再意见不合,只要你说听他的,我和西阳保证不再废话,不过……”寻易的神念到此停住了。

    “不过什么?我就知道你得给自己留后路。”绛霄扭头瞥向他,见到他面色凝重的朝身后注目观望,立刻紧张起来,也扭头朝后看去。

    凌香也在朝后看,西阳与公孙冲转头看时,一团白光已距他们不远了,那白光不但速度极快而且远比飞剑发出虹光要壮观的多,二人不知这是何物,都吓得一惊。

    就在四人准备自卫时,凌香的神念传入他们脑中:“别轻举妄动,那是艘渡空舟,能拥有此舟的绝非寻常修士。”

    她的神念刚传给四人,另一道神念也传来了:“几位道友一路平安。”

    凌香立即传回一道应答神念,跟对方打了招呼。

    那团白光放缓速度从他们身边掠过,然后骤然加速,眨眼间就不见了。

    凌香看着渡空舟消失的方向皱起了眉。

    寻易问道:“有什么不妥吗?”

    凌香摇摇头道:“他们靠这么近,又减慢了速度,好似在查看咱们,他们或许是曲幻宗负责巡查的弟子,就算不是也不用担心,能拥有渡空舟的人是不屑找咱们这样小修士麻烦的。”

    “哦,这渡空舟是个什么东西?”寻易好奇的问。

    “渡空舟可是件奢侈的宝贝,只有财力雄厚的人才买得起用得起,制作其所用的材料有多昂贵就别说了,一艘这样的渡空舟最少也要数万灵石,这也还罢了,最主要的是使用起来太耗灵石,买得起它的人或许不再少数,真正用得起的就不多了。这东西我至今也没见过几次,这艘看样子不太大,”

    “坐在里面一点特别安稳。”绛霄有些艳羡了。

    凌香道:“跟坐在屋中是一样的,究竟是不是这样我也不清楚,只是听人这么说过。”

    “能像船一样搭乘很多人吗?”绛霄很感兴趣的问。

    “能,听说大舟能乘坐几十上百人呢。”

    绛霄眨巴着眼睛对寻易道:“要是咱们有一艘就好了。”

    寻易笑道:“姑奶奶,这个我真给你弄不来,咱还是踏踏实实的乘云驼吧,这比咱们以前御剑飞行强多了。”

    凌香感叹道:“绛霞宫若不遭难,几位少主出行自然不会缺这东西,这宝贝虽昂贵,但放在当年的绛霞宫就不值什么了。”

    绛霄微微一笑,道:“我不挑明你也肯定看出来了,这里只有我是绛家后人,他们都与绛霞宫无关,以后不用称少主了,我们平辈论交就好了,我唤你凌香姐姐,你唤我霄儿妹妹。”

    凌香连连摆手道:“这使不得,我说过要给几位少主作奴婢的,他们即便不是少宫主,也是我的少主人。”

    西阳道:“说起来你并不欠我们什么,是孤霆子惹下祸事牵连了你,这几年你也够受委屈的了,你要不记仇怨,咱们就平辈论交,这也免得让外人听到后生疑。”

    想到这几年担惊受怕的日子,凌香眼圈红了,对四人感激道:“我恨死孤霆了,我已经知道你们都是好人了,我与孤霆子有多年情份不假,可现在越想越恨他,又哪会记仇呢,几位少主对我有不杀之恩,蒙几位少主厚恩,那以后在外人面前就同辈相称吧,凌香不敢自毁誓言,此生甘做奴婢。”

    绛霄摆出绛霞宫少宫主的架势,半开玩笑的用手点指着她道:“本宫主赦免你奴婢之役,从今以后是自由身了。”

    凌香感激的垂泪拜谢,绛霄此举就是帮她破除誓言了,看似玩笑,实则如同再造。

    “好了,本就该如此,这些年有得罪之处,你别怪罪。”西阳还对她施了一礼,这就是有来有往,寻易对绛霄那么好,他对凌香当然不会差。

    凌香急忙避开,粉脸不由微微一红,她是明白西阳为何如此客气的,不由偷眼看了下寻易。

    寻易微笑着看西阳施了礼,他也有样学样的对凌香施礼赔罪。

    公孙冲不知他们这是闹的什么,想跟着施礼又觉得这么客气实在是没有道理,遂微微抱了抱拳,陪了个笑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