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七十四章 二戏师姐
    飞入空中后,寻易急催玉竹剑,有意考校一下二人的差距,公孙冲在后拼命追赶,可不过片刻就望不见寻易的踪影了。

    寻易兜转回来后很是得意,老气横秋道:“徒儿,你修为虽与为师相当了,但真比较起来还是差得远啊,你以后要勤加修炼,切不可懒惰。”

    看着他那副德行,公孙冲颇感无语,用手点指道:“你可真愁死我了,我就没见过像你这么没心没肺的。”

    寻易哼了一声道:“该愁的我早就愁过了,你当我上次呕血是因为什么?那就是愁的!都愁成那样了再想不开看不破,那不就剩愁死了。”

    公孙冲慨叹一声,道:“寻易啊,我以前一直当咱俩是无话不谈的兄弟,可现在却觉得忽然间就离得好远,不知道你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

    寻易歉然道:“我是有些事瞒了你们,但那真是迫不得已,比如刚说的要去蒲云洲那件事,说出来只能让你们为难,西阳有绛霄,你有素儿师姐,这是你俩的福气,要是你俩都是无牵无挂的,我保证能义气到让你俩后悔认识我。”

    “这么说来,是不是不管以后你有什么危难,都不会跟我俩说?这还是兄弟吗?”

    寻易一本正经道:“让你说对了,我觉得这才是兄弟,做兄弟最重要的就是不让对方为难,你们俩有难,如果不来找我,那是你们俩不拿我当兄弟,因为我是无牵无挂的,等我也有了牵挂,你们依然可以来找我,但别告诉我惹的是什么麻烦,宝物、灵石、丹药、秘籍需要什么尽管开口,我能做到倾囊而助也就心中无愧了。”

    公孙冲摇摇头,道:“你说的这是至交好友而非生死兄弟,这么说不就是想堵我的嘴不让我再提跟你去蒲云洲的事吗。”

    寻易严肃道:“你想多了,凭心而论,你觉得西阳我俩算是生死兄弟吗?他这次肯留在南海,我是从心底感激的,他要死活非跟我去蒲云洲,我真不知该怎么办,他能成全我,你也就别让我为难了。”

    公孙冲沉默了,飞行良久,他才开口道:“有什么需要我帮你做的吗?”

    寻易望着他道:“有,如果你们有成气候的那一天,照顾一下我的师尊和师兄师姐们吧,还有星裳、月裳两姐妹。”

    公孙冲又沉默了,他故意落在寻易身后,寻易几次没话找话的跟他搭讪,他都没开口,二人就这么飞了一夜。

    “西阳为什么骂你是浑蛋?”天色放亮时,公孙冲飞到他身边问,这事越琢磨越觉得里面有蹊跷。

    “情急之下的胡言乱语呗,这小子一急就爱骂人,这你又不是不知道。”寻易眼望前方没敢去看公孙冲,心里却暗自羞愧道,“因为我本来就是。”

    听他如此敷衍,公孙冲心中更加疑惑,却不好再追问了。

    十几天后,在飞临一处大湖时,寻易停了下来,指着湖中的一座小岛道:“要不你先在这儿等我吧,多则三四个月,少则一两个月我就能回来。”

    公孙冲淡淡道:“你怎么那么多背人的事呢。”

    寻易笑道:“并非有事要背着你,是要去的地方多,不想让你跟着来回跑,你听着,我得先回趟师门,然后去找星裳,接下来是去师尊修炼之地拜见师尊,最后还想回趟家乡西林村,这一圈下来可路途可不近呢,况且带着你去这些地方多有不便。”

    公孙冲很想多陪陪他,想了想还是点头道:“好吧,你不用惦记我,多去些日子也无妨。”

    二人落到岛上,寻易帮他在小山上辟出一间洞府,临别前,公孙冲取出十数颗夜明珠及在南海买的一些零碎物品交给他,让他作为礼物送给同门。

    寻易只拿了两颗夜明珠,反倒是把绛霄最后抛来的五颗大珠子给了他三颗。

    告别公孙冲后,寻易催动玉竹剑,径直朝玄方派方向而去。

    飞出没多远,一道神念传入脑中:“西阳骂你是浑蛋可真一点都不错,骗公孙的那些冠冕堂皇的话亏你说的出口。”

