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泰法仙尊
    寻易满脸惭色,低着头不住的眨眼睛。

    西阳对绛霄解释道:“方才听他说或是被人家误认时,我就觉得这想法靠不住,遂仔细看了他们对话的情景,发现那老者一见传送阵即变了脸色,之后什么都没询问就给了那么多灵石,所以我推断问题多半是出在传送阵上,咱们先前就有过猜测,这传送阵可能是出自曲幻宗之手,现在看来,这种猜测即便不中亦相差不远,至少此老者是认识这传送阵的,他是由传送阵猜到了咱们与绛家有关,才立刻说了曲幻宗不参与争端的话,继而像对待瘟神一样希望咱们尽快离开。”

    寻易苦笑着对绛霄道:“没错,越琢磨越是这么回事,是我晕了头,害你们白白提心吊胆了半天。”

    “人家要真是知道了咱们底细,不更该害怕吗。”绛霄愁苦的说。

    寻易呼了口气道:“现在反倒是不用怕了,曲幻宗明言不愿卷入纠纷,所以不会轻易泄漏此事的,把心放肚子里吧,这一趟太公岛之行算是来着了,你用一块银子给咱们换来了十几万的灵石,财神奶奶都没你厉害。”

    “不许再提银子了,我刚才死的心都有了。”绛霄说着转向凌香,“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也不事先提醒我们一下呢。”

    凌香颇感无辜,一脸歉然的小声道:“我……我做梦也没想到你们会去凡界买酒。”

    “对!都怪你,非得喝酒,喝喝喝!早晚你这点道心会被你喝光!”绛霄掉头又去数落寻易。

    “是是是,我这次是该挨骂,看在我把渡空舟都弄来的份上,消消气吧。”寻易陪着笑脸说。

    “这是用我的银子买的。”绛霄说完自己也笑了。

    渡空舟内的气氛变得轻松起来,跟在后面的两个人却都皱起来眉头。

    宁芯先前没多想这方面的事,经西阳这么一说,她心下有了疑惑,试探着问:“爷爷,他们猜的对吗?”

    明本仙尊不置可否的摇摇头,感慨道:“白戡难当大任,曲幻宗几千年来安享太平,养出的尽是些废物了,你师祖及太师祖都过于疼惜弟子,修炼固然讲求平心静气,但风雨历练也是不可少的。”

    “那他们就是猜对了?”

    “这里面的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明本仙尊的语气带着几分严肃。

    宁芯看着爷爷,小嘴动了动,最后乖巧的“哦”了一声。

    乘云驼需要走一两年的路程,乘渡空舟只用了一个月,如此神速对寻易他们而言是难以想象的,对修为已臻化羽期的明本仙尊而言则慢得不堪忍受,既然这几个小家伙猜出了传送阵与曲幻宗有联系,他必须承担起护送之责,不堪忍受也得忍。

    宁芯这一路倒很是开心,因为这几个人斗起嘴来太有趣了,收获不仅是笑了一路,寻易他们自然想不到有位大神通在后尾随,说话不再那么谨慎,让人家把他们的底细听了个清清楚楚。

    进入云光岛所辖区域后,明本仙尊放下了心,施展缩地成寸的神通,带着宁芯片刻功夫就到了岛边,这段距离渡空舟要走上两三个时辰。

    云光岛方圆不足千里,多山多云,清晨及黄昏云雾映日生辉故而得名,云光派现有门下弟子两百多人,当此时节,都忙碌着为仙果大会做准备。

    距山门尚远,明本仙尊就传出了神念:“望月何在?”望月仙君是鸿广仙尊的大弟子,修为直追其师,若自立门户的话,足可当得起“仙尊”二字了,明本仙尊虽与鸿广仙尊是同辈之人,论年纪却只和望月仙君相当,所以二人关系不错。

    神念传出后,很快就有两人迎了出来,一个是二弟子新月,一个是七弟子净月。

    二人施了礼,新月笑道:“师尊算到您一定会来,果然是来了,而且来的还这么早,大师兄在师尊身边服侍着呢。”

    明本仙尊道:“我早就该来看望老仙尊的,只因生性懒散一拖再拖,如今老仙尊把请书都送到曲幻宗了,再不来就说不过去了,带路吧,我去向老仙尊请罪。”

    新月陪笑道:“师尊正在闭关,请您先到客馆歇息一下吧。”

    明本仙尊那双八字眉动了动,刚要说话,一道传入脑中,“他连我都不见,你就别想了。”

    明本仙尊脸上有了难得的笑容,对新月摆摆手道:“既然如此,你们先去忙吧,我随后再来。”说完带着宁芯一闪而逝。

    距云光岛数百里的虚空中,一个身材不高但很壮实的中年人负手而立,他的两鬓已发白,目光沉稳中透着几许冷峻,睥睨天下的大神通气度自然而生,看到明本仙尊过来,他眼中有了一些笑意。

    明本仙尊打趣道:“你是来给人家看守门户的吗?”

    那人哈哈一笑,指着宁芯道:“这小丫头是谁?”

    明本仙尊得意道:“我的小孙女,芯儿,快见过泰法仙尊。”

    “你连儿子都没半个,哪里蹦出来的孙女?”泰法仙尊笑着问。

    “这你就问不着了,反正以后见到她多加照应就是了,她就是我孙女。”

    宁芯听说对方就是新晋身为大神通的泰法仙尊,急忙上前施礼。

    泰法仙尊笑着道:“真是又漂亮又水灵,如新绽之蕊,还这么乖巧,你别的本事也还罢了,这挑孙女的本事可真不小。”

    明本仙尊听得眉开眼笑。

    泰法仙尊取出一只明黄色的手镯道:“这孩子的福气不错,前些日子我得了条秀蜒筋,刚炼成一只手镯,准备送给一个心爱女弟子的,既然赶上了,就当见面礼吧。”

    秀蜒是万年难遇的奇兽,其筋属天材地宝之列,是炼制防御法宝的极品材料,明本仙尊深知其价值,忙摆手道:“这可不行,太贵重了。”

    宁芯已经把镯子接到手中了,听爷爷都说贵重,知道此物非比寻常,忙又递了回去。

    泰法仙尊道:“她是你的孙女,若非像点样的东西我敢拿出手吗?来,孩子,我再送你一样护身之符。”他说着默运神通,一指点在宁芯的护体神光上。

    明本仙尊的八字眉微微动了一下,他和泰法仙尊谈不上有多深的交情,受他一件秀蜒镯就很不合适了,还要再加护身之符,对方这明显是有意拉拢,从本心来讲,他不愿跟此人有太多来往,可此人极要脸面,此刻执意推辞恐惹其不悦,看来这次的仙果大会或许比自己先前预想的还要麻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