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有隐情
    先前寻易曾极尽所能的打听过有关搜魂的事,大家给他描述的搜魂感受各不相同,现在他终于知道那是个什么滋味了。

    那感觉如同是你待在屋子中,一个无影无形的鬼魂走了进来,你虽看不见他,但能感受到他的存在,随之屋里的东西开始莫名其妙的动了起来,汗毛倒竖的你扑上去想阻止,结果是扶起葫芦倒了瓢,连人家的影子都碰不到,空有一身力气无处使。

    在自己洞府中的宁芯紧张的观察着这边的状况,两只纤手紧攥成拳,既恐寻易受到伤害,又怕爷爷搜出的结果是她不希望见到的。忽然间,她看到爷爷的脸色变了,那是种惊骇的表情,她还从没见过爷爷露出过这种表情呢,心情紧张之下,她只当是爷爷误伤了寻易,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

    “爷爷,怎么了?”不等停下身形,她就急切的问道,声音都发颤了。

    明本仙尊收回点在寻易额间的手指,紧皱双眉盯着寻易,脸上仍带着惊骇之色,没有回到宁芯的问话。

    “爷爷!到底怎么了?”宁芯腿有些发软了。

    “没事,他没事。”明本仙尊看了宁芯一眼,然后又盯向寻易。

    寻易此时睁开了眼,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看到明本仙尊后,他的眼中露出明显的怒意,一言不发的与其对视,脸上的惊慌变成了阴冷。

    宁芯看到他的这副神情,心中不由发冷,急忙对明本仙尊道:“爷爷,不管您看到了什么,都不能对别人提起。”

    明本仙尊镇定下来,对寻易道:“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什么都没看到。”

    寻易刚不太相信他的话,眼中的怒意丝毫不减,虽然他方才的感觉只是恍惚了一下,但大神通的手段不是他能揣测的。

    “您真的什么都没看见?”宁芯也不太信爷爷的话。

    明本仙尊轻轻点了点头,道:“不但没看到什么,还险些着了别人的道,他灵台之内有一道守护神念,种下这道神念之人修为深不可测。”

    “比您的修为还要高?”宁芯小声问。

    “远高于我,这人是谁?”明本仙尊前半句是答宁芯,后半句则是问寻易。

    听到这里,寻易开始相信他的确是什么都没看到了,如果自己灵台内有守护神念的话,那只能是正天君所为,镜水仙妃的修为还没恢复到那程度了,知道自己的隐秘尚未泄露,他暗自松了口气,脸色也缓和下来。

    “这位前辈的事晚辈不能多言,请仙尊体谅。”他说完又加重语气补充了一句,“打死也不能说。”这话就有泄愤的意味了,以此表达对明本仙尊强行搜魂的不满。

    宁芯低下了头,明本仙尊自然不会跟他计较,他沉吟了一下,暗中对绛霄传去了一道神念,唤她前来,闹到这一步必须得跟她说明白了。

    绛霄以为寻易又出了什么事,慌慌张张的赶过来,进来后看到三人的状况,不禁心中生起困惑,尤其是注意到寻易竟板着脸时,她当即站到了寻易身前,把他挡在身后,轻声问:“这是怎么了?”

    宁芯小声答道:“刚才西阳跟他提到了回南靖洲,爷爷不知他在那边有什么事情未了,以至如此牵挂,想问明白了看看能不能代他了断,可他就是不说,所以……所以爷爷搜了他魂。”

    绛霄闻言紧抿樱唇,极力克制着内心的不悦,她转头看向寻易,明眸中闪动着坚毅的光芒,看那样子,只要寻易说句话,她就敢把这祖孙二人赶出绛霞岛。绛霄的确就是这么想的,寻易对她那么好,她绝不能让寻易在自己的地盘上受委屈,就算对方是大神通也不行!

