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初问道
    鸿广仙尊用慈爱且愁苦的目光看了泰法一会,才转向众人道:“老朽今日除了要消解绛霞宫这段恩怨外,还想请诸位道友给老朽一个薄面,还南海百年安宁,如今的各方争端多多少少都与老朽讨伐三家之战有些关联,在这百年内,老朽愿放弃修炼做个和事佬,竭尽所能为各方化解仇怨,以赎自己造下的罪孽。”

    这番话让众家门派的人有的喜有的忧。

    泰法仙尊冷冷看着三家老祖,道:“若是有些仇怨老仙尊化解不开呢。”

    鸿广仙尊默然不语。

    穿红袍的启缘仙尊开口道:“泰法道友,数千年之战,你由元婴修为一直打到化羽修为,难道还未厌倦吗?当年三家袭扰绛霞宫,我等是有纵容之过,那也是有前因的,绛家与我三家恩怨由来已久,谁是谁非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我们当时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么大,更没料到老仙尊会打上门来,到了这等修为,谁又愿意再卷入纠缠不清的争斗中呢,我们一直在谋求和解,只是诸位怒火难息……”

    “这么说来倒都是我们的错了?”泰法冷然道。

    启缘仙尊道:“也怪我那师兄的火爆脾气,自恃修为不肯低头,以至落得个道销身亡,历数双方在纠纷中亡命的大神通修士就已有七位了,这在修界罕有听闻,我三家拼得只剩这三把老骨头了,道友难道真要把我三家从南海抹去才肯罢休吗?我三人不是怕,是觉得再打下去实在不值,如今老仙尊有心化解恩怨,这不但是我三家之福,也是南海之福,望道友能放下执念,不要再计前仇了。”

    泰法冷哼一声道:“若非老仙尊修为大进,你们肯说这些软话吗?做错了事说两句后悔话,然后把罪责都推到死鬼身上,这是把我们当小孩子哄吗?老仙尊百年后就撒手不管此间之事了,你们倒时会变换什么嘴脸谁又知道呢。”

    黄袍平金上人开口道:“我们皆已在老仙尊面前发下誓言,此后绝不再挑事端,道友不要误了老仙尊的一片苦心。”

    泰法眼中寒光闪动道:“别人也还罢了,你我是必有一死才能罢休的。”

    跪在地上的三位云光岛弟子此时都扭过头,用仇恨的目光瞪着金平上人,他们的六师弟就是死在此人手上。

    泰法上前扶起他们,道:“以后咱们就平辈论交吧,若不嫌弃,可先到千法岛栖身。”

    “多谢。”望月没拒绝也没明确允诺,两眼盯视着平金上人。

    “我们走吧,百年之后再去找他们算账。”寒了心的泰法拍了拍望月,他多一刻也不愿停留了。

    泰法的态度让鸿广仙尊化解仇怨的愿望落了空,可他却没有阻止泰法拉拢三位弟子的举动,驱逐这三人就是为了让其它想静心修炼的弟子能脱离这潭浑水。在他看来这是无奈之举,在泰法和望月他们看来则完全是另一回事,老仙尊现在可以毫不费力的就灭掉三个死敌,可他却宁愿驱赶自己的弟子也不愿出手,这让几个人寒心到了愤怒的地步。

    眼见泰法仙尊要走,西阳站了起来,迈步来到他身后。他的这个举动没引起多少关注,弟子追随师尊再自然不过了。

    看到西阳做出了选择,绛霄跟了过去,既然鸿广仙尊指望不上了,靠上泰法仙尊是明智之选。

    泰法有些意外,用颇具玩味的目光看向明本仙尊和寻易。

    状若发呆的寻易其实一直在仔细聆听各方言论,他的打算是跟随明本仙尊走,如果曲幻宗真有传送阵,那就可求他把西阳他们送回南靖洲,至于自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现在西阳的行动打乱了他的谋划。

    “这个小娃儿看着倒还顺眼,我帮你管束些日子吧。”

    明本仙尊这句话让所有人都暗吃一惊,此举无异于宣告加入泰法一边。

    西阳和绛霄心中大为着急,他们可不想与寻易分开,二人不住的对寻易使眼色。

    当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明本仙尊时,寻易站了起来,他恭恭敬敬的对鸿广仙尊施礼道:“晚辈有两件事不明,想请您赐教。”

    众人闻言都屏住了呼吸,这事可太有趣了,大家本就对泰法仙尊这三个修为低浅的弟子充满了好奇,明本仙尊讨要弟子的做法更是让大家对寻易另眼相看,这小子果然不同寻常,师尊在场,哪有他说话的份呢,还一开口就有两件事请教。

    明本仙尊皱了下眉,不等他开口,泰法抢先道:“难得见到老仙尊一面,有什么想请教的就提出来吧。”

    听了这话,不免有人开始猜测是泰法仙尊暗自授意弟子出来搅局了。

    鸿广仙尊不动声色的对寻易点点头,道:“说吧。”

    “您刚才言道宿怨之说,晚辈不明白的是,既然一切恩怨皆有宿怨,那您又何必把南海之乱的罪责揽到自己身上呢,为何不理解为上天就是在借您的手推动因果之轮呢?您欲把各方恩怨强压百年,这是否真合天意呢?”

    鸿广仙尊微微摇摇头,道:“谈宿怨不可欺心,否则它就会沦为作恶的挡箭牌,如你师尊方才所虑一般,这世间会变成恶人横行之地,我正是认识到自己造下了孽业,所以才欲赎罪,我要化解的只是可化解之宿怨罢了,那些化解不掉的自然是要随它去的。”

    寻易眨了下眼睛,道:“您说天道止于生死,惩恶扬善之属乃人之道,这个晚辈勉强能理解,可此时又有孽业、赎罪云云,在晚辈听来这些仍未脱人之道,您更像是凭心所感而定行止,这莫非就是修界之道吗?”

    鸿广仙尊眯起眼看了寻易一会,然后对明本仙尊道:“请道友勿使此子重堕战乱,道友今后若无暇管束此子,可送他来云光岛。”

    三位大神通争一个弟子,这可是旷古奇闻,南海的各方修士皆瞪大了眼睛看着寻易,想看透这小修士到底有何异于常人之处。

    “老仙尊尽管放心。”明本仙尊含笑而答。

    鸿广仙尊复而望向寻易,“你要问的第二件事是什么?”

    对方没有答先前的问题,寻易也不再问,他转头看了看西阳和绛霄,才开口道:“您刚才提到,绛家后人有千余年未现身南海了,所以您认为这段恩怨可以消解了,晚辈想知道的是,如果绛家后人再来,您当如何待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