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又遭拆台
    这些年来,为了替正天君保守秘密令他失去了许多,尤其是师尊的信任,可他依然无怨无悔的坚持着,这不仅是因为正天君救了他的命,也不仅是因为受了人家许多好处,最让他感动还是临别前正天君那几番细致入微的叮嘱以及分别时那充满慈爱与忧虑的目光。每当回想起那个场景,他心里都会涌起难言的滋味,既有浓浓的感恩之情又有无法帮他脱离苦海的深深愧疚,甚至还有几分亲情在里面,毕竟他那时还小,很容易就会被感动。

    铭刻在心的这份真挚情感并未因岁月的流逝而消减,反而因丹药与离砚不断让他受益而变得愈发浓重,随着见识的增长,与正天君的这份感情又让他产生了几分骄傲之情,能结识化羽后期大修士可不是谁都有这福气的,就冲人家这么看得起自己,自己也决不能失信。也正是因为见识的增长,当真正认识到蒲云洲之行是多么的艰险之后,他动摇了,虽还不至要逃避,但也不自觉的想尽量拖延,这一点在他与西阳重逢时已表现的很明显了,危难的重压终于把这份原本并不怎么厚重的情感打回了原形。

    如果不是苏婉的事让他心灰意冷,蒲云洲之行恐怕要一直拖到他难以承受内心愧疚之时了,不过就算是那样的话也一定不会拖得太久,因为他是那种不能亏心的人,欠债不还的日子他过不安稳。

    其实在破窍进入结丹期后他就一直在承受着良心的谴责,当初正天君可是明明白白的说等他到了结丹期就可去蒲云洲了,人家虽然没说过这事很紧急之类的话,也没流露出要请人救他出法阵的意思,只是让他送点东西过去,可他觉得那些话根本不用人家说,他就该照此去做。因为畏惧,因为那时还没在苏婉面前出丑,也因为当时的确认为开灵窍出现了问题是个现成的借口,他刻意不让自己去想这件事,用“只要最后把东西送过去就是了”这样的话安慰自己,欺心的滋味实难以向外人诉说。

    真正算起来,他故意拖延的日子还真没多少天,把灵眼疏通开后就出了那桩丑事,当时死的心都有哪还顾得上别人,之后就被迫去了南海,虽然一下子就耽搁了十年,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此番回来后他立即紧锣密鼓的为去蒲云洲做准备,直到这时,他的良心才得以安稳下来。

    现在得知正天君在乾坤袋一事上没骗他,更加坚定了他要尽快还债的心念。

    在这件事上,寻易的品性充分显现出来,不管是说他胆怯失义也好,说他自私冷血也罢,他都不会反驳,因为他自责时骂自己的话比这还要狠。可要真是凭心而论的话,能做到他这一步的又能有几人呢,一个结丹期修士独闯蒲云洲,此举几乎等同于舍生取义了。

    十天后,他来到了隐藏在茫茫林海中的那座法阵旁,在那里站了片刻后,他又走开了,一头扎进附近的密林中开始打坐。

    镜水仙妃现出灵体,看到寻易胸脯剧烈起伏着,双手都在轻微颤抖,她的明眸中露出讥嘲的笑意,有心想打趣两句,可话到嘴边又忍住了,悄无声息的收了灵体。

    一个时辰后,寻易再次来到法阵边,他拔下头上的“刺虚”摸了摸,眼望南海方向深深吸了口气,把“刺虚”重又别到头上后,他催动灵力,在身形隐去后打出入阵法决。

    进入法阵后,他屏气凝神不敢稍动,等了一会后才缓缓朝小木屋飘去,尚未到近前,一个婀娜的身影就从木屋中走了出来。

    寻易急忙停了下来,眼中出现了炽热的光芒,这一刻,所有先前经历过的苦难和未来将要面对的一切危险都变得无足轻重了,上天有这份恩赐能让他再见上师尊一面,他知足了。

    苏婉出来后仰面望了望天,眉宇间有明显的忧愁,她悠悠闲闲的款步来到那片果林中,飞身坐到一根树枝上。

    寻易小心翼翼的一点点试探着靠近过去,尚距三四十丈时他就不敢再向前了,虽然跟西阳验证过“刺虚”对魂血有屏蔽作用,可西阳的修为没法跟师尊比,他不能冒这个险,在这个距离上即便不动用神识,仅凭目力也足以洞察秋毫了,经过这么多年的修炼,他身体各项机能早已远超凡人。

