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归路断绝
    “跟做梦一样,你现在是什么感觉?”站在绛珠峰顶俯瞰着脚下的绛霞宫,西阳兴奋的问身边的寻易。

    “别扭。”寻易声音不高,但很清晰。

    西阳忙对他使了个眼色,然后瞟了一眼西北方,明本仙尊暂居在那边的一处海岛上。仙果大会过去已经四个月了,这是他们来到绛霞岛的第二天,绛霄他们几个仍在四处查看。

    西阳明白寻易所说的“别扭”指的是什么,从进入云光岛开始,这种“别扭”就一直伴随着他们,在大神通的耳目下,说什么,做什么都无所遁形,偏偏他们又有太多的隐秘,这滋味着实不是一个“别扭”所能言尽的。

    “真想不到,我们几个居然得到了南海一处上佳的修炼之地,我还从没体验过如此充盈的灵气呢。”西阳闭上眼,一脸的陶醉。

    寻易没搭腔,静静的看着极远处的一座小城,那里曾是绛家族人的住所,如今已成了座死寂的鬼城。

    “咱们这次可是开了眼了,一下见到这么多大神通,你那天都跟老仙尊请教什么了?你小子可真有福气,怎么谁都看你那么顺眼呢。”西阳很是羡慕。

    寻易笑了笑道:“别以为能向大神通请教就是好事,咱们想问的问题他们大多不会给出明确的解答。”

    “为什么?”

    寻易指了指远处一条如玉带的河流,“老仙尊给我打了个比方,修道好比是渡河,你可以游过去,也可以扎筏子渡过去,骑牛渡过去,还可以寻桥或水浅处走过去,具体选择哪种方法是要因人而异的,弄清自己禀赋所在可事半功倍,所以修道贵乎顺其自然,忌心急,忌盲从,别人的路未必适合你,即便是大神通,在这上面也帮不上什么忙。他又说,寻求大道好比登高山,爬到云遮雾掩处已难辨山势,纵有前人留下的标记亦不足信,或许做标记之人就死在不远处,一切只能凭自己的感觉为指引。

    大神通者不过是刚爬到此处而已,爬的越高心中敬畏越深,难料自己所选这条路的前方会不会突然出现难以逾越的悬崖峭壁,当此之时,随意指点后来人是不负责任的,所以他们的话语在咱们听来总是充满玄虚。”

    “这么说你什么都没问出来?”西阳颇感惋惜。

    寻易望着远方道:“我请教修界之道,他说这种道是依存于修为的,每个境界的修士都会有相应的领悟,泰法仙尊因执念遮蔽了道心,也就断了前进之路,此足为戒。”

    “又多出了个修界之道,我之前可没听说过,是咱们那边没有这提法,还是咱们孤陋寡闻?”

    “我紧接着就问了修界之道与大道有何不同,他说我这么问如同是问修士与神仙有何不同,只有神仙才能回答这样的问题,我们寻常所言的大道其实就是修界之道,悟透之后就可飞升仙界了,他认为飞升之后要参悟的才是大道。”

    西阳不以为然的轻哼一声,道:“果然只是叫法不同而已,成仙后还需不需要继续修炼谁也不知道,他所言的大道或许根本就不存在,有没有仙界都难说呢。”

    这话寻易爱听,他感慨道:“是啊,要是都成仙了还得继续修炼,那简直就是被判了千万年的苦役,还不如做凡人快活呢,其实修到老仙尊那地步,我就觉得很没意思了,什么都放下了,整天除了修炼我真不知他还能寻点什么乐趣。”

    “你这就说的不对了。”西阳活动了一下胳膊,“修炼自有修炼的乐趣,神清气爽且不说,你难道没感受到过发自内心的欢愉吗,我们尚且如此,大神通所能体会到的自在之乐又是我们难以想象的了。”

    寻易撇嘴道:“我比你修为高,可我还是觉得修为带来的自在之乐就那么回事,比不上凡间之乐,早知如此我就不跟着你去天英派了,你看看咱们这些年过得多仓惶,除了奔命就是奔命,可以预见以后的日子也好不到哪去,要是在镇子上过活,肯定比这安逸的多。”

