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冒充
    泰法仙尊施法过后,向宁芯轻弹一指,在这道灵力触动下,宁芯的护体神光爆出一点银辉,随即在她身后一左一右出现了两个三丈多高的虚影,左边的是明本仙尊,右边的是泰法仙尊,明本仙尊的虚影一副暴怒面容,厉喝道:尔敢!泰法仙尊的虚影神色阴沉,语气森然道:伤此女者,吾必杀之!

    听了泰法仙尊所留之语,明本仙尊又是欢喜又是不安,欢喜的是孙女多了一位大神通的庇护,不安的是对方这份情太重了,像他们这种关系,泰法仙尊是没必要如此做的,即便给个护身法相,说点诸如“此女与我关系匪浅,道友手下留情”什么的也就够了,只有对关系极近之人才会留下这样的狠话,如此厚情可是不太好还了。

    泰法仙尊笑着道:“其实有道兄一道法相护身就足够了,可我这人见到便宜人情若不送出去就手痒。”

    明本仙尊笑道:“这人情可不便宜,你还真让我为难了。”然后以神念接着道,“你可知老仙尊召集这次大会有何用意吗?”

    “想来没什么好事,否则不会对咱们避而不见,我来此已经两天了,不但望月没露面,四弟子随月、五弟子炎月都未见踪影。”泰法仙尊眉间有了一丝愁云。

    云光派的九大弟子中,这三个是名声最大的,对于一个修士而言,名声大并非是值得羡慕的事,真正一心向道的人大多是籍籍无名的。他们三个的名声是因战而来,每次绛家后人来南海,他们三个都会不遗余力的参与作战。

    “这是何故?”明本仙尊更像是在自问。

    泰法仙尊淡淡一笑,岔开话题道:“曲幻宗若能解释清楚当年绛霞宫被围得水泄不通时,绛峰依然成功脱逃一事的话,道兄就无需关心这些了,大可如智本道兄一样专心道途。”

    明本仙尊哼了一声,道:“曲幻宗做什么何须向别人做解释。”

    这句霸气十足的话让泰法仙尊眼睛一亮。

    “我多句嘴,修为到了这一步就别打打杀杀的了,该放下的还是放下的好。”

    明本仙尊接下来的这句话让泰法发亮的眼睛又恢复了原样,他含笑道:“多谢道兄良言,可有些东西强行弃置反倒会养成心障。”

    明本仙尊点点头,不再多劝了,沉吟片刻后道:“一会会有几个乘渡空舟的小家伙冒充你门下弟子,你最好别点破,也别搜他们的魂,因为其中一个与我这小孙女有些渊源。”

    “你这是玩的什么把戏?”泰法颇觉好笑的看看他又看看在一旁喜滋滋的把玩镯子的宁芯。

    “过后我再跟你说。”明本仙尊说完与他拱手而别,带着宁芯朝云光岛而去,在不明洪广仙尊此番召集仙果大会的目的前,他不想泄露绛霄的身份。

    这次明本仙尊失算了,他这“一会”二字让泰法足足等了三天,直至第四天到了仙果大会的正日子,三道特别惹眼的虹光让他的等待有了结果,这三道虹光之所以惹眼,是因为飞的太慢了。

    来的是寻易、西阳和绛霄,这一路上他们都在讨论该怎么去见鸿广仙尊,凭着绛峰鱼简中所留的三言两语和凌香那道听途说的信息,他们是抱着自投罗网的准备来的,寻易想自己先去探路,西阳不肯让兄弟独自去犯险,说什么都要一起去,绛霄现在已经离不开他们俩了,这俩人要是出事的话,她觉得活着也就没什么意思了,况且这是绛家的事,她无论如何都该去的。

    商量来商量去,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只能决定三人同往了,凌香也说了要跟着,那不过是场面话而已,怎么说也犯不着拖累她,公孙冲很不赞成他们三个同去的愚蠢之举,在他看来,最佳之选是让寻易一个人去,因为寻易最善于与人打交道,可这话他说不出口,只得提出自己去,让他们等着。

    寻易能体谅公孙冲的为难,说有重要的事要托付给他,然后把他拉进了一个房间,交给他一个玉盒,让他代为保管,就这么着,算是给了公孙冲一个不去的台阶。

    渡空舟在距云光岛远远之处的一座小岛上就停了下来,大家约定若一个月后他们三个还不回来,那留下的两人就立即远遁,三人启程时,那场面真有几分生离死别的味道,公孙冲的眼圈红了又红,拉着寻易与西阳迟迟不肯放手。

    冒充泰法仙尊的弟子是他们早就商量好的,因为不论绛峰的玉简所言还是凌香的消息,都表明泰法仙尊与云光岛关系匪浅,冒充他的弟子或许可以顺利见到鸿广仙尊。

    三人一路行来,惊诧的发觉从他们身边经过的人开始渐渐增多,而且几乎个个比他们修为高,所乘坐骑也是千奇百怪,除了飞禽、渡空舟外,他们还看到了载着四个人的一条赤龙,几个人有点傻了,不成想云光岛竟是这么热闹的一个所在,原本想偷偷摸摸行事的三人茫然不知已闯入了南海的一次盛会之中,既然都到这里了,不管云光岛热闹不热闹也得一探究竟了。

    出来迎接他们的是七弟子净月,本来以这三人的修为,净月随便派个弟子来接就够了,可这三人看起来太特别,来了这么多人,还没有像这样御剑而来的呢。

    “不知几位小道友是哪家高徒。”净月眼中含笑的打量着他们。

    寻易施礼道:“禀前辈,我们是泰法仙尊门下,请问此处可是云光岛?”

    净月闻言一愣,随后点头道:“不错,此地正是云光岛,你们是泰法仙尊门下?”

    “是,我们有要事禀报鸿广仙尊,恳请前辈指点路径。”

    “你们就这么一路从千法岛飞来的?”净月眼中笑意更浓。

    “当然不是,我们几个在外游历,无意间听闻了一桩重要消息,所以让一位好友驾渡空舟把我们送了过来。”

    “哦,你们的仙尊正在此间,你们要不要先去拜见一下。”净月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

    “师祖在这里?呃……我们还是先向老仙尊回禀吧,禀告之后再去拜见师祖。”

    净月轻哼一声,摆摆手道:“去吧去吧,我今天没工夫跟你们计较,找个由头来骗吃仙果的你们不是第一拨,敢冒充泰法仙尊的弟子,胆子可真不小。”

    “什么仙果?我们真是来报事的。”寻易茫然的眨着眼睛。

    净月刚瞪起眼,一道神念传入了脑中,这下他的眼睛瞪得更大了,怔了一下,才陪笑道:“几位小师弟请恕愚兄不知之罪,请请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