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天工馆
    公孙冲去后,凌香态度十分坚决的对寻易道:“你不用再给我买什么了,买了我也不要。”

    “我哄他的,来不及再给你买什么了,你先陪我去买点东西。”寻易说着朝市场外走去。

    快要走出正德市时,凌香困惑的问:“你要去哪买?”

    “知道哪有卖渡空舟的吗?”寻易小声问。

    凌香笑了,道:“知道,不过要想开这个眼界我劝你还是算了吧,就咱们这样的,人家连看都不会让看的。”

    “在哪?”

    “前面正信街的天工馆,紧邻你进的那家千丹阁。”

    “走。”寻易没一个字的废话。

    凌香微微皱了下眉,觉得寻易有点反常,相处这么长时间了,她很少看到寻易有这种不苟言笑的表情。

    寻易是故意绷着这个劲儿呢,因为猜测白戡肯定会在暗中观察,他想做出点高深莫测的样子,可惜他只擅装可怜,对装高深没什么心得,怕装得太过了反会弄巧成拙,所以只收起了常挂在脸上的笑容,这已经让他很别扭了。

    来到天工馆前时,凌香心虚的再次提醒道:“要是跟人家提想看看渡空舟肯定会自讨没趣的,天工馆的伙计看人下菜碟是出了名的,我们上次差点被轰出来,咱们就在一楼转转吧。”

    “你先别说话。”寻易深吸了口气,昂首走了进去。

    跟别的店铺比起来,天工馆里显得很冷清,偌大店堂只有一个客人在挑选宝物,这里的伙计也只有三个,其中一个在接待客人,另两个看他二人进来只扫了一眼,神情淡淡的没有上前搭话。

    不是天工馆不会做生意,他们有自己的生意经,因为所卖物品没有一件是便宜的,所以就是要刻意冷淡那些买不起只想来看热闹开眼界的闲杂之人,给真正的买主一个清净的环境。

    凌香低下了头,她认出了其中一个伙计,上次就是这人冷言冷语的把她与孤霆子赶出去的。

    那人也认出了凌香,他走过来,面带讥嘲之色道:“仙子不是又来看渡空舟的吧?这么快就攒够灵石了?”

    凌香的脸立时就红了,店大欺客,她连个不满的眼神都不敢露出来,只能尴尬的看向寻易,希望他能尽快带自己离开这里。

    寻易曾在二壮叔的杂粮点里当过伙计,多少听说过一些生意行里的门道,知道做伙计的敢这么傲慢一定是有东家授意的,跟他计较也没用,所以只是平静的说:“我们是攒了点灵石,贵店的规矩可是在看渡空舟之前先验一下客人的灵石数量。”

    “这……,呵呵。”那伙计打量了他一下,现出回忆之色对凌香道:“上次与你同来的不是这位道友吧?”

    凌香慌乱的摇了摇头,偷偷拉了拉寻易的衣襟。

    伙计看凌香的样子,心里有了底,皮笑肉不笑的对寻易道:“倒不是都验。”

    “好,要验也不能在这验吧?”寻易扫了一眼店中的另一个客人。

    伙计眨了眨眼睛,当了这么多年的伙计,察言观色的本事自然不会差,看了寻易这副镇定从容的样子,他不敢再那么轻慢了,“道友不必担心,那位尊客所在之地是有法阵隔绝的,他听不见这边说的话。渡空舟最便宜的也要七万灵石,道友还要看吗?”

    “看。”寻易面无表情的吐出这个字。

    “好,道友这边请。”伙计指向楼梯摆出了恭请的姿态。

    凌香真怕了,天工馆是出了名的不好惹,这么戏耍他们的伙计,后果实难预料,她紧紧拉着寻易的衣襟不松手,满脸窘迫的一个劲儿摇头,到这时也顾不得被伙计瞧见了。

    伙计见状脸上的笑容渐渐消散了,目光不善的看着寻易道:“道友不是在拿我消遣吧。”

    凌香心更慌了,扯着寻易往外走。

    寻易不得不用严厉的目光看了她一眼,凌香下意识的松开了手,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寻易看凌香这样,心头火起,目光转向那伙计时变得愈发的凌厉,面露怒色道:“你把我的朋友吓成这样,我还怎么买东西?先前我不和你计较也就罢了,你反倒蹬鼻子上脸了,还不快道歉!”他现在什么都不怕了,曲幻宗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猜不透,这条小命是不是自己的还不知道呢,尽快买到渡空舟或许逃命的机会能大些,到了这一步也就没什么可顾忌的了。

