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我能行
    绛霄与公孙冲一唱一和,都是想借机挤兑寻易勤奋修炼,他们俩可想不到这正中寻易下怀。

    闲聊了没多久,大家都看出寻易有了疲惫之态,遂先后离去。

    西阳是傍晚时分过来的,他坐下后还没等开口,寻易先说话了。

    “你什么都不用说,我能行。”他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西阳皱着眉头看了他一会,果真一个字都没说就起身走了。

    当晚,绛霄兴致勃勃的欲邀众人一起赏月,去找西阳商议时,被西阳一口否决了,并告诫她不要再去打扰寻易。

    绛霄大为扫兴,可西阳那严肃样儿让她又不敢不听从,只得跑去陪宁芯说了会儿话,言辞闪烁的安抚了一番,唯恐宁芯又生离去之意。

    在寻易第二次闭关后不久,明本仙尊在宁芯的催促下,离开了居所,前去给他们筹备丹药,内海的一处重要的交易之地离绛霞岛并不远,那里也有曲幻宗的分号,明本仙尊只需吩咐下去就行了,置办齐所需丹药后,他顺路去看望了一位老友,七日后方才返回。

    这日,打坐中的众人皆被一道神念惊醒,急忙来到宁芯的洞府。

    明本仙尊端坐在几案后,几案上摆满了瓶瓶罐罐,宁芯把丹药逐一分发给大家,对那些药性较特殊的丹药,明本仙尊皆做了指点。

    曲幻宗老祖出手之大方着实让人咋舌,其他几人也还罢了,凌香可是懂行的,捧着自己的那份丹药,她的手都发抖了,情不自禁的向明本仙尊跪拜下去,不用说别的,只那粒同色丹就够让她感恩戴德一辈子了,其先夫孤霆子为了弄到这么一粒丹药,可谓拼尽全力,最后不但未能如愿,还可说是死在了这上面,如今自己什么都没做就轻轻松松拿到手了,如何能不令人感慨呢,这真应了“鸟随鸾凤飞程远”那句话,她不由再次庆幸当初作下了跟随绛霄他们几个的决定。

    等众人都领了丹药,明本仙尊指着几案上剩余的一份丹药对宁芯道:“寻易既然在闭关就不要搅扰他了,等他出关后你把这些交给他吧,都是你以前服用过的,该嘱咐的别忘了嘱咐他。”

    明本仙尊这是有意给宁芯一个接近寻易的机会。交代完,他随意的朝寻易的洞府扫了一眼,这一看之下不由神色立变,身形一晃就从原地消失了。

    “寻易!”在大家都茫然不知出了何事时,西阳喊了一声,然后急冲了出去。

    绛霄他们几个赶到寻易的洞府时,门口的防护禁制已被破除了,尚未走入洞府,一股血腥之气就冲进了他们的鼻子,闻到这种不祥的气息,绛霄立时就急了,劈手推开前面的公孙冲,不管不顾的冲了进去。

    洞府之内,寻易闭目而坐,保持着闭关打坐的状态,身前的地上有一滩几近凝结的暗黑色血污,看样子已有几天了,衣襟亦有斑斑血迹,他面色惨白,连嘴唇都没了血色,俨然一副垂死之状。

    明本仙尊皱着八字眉,目光阴沉的坐在他对面,先一步进来的西阳大气不敢出的跪在寻易身边,满眼焦急的看着仙尊。

    绛霄看到寻易这个样子,腿一软险些栽倒,她也管不了许多了,跑上前跪在寻易身边,强自克制的唤了两声,见寻易不答,她转而用泪眼看向明本仙尊,哀声问:“他这是怎么了?”

    明本仙尊面带怒容道:“躁进强修,他这是在自己找死。”

    绛霄哀求道:“请仙尊无论如何救救他。”

    明本仙尊指着地上的血迹道:“这血是几天前呕出来的,在呕血之后他竟不肯停下调息修养,直至我进来前还在强行修炼,这不是找死是什么?他好歹也有结丹修为了,岂会不懂这些?这样的人神仙也救不了。”

    宁芯心神慌乱的问道:“他为何要这样?”

    “老夫正想问个明白呢。”明本仙尊目光灼灼的看着绛霄与西阳。

    此时寻易的眼微微睁开了一线,先看向西阳,想做个咧嘴的表情却只能使嘴角抽动了一下,他以虚弱的声音道:“我能行。”说完又看向绛霄,挤出一丝笑容道:“不妨事,心中郁结之气随那口血已被吐出去了,我先前可不是在骗你。”

    绛霄如何还不知是怎么回事,见他这么说,心中酸楚道:“还说这些作什么,你感觉如何?”

    “没事的。”寻易说到这里,强睁的双眼合上了,他挣扎着把下面的话说了出来,“害仙尊与仙子牵挂了,……谢……”最后的话语已经含糊不清了。

    绛霄泪如雨下,抓着明本仙尊的衣袖泣不成声道:“求仙尊救他。”

    西阳自知人微言轻,在旁对着明本仙尊长跪不起,热泪如悬河般淌落,紧咬牙关不敢发出丝毫声息。公孙冲及凌香也跪了下去。

    明本仙尊不耐烦的对这些人道:“你们几个都且出去吧,他一时半刻死不了。”

    西阳等人不敢违命,磨磨蹭蹭的退了出去。

    绛霄不敢再出声了,跪在那里依然紧抓着仙尊的衣襟,用乞求的目光看着仙尊,任珠泪扑簌而下。

    明本仙尊命宁芯扶她做好,然后才道:“你无需哀求,能救他我自然不会不管,不过他这是有意寻死,必须得用心药才能医,你可知他心结所在?”

    绛霄转头看向寻易,随后低低的垂下了头。

    明本仙尊皱眉道:“你若不说出来,老夫可就无从帮起了。”

    绛霄慢慢抬起头道:“他可有性命之忧?解开心结后能恢复过来吗?”

    明本仙尊道:“我方才强行停了他的内息,使他受了些震荡,一会就能缓过来的。”

    绛霄拭了拭泪水,道:“如此就不劳仙尊费心了,我来解他心结。”

    明本仙尊听她这么说,遂站起身道:“既如此我就不多问了,你好好劝解吧,不用担心老夫会偷听,芯儿,你随我来。”

    绛霄拜谢道:“多谢仙尊。”

    明本仙尊带宁芯离开了绛霞岛,径直回到暂居的小岛之上。

    宁芯心中很是不满,撅着小嘴不说话。

    明本仙尊忧心道:“不想此子竟是个这样的性情,我看他终究难有所成,你还是离他远一点的好。”

    宁芯难为情道:“爷爷你说什么呢,别瞎猜了好不好,我前些日子就想让您把我送回师门的,是霄儿姐姐苦苦挽留我才留下的。”

    明本仙尊自然不会跟她较真,接着自己前面的话头道:“我还没想到他会这样,这孩子看着极是温良平和,心思转的也快,真是可惜了。”

    宁芯心慌的问道:“怎么就可惜了?莫非您刚才没跟霄儿姐姐说实话?他是不是活不成了?”

    明本仙尊哼了一声,道:“都急成这样了还跟爷爷嘴硬。”

    宁芯着急道:“我是怕霄儿姐姐难过,您看不出来霄儿姐姐有多在意他吗,快告诉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