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三十三章 败露
    少女见到绛霄去而复还,心中稍感诧异,矜持的对她笑了笑。绛霄走到她面前,垂下头,低声道:“能劳烦你再给他买点酒吧。”少女愣住了,没想到对方竟肯向自己低下高傲的头颅,她不明白为什么一眨眼功夫这女子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

    绛霄抬起头,用乞求的目光看着她道:“我求你了。”

    “啊……好,我这就去买。”少女怔怔的点头,她被弄得有点手足无措了。

    “多谢。”绛霄递给了她一块银子,还向她施了一礼,才转身走了出去。

    寻易正犹豫是不是进去,见绛霄这么快就出来了,忙投去探寻的目光。

    绛霄对他挤出一个笑容,道:“我去跟公孙说,咱们再多留一天。”

    “你这是怎么了?”寻易纳闷的看着她。

    “没什么,我去找他们了。”绛霄举步而行。

    “你就跟公孙说,等灵**易开了,咱们买头云驼再走。”寻易在后面嘱咐。

    “知道了。”绛霄扭头答了一声。寻易看她消失在人群中,困惑的摇摇头,转回身时,诧异的发现自己的那座小法阵消失了,少女手里拿着那面小红旗正皱着双眉看着他。

    “怎么收了?不让我帮你卖了?是不是她跟你说什么了?”寻易连发三问。

    少女一字未答,以命令的口吻道:“你跟我来。”寻易一头雾水,乖乖的跟在她后面,陪笑道:“别生气,她是被宠坏了,如果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你别跟她计较,我给你赔不是了。”少女闭着嘴一句话也不说,走出这片集市时,一个身着曲幻宗服饰的老者过来拦住了他们,客客气气的对少女道:“师妹,你身上是不是带了面市旗呀,我帮你送回去吧。”少女道:“这面旗我想带出去。”老者为难道:“这……不太合规矩呀,有什么事交给我们来处理就行了。”他看向寻易。

    “一切有我担当,你别管了。”少女不再理他,快步而行。寻易跟在她后面不再说话了,心里不安起来,他了解绛霄,不相信她会对这少女说出什么出格话,那这少女非要带走小旗是为什么呢。

    一路穿街过巷,寻易发觉她是把自己往城外带时,不由停下了脚步,道:“你这是带我去哪啊?我那几个同伴找不到我该着急了,有什么事在这说还不行吗?”少女面色平静的看着他道:“我有一事不解,想问个明白,到城外再说吧。”寻易苦着脸道:“什么要紧事啊,还用到城外说,她怎么得罪你了,要打要罚我都愿代她领受,都怪我非要让你买酒,看在我的情面上,你就别计较了。”

    “出去再说。”少女见边上有人投来好奇的目光,忙转身而行。寻易无可奈何的跟了上去,他一向不爱哄小女孩玩,就是因为烦她们像这样动不动就不管不顾的撒娇使性。

    出了城,少女在一个僻静之地停了下来,挥手打出了一个隔绝法阵。寻易吁了口气,问道:“到底什么事啊?”

    “你叫什么名字?”

    “寻易,就为问这个?”

    “你跟那女子是什么关系?”。

    “嗯……,她可算是我的嫂子。”对方的话问得有点不合适了,寻易微微皱起眉,以此警示她适可而止,他此刻很后悔为了买点酒而招惹她。

    “她求我给你再去买酒,还给我了这个,你能告诉我这是干什么用的吗?”少女绷着脸,拿出那块银子在他面前晃了一下。

    “她让你给我买酒?”寻易不太相信。

    “我犯不着骗你,告诉我这是做什么用的?”少女盯着他的眼睛追问。寻易笑了笑,耐着性子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她给你银子当然是用来买酒的,我身上没银子,否则之前也会给你的,这点银子虽不算什么,但该付还是得付的,这没什么呀,是不是你们这里的酒很贵,这点银子太少了?我可担保她绝无别的意思,她一定是认为这块银子足够付酒钱了,她没买过酒,更不知这里的酒价,你可别因此而有什么误会。”

    “你这么一说我就清楚了。”少女目光如剑的看着他。寻易强笑道:“既然清楚了怎么还这么看着我?”少女收了银子,伸指朝他一点,寻易体内灵力顿时无法运转了,他心中已经很烦了,脸上却不敢带出来,笑着道:“别闹了,我怎么说也是曲幻宗的客人,让别人看到你们这样待客可不太好。”少女并未理他这个茬,继续问道:“你们那里都用银子买酒是吧?这么点银子就够买许多了是吧?”

    “是,十几壶都够了,快放开我吧。”心烦之下,寻易没仔细听她的话,低着头暗自盘算着该怎么摆脱她。

    “据我所知,只有南靖洲和蒲云洲的凡界才用银子。”少女的话语缓慢而低沉。

    寻易猛然打了个激灵,立时如坠冰窟,两眼直直的看着对方,任他多么善于应变,此刻也脑袋发木了。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问题居然出在银子上,先前跟凌香是了解了不少南海风土人情,可大多说的都是修界的事,偶尔说起凡间,也没谈论过有关物价的问题,因为凌香对此了解的很少,所以话题跑不到那上面去。

    少女以审讯的口吻道:“说,你们是来自南靖洲还是蒲云洲,怎么来的?来此做什么?”寻易心神稍定后,道:“这就是你少见多怪了,我们来自外海,我们那里的凡界就是花银子的,南海这么大,谁都不可能走遍,你因此生出误会也情有可原。”少女冷哼了一声,道:“曲幻宗以经商为主业,最不缺的就是见识,你要咬死了不认,办法很简单,搜一下魂就什么都清楚了。”寻易不想狡辩了,自己方才那失态的样子足以说明一切了,死不承认的结果只能是被送去搜魂,那是他最不愿面对的。

    想到少女执意拿走市旗,且把自己带到城外询问这两条,坦白承认或许还有一丝商量的余地,因心中不再有蒙混之念,眼神随之清澈起来:“我们是南靖洲的修士,因误入了一座传送阵,被送到了这里,现在一心只想回去,并没有任何不利于南海的企图,偶然间听闻曲幻宗或有能穿越洲际的传送阵,所以来打探一下,我们在南靖洲都有师尊、好友,也有未了的恩怨,仙子若能帮我们回去,恩情如同再造。”

    “果真如此吗?”少女那双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寻易苦笑了一下,道:“你看我们这点修为就该知道我说的是不是实话了,若非急于回去,也不会冒险来这里打探传送阵的事,唉,这段日子过得比孤魂野鬼还不如,东躲西藏的,有时真想早点死了算了,凭我们这点修为,想回去简直比登天还难。”他本就擅装可怜相,如今是真苦,眉呈八字满眼无辜与无奈,那样子别提多可怜了。

    少女盯着他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取出一个玉简递给他,

    “把你们闯入的传送阵拓印出来给我看。”寻易觉得体力灵力能动用一些了,他接过玉简老老实实的把脑中的传送阵图像拓印出来。

    能调动的这点灵力足够使用离砚了,且不论能不能杀死对方,就本心而言他不想那么做,首先是不忍心对这少女下手,其次是他隐隐看出这少女在曲幻宗的地位不会低,杀了她麻烦会更大。

    既然还有商量的余地,那不妨再等等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