    寻易读懂了她的眼神,露出笑容道:“不妨事,仙尊与少宗主是一番好心,我也是才知道自己灵台内被种下了一道守护神念,仙尊探查到后就没再继续动手。”

    明本仙尊淡淡道:“你不用给老夫脸上贴金,这道神念非是我能破解得了的。”说到这里他看向绛霄,“有件事我得跟你说明白,这里既牵扯到了一位大神通,他要执意离开,我就不便强行阻拦了,免得日后生出什么误会,以他现下的修为,要想硬闯出一条路回南靖洲,肯定是百死一生,最好的办法是你们告诉我这位大神通是何方神圣,老夫前往南靖洲把事情跟他说清楚,他要有本事带易儿回去,那自是没得说,他若不能带这小子回去,我才好代为管束。”

    绛霄用哀伤的目光看着寻易,问道:“你真的一定要回去吗?”

    寻易摆手道:“仙尊是误会了,西阳刚才确实跟我提了回南靖洲的事,那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我没想回去。”

    明本仙尊哼了一声,道:“老夫甘愿跑一趟南靖洲是不想看着你白白死掉,你要不识好歹老夫也就不多管闲事了,芯儿,咱们走。”

    “多谢仙尊和芯儿妹妹了。”绛霄执礼相送。

    寻易起来躬了躬身子,什么都没说。

    送走了明本仙尊和宁芯,二人相对而坐都沉默了。

    绛霄不说话是因为她知道明本仙尊不会看错,寻易就是想回南靖洲。

    寻易不说话是因为他没什么好说的了,再说也只能是那些重复多次的话。

    绛霄哭了,她极力克制着不让自己哭出声,可眼中的泪水却是汹涌而出。

    寻易慌了,一边劝一边抓着她的衣袖帮她拭泪。

    绛霄越哭越伤心,用泪眼望着他泣不成声道:“我……多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我们……我们四个永远住在这里……。”

    “是真的,都是真的,我不会走,咱们四个就在这里修炼,别哭了。”

    “不……,你都是骗我的,我早就知道,可……可我不愿意相信……”绛霄哭得话语都有些乱了,她知道寻易能听懂。

    寻易见她哭得这么难过,心中颇感愧疚,柔声道:“我没骗你,相信我,别哭了,让仙尊他们看到可是要笑话你了。”

    “他……他走时跟我说不会偷听,让我跟你……跟你好好商量。”绛霄取出一方绢帕,自己擦起眼泪来。

    “那也别哭了,为了件没影的事哭成这样多傻啊,你想想,我是那么糊涂的人嘛,会做那种蠢事吗?好了好了,你这梨花带雨的样子虽是极美,但哭久了会伤神的,先歇歇,过些日子再哭给我看。”

    “滚。”绛霄气恼的呵斥了一声,总算不再哭了。

    寻易咧嘴笑了笑,想再说点什么时,绛霄却垂下了头,紧接着刚止住的泪水又落了下来。

    “怎么还没完没了了,你可不是这样的人啊。要不我把自己的两条腿砍了算了,省得你不放心。”

    绛霄闻言不哭了,擦干了眼泪,看着他的腿,哭红的双眼竟有了盘算的意味,看样子还真动了心思。

    寻易愕然道:“你不是真想砍吧?”

    “没有腿不会影响修炼吧?”绛霄皱着眉问,不像是在说笑。

    “一定影响!你可真是蛇蝎心肠,要是成了废人,我还活个什么劲儿啊。”寻易怕了,绛霄要是豁出去了,那就没她不敢干的事了。

    绛霄叹了口气,神情萎靡道:“我是真想把你的腿给砍了,可又怕你再也不理我了。”

    “你是要疯还是哭昏了头了。”寻易眨巴着眼睛,后背直发凉。

    “是要疯了,美梦最终还是难以成真,它离我那么的近,近到我难以割舍,你不要怪我,我是真不甘心。”绛霄的目光中有了歉疚之色。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寻易疑惑的看着她。

    绛霄取出一枚玉简,输入一道神念后,递了过去,玉简不是托在掌心,也不是捏在指间,而是紧紧攥在拳头中,当寻易伸手去接时,她把粉拳贴到寻易手掌上才松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