    此时苏婉玉手轻扬,把不远处一个熟透的果子以灵力摘取过来,咬了一小口后细细嚼着,两眼望着对面的一棵树,双腿在空中荡啊荡的,淡黄罗裙摆动不息,那样子简直就是个天性得以放纵的少女模样,哪里还有半点修炼了数百年的女修气度。

    寻易忍不住的想笑,却见她扬手把只咬了一口的果子朝对面砸去,面带嗔怪道:“你这是死哪去了?!”

    寻易胸口如遭重击,浑身的血几乎都要凝固了,师尊砸的是谁?这里居然还有别人!无论是师尊的神情还是语气,都显得那么亲近,难道……,寻易的头嗡嗡直响,上一刻还将凝固的血这时又似要沸腾了,尽皆涌上头顶,如鼓的心跳声阵得眼前的景物似乎都在颤动。

    “说呀!”苏婉这时又把一个咬了一口的果子砸过去。

    寻易觉得自己的心被一只大手紧紧抓攥着,感觉不到有多疼,但很酸麻,就像是那颗心被捏得失去了知觉。

    他用力咬着牙,缓缓朝师尊那边绕去,纷乱的头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是清晰的,“一定要看看这混账是个什么德性!”

    飘行至能看到师尊所望之处时,他呆住了。

    “你不是说你福大命大吗?!你倒是给我活着回来呀!”

    随着苏婉的娇叱,一个尚未成熟的果子砸在一处树桠间,寻易明白了,自己要看的那个混账就是他自己,这处树桠正是他每次来吃果子常坐的地方。大悲大喜转瞬间,心头正在激荡时,他忽然看到师尊猛然扭头朝这边望来,大惊之下尚未来得及反应,身子就被一股大力按住,行迹已然败露他不再催动“刺虚”,拼尽全力想挣脱逃遁。

    “易儿真的是你!”苏婉此时已到了他的身边,迅速打出一个法阵把他俩护在其中,带着惊慌的双眼不住向四下巡视。

    感觉身上的力道消失后,寻易直窜而起就要逃,他根本没去看师尊在做什么,一头撞在法阵上后,他还没闹清是怎么回事呢。

    “有人,是个女的,她以神念告知我你在这里,你知道是谁吗?”

    收到师尊的这道神念后,寻易都要气疯了,他还以为是自己心情激荡之下气息不稳导致“刺虚”失效才暴露了行迹,没想到竟是镜水仙妃在暗中捣乱。

    “你给我滚出来!”他立时咆哮起来,气得浑身直哆嗦。

    “是谁?”苏婉不安的问。

    “狼心狗肺的花妖,你给我出来!”寻易跳脚大骂,以此给了师尊答复。

    苏婉猛然醒悟过来,忙道:“易儿,不得无礼。”

    寻易哪里会听,拿出那颗“芸豆”死命的扔了出去。

    苏婉凌空把“芸豆”抓了过去,“易儿!不得放肆!”

    听到师尊的喝斥,寻易不敢再动了,站在那里不住的喘粗气,两眼恶狠狠的盯着前方。

    “苏仙子你可要救我啊。”随着这声娇媚的话语,镜水仙妃曼妙的身影出现在二人面前。

    “我饶不了你!”寻易不等她说完就纵身扑了上去,可立即就被苏婉按了回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