    伙计暗自一惊,各色人等他见得多了,寻易眼中的那丝戾意他看得很清楚,戾意不是杀两个人就能有的,那是嗜杀成性的人才能孕育出的,只凭这丝戾意,不管对方是不是在拿自己消遣,他都不想惹这麻烦了。

    “仙子千万别跟小的计较,小的给您赔礼了。”他说着给凌香施了一礼,如果不是要顾及天工馆的颜面,他肯定会说的更谦卑些。

    凌香的脸色极其难看,闹到这份上想就这么一走了之恐怕是不行了,她的手开始微微颤抖。

    此时,一个黄脸黄须的中年汉子出现在楼梯转角处,含笑对寻易道:“道友不必跟下人一般见识,请上来一叙。”

    “好说。”寻易迈步走向楼梯。

    胆小的凌香腿已经吓软了,脑中嗡嗡直响,都不知自己是怎么上的楼。

    曲幻宗密室中的白戡此时睁开了眼,天工馆二楼的法阵隔绝了他的神识。

    “他们走了吗?”一直在边上不安等待的宁芯急切的问。

    白戡随手在身前一划,寻易瞪视天工馆伙计的画面出现在宁芯眼前。

    “啊!”宁芯失声而呼,她难以相信那总是挂着一脸讨人欢心笑容的青年竟然能变化出这样一张面孔。

    “戾气入神,我都看走眼了。想想真是后怕,他当时没对你动手实乃万幸,否则这场祸事就算是落到咱们头上了。”白戡目光中有了忧虑之色。

    “哎呀,爹爹怎么还不来呢。”宁芯心痒难耐,宁肯挨顿骂也想弄明白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

    天工馆通往二楼的楼梯尽头竟只连接了个小小的斗室,里面摆放了一张古朴的木质几案,黄面汉子把他们让到几案边坐下,给他们斟了两杯茶,满面笑容道:“这是先春岛的灵茶,两位道友品品味道如何。”

    凌香坐在蒲团上如坐针毡不停扭动着身子,用几乎是带着哭腔的语调道:“我们……我们买不起。”

    “无妨,入门皆是客,来来来,赚不到你们的灵石没什么,要是糟蹋了这茶我可真要心疼了。”黄面汉子热情的让茶。

    寻易对凌香温和的笑了一下,然后端起茶盏喝了一口,顿时觉得清爽之意直透灵台,有种说不出的舒服,不由赞道:“嗯,好茶!”

    黄面汉子连连摇头,大为可惜道:“灵茶岂能这般牛饮?须浅啜细品才对,你这一口下去,再难得其真味了,唉,糟蹋了,终究还是糟蹋了。”

    寻易索性把剩下的茶水一饮而尽,放下茶盏,一脸陶醉道:“此味对我而言已经是仙滋妙味了,这样也好,如果一次把味道品尽,下次再饮时就少了份惊喜。”

    “嗯,说得好,这话比灵茶还有味道。”黄面汉子赞许的含笑点头。

    “尝尝吧,可别辜负了前辈的厚爱。”寻易柔声对凌香说,然后从乾坤袋里取出了几十块元婴石放在几案上,平静的看着黄面汉子道:“晚辈想买一艘渡空舟,劳烦前辈带我们去看看。”

    在寻易拿出元婴石的那一刻,黄面汉子的目光微微一闪,随即就恢复了正常,歉然道:“道友快请先收起来,下面那混帐有眼无珠,得罪之处望道友宽宏大量别往心里去,我回头一定对其严惩。”

    “不关他的事,我们修为低浅,先验验灵石也是应该的。”

    黄脸汉子故作不悦道:“道友这么说可就是打我的脸了,快快收起来。”随即又颇显豪爽道,“买不买东西放在一边,你这朋友我交下了,若看得我黄真子,以后再来太公岛就进来喝我一口茶。”

    “这晚辈如何敢当呢,多谢前辈抬爱了。”寻易客气道。

    “再前辈前辈的我可不高兴了,任你有多少灵石也别想从我这里买走渡空舟,小兄弟如何称呼?”

    “寻易。”

    “哦?哈哈哈,这个名字倒有趣,我看你是既不寻常也不平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