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好吃的爷爷
    宁芯心中有鬼,装作有些不耐烦道:“什么怨不怨恩不恩的,我只是想知道自己惹的到底是谁,您快说吧”

    宁乾刚欲开口,传送阵又闪出一阵光芒,一个干瘦的老者走了出来,他个头不高,瘦得浑身也没几两肉,八字眉,小眼睛,走出来时面色铁青满是怒容,可看到宁芯时,拧在一起的八字眉立即舒展开了,欢喜道:“不错不错,修为又有提升了,回去后跟你师父说,我很高兴。”

    宁芯笑嘻嘻的迎上去,拉着他的胳膊撒娇道:“爷爷,好吃的爷爷,我就等你来给我做主呢,我惹祸了。”说着小嘴一撇,委屈的看着他。

    看谁都不顺眼的明本仙尊不知跟宁芯是投了那份缘,他第一眼看见两岁多的小宁芯时就喜欢的不得了,当即就认了干孙女,这让所有知道他性情的人都惊奇不已,自此以后他是变着法的疼爱此女,为了讨这干孙女欢心,几乎跑遍了南海给她找来各样美食,以至后来小宁芯一见到他就张开小手一脸期待喊“好吃的”,“好吃的爷爷”这称呼就此留了下来。

    刚才听说爹爹要请干爷爷来,她的底气才突然变得那么足了。宁乾与白戡非要留下她的用意也在于此。

    听宁芯这么说,明本仙尊扫了白戡与宁乾一眼,道:“若是因芯儿之事找我来,这顿责罚就给你们免了,说吧,什么事?”不等二人回话,他柔声细语的安慰起宁芯来,“没事没事,一切有爷爷呢,爷爷知道你最乖,不会做出格的事。”

    “就是嘛,爷爷你不用偏向我,只要主持公道就行。”宁芯把他带到几案前。

    明本仙尊拉着宁芯坐下,看着两个一直躬身施礼道师侄道:“说吧,芯儿若真有错,我不会偏袒,我还没老糊涂。”

    白戡道:“芯儿没什么错,我们也没有怪罪她,请师叔来是另有要事。”

    明本仙尊一听就火了,在宁芯面前他不便发作,两眼盯着宁乾冷冷道:“好大的架子。”

    宁乾把身子躬得更低,道:“师叔恕罪,师侄自是该前去向您禀报的,只因事急难容功夫,请您见谅。”他说完双手把那个玉简呈上。

    明本仙尊不耐烦的接过玉简看了一下,随之神情一呆,然后灵力一吐,把玉简毁掉了,一双小眼睛精光闪烁的盯着他二人。

    白戡与宁乾急忙以神念把内情详细的禀报了一遍。

    明本仙尊了解清楚后,皱起了眉,脸上又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

    “爷爷,我想知道他们是何来历。”宁芯乖巧的小声说,没再撒娇。

    明本仙尊看着她,眼神忽然变得极其凶狠,吓得宁芯心头一颤,身子不由自主向后移了移。

    只听明本仙尊厉声道:“敢搜我孙儿之魂者,即是对曲幻宗宣战,此战不死不休!”

    一旁的宁乾当即跪倒叩首道:“多谢师叔如此厚爱小女。”

    宁芯这才明白干爷爷是在给自己灵台之内种入守护神念,惊魂不定的抱怨道:“吓死我了,爷爷你怎么不先说一声。”

    明本仙尊心疼的抚着她的头道:“在灵台之内施术是有风险的,你越是没有准备越安全。”说完他对宁乾道,“起来吧。”

    宁乾又磕了个头才站起来,他内心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有了师叔的这道神念守护,整个南海敢动女儿的人也没几个了,他虽是曲幻宗之主,但绝没有资格对外说这种狠话,能代表曲幻宗放此豪言的只有这位师叔了。

    明本仙尊翻着小眼睛想了想,然后对宁芯道:“还真不能怪你爹他们不告诉你,此事牵扯太大了,南海又将有一场血雨腥风了。”

    宁芯不高兴道:“爷爷是不是不想告诉我?刚才爹爹正要跟我说呢,你一来给打断了。”

    明本仙尊微微一笑,道:“你想知道爷爷自然会告诉你,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的绛霞宫吗,这几个就是绛家后人,不用我嘱咐你也该知道不能讲出去了吧?”

    “啊?!”宁芯惊得目瞪口呆。

    宁乾对女儿嘱咐道:“其余的就别多问了,你与绛家后人交往的事若传出去,曲幻宗就有**烦了。”

    明本仙尊不悦的瞪了他一眼,道:“你别吓着她,有什么大不了的?曲幻宗又不是泥捏的,一直不参与南海纠纷那是他们的福气,谁要敢因为小孩子之间的事来找麻烦,老夫就让他知道知道曲幻宗这潭水有多深。”

    宁乾与白戡暗自咧嘴,他们心里清楚,这位师叔说得出做得来,在他心里根本就不怎么把曲幻宗的万年基业当回事,这一方面是他性格使然,这些弟子门人,除了宁芯他谁都不在乎,全死了他都未必会眨下眼,另一方面是修为到了他那地步,看世间之物都成了累赘,如能再进一步,就可超然仙隐彻底破除这一界的羁绊了。宁乾不敢说女儿是不是师叔在这一界所剩不多的羁绊之一,但在他心中,女儿远远重于曲幻宗这一点是绝不会有错的。

    宁芯开口道:“爷爷,我知道不能惹他们了,也知道爹爹与师伯没因此责骂我已经很疼爱我了。”

    “其实是该招惹的,南海这些人没几个能让爷爷佩服的,绛清绛老宫主可算一个,我有幸得见数面,那时我修为也只与你相当,蒙老宫主垂爱,赐了我一件护身宝物,此恩我一直铭记在心,绛家遭难时,若非……哼,说什么我也得赶过去助以绵薄之力。此后绛家后人几次现身南海,我都是事后才得知。”说到这里,他脸上泛起的些许激动之意渐渐消散,摇摇头,“老宫主仙逝这么多年来,我对这些不知隔了多少代的绛家后人也谈不上有什么感情了,若看见他们落难,肯定是要帮一把的,却没心思陪他们折腾了,爷爷老了。”

    宁乾与白戡听他说到后面才暗自舒了口气。

    宁芯一本正经的说:“爷爷不是老了,是修为大进了,比先前更能看得开放得下了。”

    明本仙尊开心的笑道:“芯儿说是大进了那就一定是大进了,爷爷这下就放心了,走,带爷爷去瞧瞧你看上的那小家伙。”

    “谁看上他了!我就是对他的怪异有点好奇而已!”宁芯羞红了脸,不满的大声辩解。

    明本仙尊就是为逗她,在他心目中,宁芯永远都是小孩子,见她这样不由哈哈而笑,道:“好好好,是爷爷说错话了,这小子虽对你手下留情了,可看其在天工馆露出的那一眼戾色就知其不是个好东西,你既然没看上他最好不过来,我要想捏死他就不必有什么顾虑了。”

    “捏死就捏死,跟我说个什么劲儿。”宁芯气哼哼的说。

    白戡与宁乾皆面露微笑,宁乾继续禀报道:“还有一事要请师叔示下,鸿广仙尊差门下三弟子近月送来法谕,邀请咱们去云光岛赴仙果大会,您看该不该去。”

    听闻此话,明本仙尊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显而易见的哀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