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七十二章 血泪
    绛霄把公孙冲接进来后,低声向他解说此间之事。

    寻易停下手,低头坐在那里一语不发,西阳则如入定般全然不加理会,继续向符文中注入灵力。

    随着绛霄的解说,公孙冲脸上的神情由惊诧转为惊喜,最后变为了踌躇,眼中明显有了无法掩饰的焦躁之意。事情来的太突然了,他城府虽深可还是差点失控,这一刻,他对寻易生出了强烈的不满,以前不管寻易怎么置自己的意见于不顾的瞎折腾,他都没往心里去过,可这次真是烦的不行,以前是处于朝不保夕的状态中,没有万全的道路可选,被寻易和西阳拉着冒险他认头,可现在安定了,正确的道路就摆在那,寻易偏不走,还拖累得自己也走不成,他简直厌烦透了寻易的没出息,这不思进取的家伙根本不知道在绛霞岛上多修炼几十年对自己有多重要,他真是不甘心啊。

    尽管心存不满与不甘,公孙冲还是很快就让自己平静下来了,眼前的局势再明显不过了,这三人又钻进一条裤腿里去了,自己说什么都是没用的,况且就西阳与绛霄的那脸色也让他不敢多说什么,一不留神自己就会成为这两人的撒气筒。

    “这次拖累你了。”寻易羞愧的低声说。

    公孙冲故作轻松的走到他身边,把手按在他肩头道:“又不是第一次,你就别这么客气了,早回去也好,省得日后出什么变故,比起素儿的事来,别的都不算什么。”

    寻易苦笑一下,没说什么。

    公孙冲走到一个符文前,对绛霄道:“正好一人一个,你也别闲着了。”

    他的态度让绛霄颇感欣慰,冰凉的心里总算升起了一丝暖意。

    今非昔比,四人都是结丹修为了,加之有充裕的灵石,启动传送阵比之前可容易的多了,传送阵处于待发状态后,四人默默相望。

    绛霄又开始落泪了,她取出一套罗裙,“这是芯儿送我的,还没穿过,带回去给苏仙子吧。”

    寻易收了罗裙,取出分水珠交给她,道:“这个留给你,我带着没什么用。”

    绛霄断然道:“你带着,万一要用到呢,我们在这里又不会有什么危险。”

    “还是留下吧,这东西在这边用处大。”寻易坚持说。

    “啰嗦什么,收起来!”西阳不耐烦的对寻易吼了一声。

    寻易讪讪的把分水珠收了回去。

    绛霄取出小金猴,令其现出真身,以神念嘱咐一番后又令其变回配饰模样,“你把三阳带去吧。”她把金猴塞给寻易。

    “这可不行。”寻易求助的望向西阳。

    西阳没理他,反倒对公孙冲道:“这猴儿只跟他熟,就让他带着吧,你可别跟他讨要,就算他非要交给你你也不能接,万一你控驭不住这猴儿,让它跑了尚不算什么,伤了你就不好了。”

    公孙冲笑道:“我虽知你这是偏心,可这话说的倒还能让我顺气。”

    寻易不悦的看了西阳一眼,西阳的话也只有他能听懂,心知不能再推脱了,只得收下金猴。

    绛霄见公孙冲挑理了,遂把另一件准备给寻易的宝物给了他,那是宁芯送她的一件逃脱阵器,催动起来能瞬间移形万里,远非西阳那件可逃遁千里的阵器可比。送完宝物,她又把自己和西阳身上的灵石都给了他们,真可称是倾其所有了。

    该给的都给了,该交代的也都交代了,绛霄仍有一句没一句的嘱咐着,借以拖延时刻,见她这样,寻易也不忍就此离去,强作欢笑的陪她聊着。

    西阳始终一言不发,听着二人毫无意义的絮叨,表现出了从未有过的耐心。

    公孙冲偶尔插上一两句,他心情太糟糕了,实在不愿多说话。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时间就这么流逝着,绛霄开始还揪心的怕西阳催寻易他们走,绞尽脑汁的找话题尽量说些有用的话,后来实在没什么可嘱咐的了,只得说些闲话,让她没想到的是西阳一直就那么安安静静的听着,一点不耐烦的意思都没有。

    公孙冲对西阳的表现也颇感奇怪,大家都以为结束这场送别的肯定会是西阳,可看样子他根本没这意思,似乎很愿意这么一直听下去。

    最后还是绛霄受不住这种折磨了,知道这么拖延下去不是办法,悲从中来嘤嘤而泣道:“这传送阵要是出了问题该如何是好,亦或把你们传送到一个凶险所在如何是好?”

    三人知道,在这种心境下若任她胡思乱想下去,多半是要出事的,公孙冲对寻易使了个颜色,走进了传送阵。

    寻易跟了进去,强忍哀伤对绛霄劝慰道:“别忘了我是福大命大之人,不会有事的,几十年一晃眼就过去了,回来后我陪你去找神鹏,不过这一段你得好好修炼,修为太低了我可不敢带你出去乱闯。”

    眼见二人要走了,绛霄哭得珠泪滚滚,就这还不忘拂下屋顶的那几颗夜明珠抛给他们。

    寻易的眼泪也掉下来了,哽咽的对西阳道:“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要替我照顾好她。”

    保持了数个时辰平静的西阳此时发作了,他红着眼吼道:“你他娘的就是个混蛋!”

    公孙冲一直坚信这三个人的关系不会乱,不管寻易和绛霄二人表现的多亲昵,他所能看到的只有无邪,可在这一刻他心里有点犯迷糊了,首先寻易那句话就说的奇怪,以寻易的性情来讲,在这种情况下是不该说出这等不吉之语的,况且这根本就是句废话,西阳的破口大骂就更让他费解了,除非……除非是寻易和绛霄真的发生了什么,他二人的对话才能解释的通,可这根本就不可能。

    没等公孙冲再做多想,寻易一指点在唯一未充满灵力的那个符文上,传送阵立即闪出一阵光芒,二人见到的最后景象是,绛霄哭得瘫软下去,西阳没去扶她,而是浑身发抖的站在那里,两眼大瞪的看着他们,那两只眼血红血红的,眼角有血泪流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