    “哪有十全十美的事,在镇上你能有如今这么多的见识吗?你这是得了便宜卖乖,咱们那时做梦都想成神仙,现在有登堂入室的机会了,该珍惜才对,要是不修炼,你现在已经是五六十岁的老头子了,即便不是百病缠身也没几天活头了。”

    “儿孙满堂,尽享天伦之乐,没什么不好,只要看得透,死未必那么可怕,你想想故去的牛爷爷,老人家死时多安然,是含笑而终的。”

    “唉……”西阳发愁的叹了口气,他知道寻易如此颓废的原因所在,这样下去终究不是个事,“你跟老仙尊提要回南靖洲的事了吗?”

    “恐怕是回不去了。”寻易神色一黯,垂下了眼帘。

    “怎么呢?”

    寻易无精打采道:“这话要追溯到上古灵修与寿修的那场大战,你要没听说过我也懒得跟你解释,就当是人族与妖兽对战好了,当时寿修据守南海,两方在边界处打了无数场大仗,各自又布下了数不清的法阵禁制,所以这宽达数千万里的地域成了无人敢涉足的禁地,后来虽探出了一条可通行的道路,可那些可变换位置的法阵使这条路仍难保安全,即便是大神通走起来也得小心谨慎,加之无数万年下来,这片区域不知出了多少修为高深的妖修,光这些也还罢了,最要命的是南靖洲与南海修界又把这条路封堵了,咱们过去了就得被抓。”

    “那……”西阳不知该说什么好了,怪不得寻易这些日子一直像是失魂落魄的呢,他此时很担心寻易熬不过去这道情关。

    寻易又把目光投向远方,以往清澈的目光笼罩上了一层浓重的阴郁。

    “你没求老仙尊帮帮你吗?”

    寻易轻轻摇摇头,跟人家没有丝毫交情,他没法开这个口,况且最大的问题是他不能被南靖洲那边抓住,如果被搜了魂,那就不是小命堪忧了,肯定会连累师门。

    西阳用手指了指西北明本仙尊所在之处。

    寻易再次摇头,他不便把人家要把自己选为孙女婿的事说出来。

    “实在不行我去求泰法仙尊试试。”西阳说完紧抿嘴唇,看样子是在认真盘算。

    “行了行了,你千万别去,我可是一直为你最后跟他说的那句话忧心呢,你一定不要搅进去。”寻易郑重的告诫。

    西阳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慢慢的呼了出去,然后沉声道:“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因当初为绛霞宫而战才陷入无尽仇杀之中的,绛霄一个弱女子欲置身事外也说得过去,可我总觉得应该做点什么,否则太对不住他们了。”

    “你还没成绛霞宫的女婿呢。”寻易揶揄道。

    “别胡说,跟这没关系,我就是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再者咱们冒充人家弟子,人家也算是帮过咱们的,他那天真够憋闷的了,反正我没法理解老仙尊的做法。”

    “我虽也有不满,但能理解,你还记得林德吗?”

    “怎么不记得。”提到林安镇上的这个纨绔子弟,西阳眼中有了温暖的笑意。

    “你当时恨不得弄死他,现在你动动手指就能要了他的命,可你愿意专门跑上一趟去宰了他吗?”

    西阳笑道:“小孩子时的怨恨哪能记到现在,他就是此刻在眼前我也不会动他了,还别说专为他跑一趟了,你这一提我还真有点想这小子了,要有机会见面,肯定会给他点好处。”

    “就是这个道理,以你的境界都可冰释前嫌了,何况老仙尊呢,他看与三家的仇怨应该也是你这种感觉。”

    西阳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沉默了一会道:“其实你小子什么都看得透,就是跟泰法仙尊一样,执念太重,把该放下的放下吧。”

    “那你为何对泰法仙尊那么敬重呢。”

    西阳沉默了半晌才道:“是我修为太浅的缘故吧,按老仙尊所言就是未脱人之道。”

    “不对。”

    “那你说是为什么?”西阳问得很认真,颇有几分请教的意味,在悟性上他承认寻易比自己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