    寻易脸上发烧,对怀中“芸豆”传回神念道:“闭关闭关赶快接着闭关,再废话我就把你送去千戒宗换件法宝回来。”

    银铃般的娇笑在他脑中回荡开,“难得,还知道羞臊。这几年可真是吓坏我了,总算可以松口气了,你小子以后给我离大神通修士远点。”

    “你以为我愿意啊?是了,蒲云洲之行还不知会遇到什么事呢,我想这段日子最好是让公孙照看你。”

    镜水仙妃沉默了一会后传回神念道:“我信不过他,不如你把我交给你师尊照看吧。”

    “不行,我信不过你。”寻易当即拒绝。

    “德性!我还能害她不成?”

    “会不会害她放在一边,你本身就是个大祸根,也就我肯不顾死活的带着你罢了,别说让师尊担此风险,就是把你交给公孙我都觉得很不合适,你还挑三拣四的,算了,你还是跟着我吧。”

    过了一会仙妃才道:“做人固然是该守信的,可为了你这几个朋友,为了你师尊,蒲云洲之行能不去吗?”

    寻易没有回答。

    仙妃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亦不复多言。

    三天后,玄方派已经在望了,看着熟悉的景物,寻易心头涌起暖流,虽然已经被师尊偷偷赶出了山门,严格说来他现在已经不是玄方派弟子了,可他对此并不在意,师尊那只是无奈之举,等他能把事情解释清楚时,师尊自然会收回成命,他坚信之一点。

    离玄方派远远的,他就催动了“刺虚”,隐了身形后怀着忐忑的心情朝前飞去。

    说起来寻易这次百抓挠心的非要回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在出在“刺虚”上,如果没有这件宝物,他很可能会安安分分的多在南海呆上些年,西阳如果知道这个,非后悔的吐血不可。

    他之所以要先回师门,主要就是为了测试一下“刺虚”的效用,顺便跟大师姐黄樱见一面,自他上次把师尊拐跑,至今已有十年了,大家肯定都在担心了。

    进入山门后,他小心翼翼的走到几个值守弟子身边,见他们没什么反应,胆子遂大了起来,溜溜达达的围着他们转了几圈,这几人中最高的修为是结丹初期,寻易认识他却不知其姓名,对着他做了几个鬼脸后壮着胆子朝山上走去,这让他想起了当初借助隐形符去天英派找西阳的情景。

    平平安安到了玉华峰上了蕴玉崖,看到师姐们那熟悉的面容时,他的脸上绽开了难以抑制的笑容,心中暖意更浓。

    来到大师姐黄樱的屋前时,他不敢造次,轻轻的叩了两下门后急忙退到一边。

    黄樱闻声而出,见外面空无一人,她不由秀眉微蹙,站在那里半天未动。

    寻易知道她是在以神识查看四周有无异常,遂悄悄的从她身边溜进屋中,擦肩而过时还对她吐了吐舌头。

    黄樱似有察觉,猛地扭头看过来,寻易吓得差点慌了神,幸好黄樱很快又看向另一边,寻易这才安下心来,如果“刺虚”连师姐都瞒不过的话,那他就不用去师尊那里丢人现眼了。

    满腹狐疑的黄樱终于有了发现,那是一枚玉简,它端端正正的摆放在自己刚坐过的蒲团上,刹那间她的后背就冒起了凉气,不过玉华峰的这位大师姐可不是泛泛之辈,在护体神光的暴涨的同时,那枚玉简已到了她的手中,一看之下,不由又是惊喜又是气恼,俏脸上的神情煞是好看,她紧咬银牙发着狠调动神识全力搜索起来。

    寻易坏笑着飘然而去,在两位师伯的洞府前转了两圈后,他眯着眼看了看师祖洞府的方向,最后还是灰溜溜的跑了。

    “刺虚”能有此效果他已经很满意了,在重要的事情还没办之前,他不能自找麻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