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上品法阵
    明本仙尊这几天很是为寻易的事心烦,听宁芯说明来意后,他接过玉简查看了一下,随之眼中精光一闪,露出了感兴趣的神情。

    研究了一会,他手指微动掐出一连串的法决,然后摇摇头,陷入了沉思,过了一顿饭工夫,他再次摇头。

    “南靖洲的阵法果然有些门道,看来只有先通晓其理法才能参研,我把那小子叫来问问吧。”他说着对西阳传去了一道神念。

    宁芯诧异道:“这法阵竟如此厉害吗?”

    明本仙尊沉吟道:“这是一套防御法阵,需要结丹期以上的修为才能施展,肯定是出自大神通之手,应该是专为给弟子防身而设计的,至于有多厉害我还说不好。”

    宁芯“哦”了一声,凑到爷爷身边小声道:“一会询问起来,要是涉及到人家师门秘传之处他不肯说,您可别难为他。”

    明本仙尊翻了下小眼睛,不屑道:“如果不是想看看这阵法适合不适合给你用,我才懒得费这心神呢,凭他这么点修为,是接触不到门派的不传秘术的,我只略知些他们的门路就够了。”

    “爷爷最好了。”宁芯报以甜甜一笑。

    片刻后,西阳来了,听仙尊问起阵法的事,他挠头道:“这套阵法是本门一位前辈所赠,晚辈悟性太低,尚未领悟多少。”

    “把你领悟的说出来就行了。”因为宁芯的关系,明本仙尊对他们这几个小家伙算很客气了,至少没露出常挂在脸上的不耐烦神情。

    听西阳讲了一会,明本仙尊再次掐动法诀,顺利的把法阵布了出来,他指着十余丈外的一棵小树对宁芯道,“你用出全力,试试能不能击到那棵小树。”

    宁芯会意,先凝神查看了一下,并未察觉到小树周围有丝毫灵气异常之处,由此可知这法阵非是俗品,遂扬起双手暗掐法诀,立时有一弯尺许长,形如下弦月般的黄色光芒出现在她两手间,她的身子冉冉升起,姿态宛若凌波仙子托着一弯明月。

    “月华斩!”随着一声娇喝,宁芯右手向前一挥,月牙状的光芒激射而出。

    明本仙尊露出赞许之色,及时以法力护住了刚布下的那座法阵周边区域,以防这一斩之威波及到别处。

    在宁芯聚气时,西阳不由自主的把护体神光催动到了极致,他能感受到那弯月牙的可怕力量,心中对宁芯升起了深深的敬意,虽然对方是个比自己年纪还小的女孩子,在修界是以实力为尊的。

    西阳看不清黄光飞行的路径,只能看到在小树前丈余处闪现了一阵光芒,伴随而来是一声并不怎么震撼的闷响,他预想的那种山崩地裂的景象并未出现,如此强悍一击竟只弄出这么点响动,西阳颇感诧异,再看那小树,连树叶都没动一下,他不知道是明本仙尊暗中动了手脚,不觉有些茫然。

    “果然不错!”宁芯笑着对他说。

    西阳咧了下嘴,勉强露出个笑容,一肚子精明的他,此时看起来像个傻瓜,实力登场的时候,精明是没什么用的。

    “你也不错,月华斩居然悟到第五层了。”明本仙尊满意的说。

    “那是!”宁芯扬起下巴,得意的样子十分可爱。

    “让我来试试这法阵到底有多厉害吧。”明本仙尊说着随意朝小树连弹数指。

    他一共弹出来五指,法阵爆出了一阵强似一阵的璀璨光芒,弹到第三指时,原本无形的法阵显露出了自身的形状,在强大的攻击下,整座法阵发出了淡青色的光辉,到第五指时,淡青色的光辉轰然溃散,里面的小树随之消失于无形。

    当然,这是明本仙尊看到的情形,西阳与宁芯看到的是,仙尊随手一弹,小树就在一阵强光闪过后不见了。

    “怎么样?”宁芯满怀期待的问。

    “寻常元婴中期修士难以强行破除。”明本仙尊说完,看向西阳,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啊?!”宁芯尽管有所预料可还是大吃一惊,结丹修士可施展的法阵,元婴中期修士难以破除,这样的法阵即便在曲幻宗也是要被当成珍宝的。

    西阳松了口气,欣慰的笑了。

    明本仙尊缓声对西阳道:“你这份礼送的有些重了,这法阵对芯儿很有用,我不得不收,但却不能平白占你这么大的便宜,老夫少不得要给你点好处,说吧,想要什么。”

    西阳摇了下头道:“仙尊您太客气了,我们对少宗主多有劳烦,送点东西是应该的,再说您对我们有庇护之恩,前些日又赐下了那么多灵药,晚辈们是报不完这么多恩情的,何来您占我们便宜之说呢,这法阵虽还过得去,但在您眼中想也算不得什么,如能对少宗主有些许益处,晚辈足感欣慰了。”

    明本仙尊含笑道:“你倒懂事的紧,那我更要把话说明白,庇护你们、给你们丹药都是冲着老宫主,你们只需感念老宫主的恩情就是了,至于这法阵,我虽能依阵决把它布出来,但却没有能力作出这么精妙的东西,设计此阵之人在阵法上的造诣着实让老夫折服,它不但能为芯儿所用,让我也增了见识,说占你便宜是不假的,想要什么尽管说,只要老夫能拿得出的,绝不会吝惜。”

    西阳见人家不愿居恩,遂不再就此多说什么,他迎着仙尊的目光道:“晚辈想请教一件事,望仙尊能坦诚相告。”

    “哦?说吧。”

    “除了众所周知的那条道路外,是否真的没有其它可通往南靖洲的途径了?”西阳屏住呼吸等他作答。

    明本仙尊道:“这个我还真没法回答,无数年来不知有多少人试图穿越那片禁区,可从未听说有谁活着回来,他们之中是不是有人到了南靖洲就不得而知了,老夫所知的也只是一条化羽期修士可通行的道路。”

    西阳呼吸急促起来,用恳求的目光看着他道:“您能送我们回去吗?”

    明本仙尊摇了摇头,道:“那条路对我来说也非坦途,孤身而行自然好说,带着别人就不行了,多年前我们这里有位化羽修士想带一个心爱弟子去南靖洲见见世面,结果弟子惨死,他也受了重伤,修为大减。”

    “哦。”西阳沉吟了一下,鼓起勇气问道:“那请问前辈,曲幻宗是否有可送人去南靖洲的传送阵呢?”

    “要是有的话,我或许早就把你们送回去了,你们这几个小家伙真不知惜福,有这么好的一个修炼宝地,还有什么可放不下的?踏入修途就要以修炼为重,到了南海正好有助你们斩断过往恩怨纠缠,安心在此修炼吧,不要总想着回去了。”明本仙尊郑重劝告。

    “是。”西阳神色黯然的应诺了一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