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八十章 克星
    “玄方派六代弟子苏婉拜见前辈。”

    看到师尊对仙妃施礼,寻易对镜水仙妃吼道:“你给我拜见我师尊!”他真是气懵了头了。

    镜水仙妃明眸含笑的看着他道:“给苏仙子施个礼我倒没什么,就怕这么做会让她为难呢。”

    “易儿!”苏婉不悦的喝了一声,然后恭恭敬敬的对仙妃施礼道,“请前辈恕罪,此徒顽劣异常,晚辈有失训教之责,其不敬之罪晚辈愿代受责罚。”

    镜水仙妃示威的看了寻易一眼,然后才道:“苏仙子不必多礼,他对我有救命之恩,相熟日久,倒是早就不拘礼数了,不过呢,你要想教训他我是不会拦着的,此子确实也该教训教训。”

    “是。”苏婉口中答应着,心下却慌了,一时不知该如何做。

    寻易发着狠对镜水仙妃连连点头,用手点指道:“真有你的,我怕了你了,你别让我师尊为难,现在就给我走,否则我发誓一定把你炼成丹药。”

    “我这就走还不成吗。”镜水仙妃忍着笑道,“你呀,对修炼一知半解还那么自以为是,我都说了见上一面不会影响苏仙子的,反倒是让她这么长年静修不是什么好事,你不妨问问苏仙子我说的对不对。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东西,我虽是寿修,可见识又岂是你能比的?”笑骂着给寻易留下个托辞后,她收了身形。

    “哎!你回来!”寻易清醒过来,想到该让她把自己带走才对。

    “真是长本事了,竟敢又在我面前装神弄鬼!”见到仙妃去了,苏婉忍不住低声训斥,这“又”字当然牵连的是寻易用穆蕙给的那隐形符闯她小院的那桩旧案。

    寻易忙跪倒道:“不是弟子胆大妄为,是真的怕扰了您的清修,弟子推测您此际该是到了结婴的关键时候,所以才加了这个小心,只想进来看望一下,不想被这该死的花妖误了事。”

    “住口,你要再敢对前辈不敬,我必当重罚!”

    “是,弟子不敢了。”寻易气的心口都发疼了。

    “起来吧,你隐身的宝物可是前辈所赐?”

    “哼!”寻易哼过之后站起身,勉强换去气哼哼的语调,“不是,是别人给的。”

    “拿来我看,此宝可不寻常,谁给你的?”

    “其实是别人给西阳的,西阳又给了我。”寻易取下“刺虚”双手呈上。

    苏婉查看了一下,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她探查不出此宝有何玄奥,这是意料之中的,凭一个结丹初期修士催动起来就能瞒过自己双眼的宝物其品级又怎会低呢,可叹自己修炼这么多年都未能拥有一件这个品级的宝物,寻易和西阳这才修炼几年啊,这二人的福缘真是羡煞人啊。

    “是谁给西阳的?千万仔细些,此宝的价值虽比不上你的离砚,但相去也不会太远。”她把“刺虚”递还过去。

    “您留着吧,弟子原本就是打算孝敬给您的。”

    “这可不行,西阳舍得把这等宝物送给你,你二人的情义着实让人感叹,我是万万不能受的,告诉我此宝是谁给他的。”

    “西阳是用一套本门秘传阵法换来的。

    “我问你此人是谁!难道又是个不能说的?”苏婉秀眉微挑,跟寻易打交道她可不缺经验了,自然不会再容他轻易把话头岔开了。

    “是一位叫做明本仙尊的化羽修士,师尊啊,这话说起来就长了,不瞒师尊,弟子可是赶了几十万里路来的,您先收了法阵,我去吃个果子,然后慢慢向您禀报。”

    “做梦!不把出阵法决告诉我,你就死在里面吧!混账东西,你可真做得出,提起来我就恨牙根发痒,这次绝不饶你!”苏婉越说越气,秀眉都要竖起来了。

    寻易低下头道:“您别动气,弟子也是一片好心,我回头就把大师姐骗进来陪您”

    “你!”苏婉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美目圆睁的瞪着他。

    “您要忍心就困死我吧,反正我是不会说的。”寻易小声嘀咕了一句,然后鼻观口,口观心,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我怎么收了你这么个弟子。”苏婉脸上的怒容慢慢散去,愁苦的转过头不再看他。

    寻易把头垂得更低了,可怜兮兮道:“您都把我赶出门墙了,弟子的命够苦的了,这些年在外面如同孤魂野鬼,饱受欺凌不说,还时常遭人追杀,每天都是命悬一线,都数不清被打得呕了多少血了。”

    苏婉闻言心中酸楚,眼圈立时就红了,小散仙的日子不用寻易说她也是知道的。

    心慈面软的苏婉对上以装可怜见长的寻易那就是遇到了克星,局势只能是一边倒。

    寻易这时把头都要垂到地上了,“弟子就这么个报恩的机会,您就成全我吧,要是放您出去,您不向师祖禀报这处灵脉心中肯定是难安的,可这里的这么多灵草怎么办?仙妃可没把灵草送给我,再说,我早就不是玄方派弟子了,我的福缘没必要分给玄方派的人,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呢。”

    苏婉被说得一愣,她当然懂得寻易把她关在这里的良苦用心,寻易所言也正是她为之纠结的,所以刚刚才没过份逼迫索要法决,她可是从没往寻易已经不是玄方派弟子这方面去想的,听他这么一说所有的纠结都可释然了,虽然把他赶出师门是笔糊涂账,可这的确是实情。

    “你说的有道理,是我犯糊涂了,唉,此事先这样吧。”苏婉心中的愁云依然未散尽,她还是不知回去之后该如何解释修为的暴增,实话实说肯定是不行的,可这事她不想向寻易讨主意。

    寻易的头终于抬起来了,脸上却还是那副可怜相,“那您放我去吃个果子吧,我真的是又饿又渴。”

    苏婉没说话,片刻间就取来两个果子扔给了他。

    “道理都说清楚了,您怎么还困着弟子呢?师尊……”

    苏婉哼了一声道:“我还有话问你,等问完了自会放了你。”

    “这不是把弟子当贼防了吗?”

    “你比贼还可恨!把我一关就是十多年,我关你一会你还委屈了?!”

    “不委屈不委屈,可是……师尊,我把您关在大法阵里,您把我关在小法阵里,这成什么事啊?没得让那花妖笑话,我不跑就是了,您放我出来吧。”

    苏婉何尝不知二人此刻的状态荒唐可笑,她叹了口气道:“你让我不得不防,跟我说说你这些年去哪了,十三年了,我还以为你……。”

    寻易灿然一笑道:“您放心,我福大命大,死不了。”

    苏婉听到“福大命大”四个字,哀伤的目光立刻就慌乱起来,紧张的问道:“你……你是在何时进来的?”

    寻易咧嘴道:“脚还没落地呢就被您按住了,怎么了?”

    虽然看到寻易连眼都没眨就回答了,可苏婉还是不敢信他的话,自己在树上那副样子要是被他看去了,可真是丢死人了,这事是没法追究的,她只能自叹倒霉,越是想在这个弟子面前保持师道尊严越是不能如愿。

    “没什么,只是随便问问,我问什么你就老老实实答什么,别让我每句话都得问上三五遍才行,说,你这些年去哪了?”

    “是。”寻易规规矩矩的站好,眨着眼认认真真的答:“去南海了。”

    苏婉真是被气乐了,强忍着才没让嘴角的笑容绽开,一腔哀伤之情霎时散得无影无踪,面对这样一个货色她真是想正经也正经不起来,遂咬着银牙当即点出一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