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婉拒
    寻易身子飞出,重重撞在法阵上,然后弹落在地上,这一指说轻不轻,说重也不很重,可也把他震得五脏翻腾。

    “您倒是问清楚了再动手啊,我就是去南海了!”他爬起来后急向后退,可这法阵不过方圆十几丈,又能退到哪去呢。

    苏婉慢悠悠的绕着法阵朝他走过去,口中道:“上次编瞎话,把东海和北海都用过了,这次给我换成南海了,你是见识太少呀还是编个谎话都想偷懒?至少也该换成晴云洲、雀方洲才像样些吧。”

    看到她的手又抬了起来,寻易急声道:“您容我再说两句,就说两句。”话音未了他就催动了“刺虚”,刚才挨的那一下真让他怕了。

    苏婉只当他是心虚,心下好笑,不紧不慢道:“我知道你编瞎话的功力深厚,我又没那么多见识,所以就不听你编排好的故事了,我虽对南海之事所知不多,但却听闻过那里盛产夜明珠,想来你不会不带一两颗回来吧?就算拿不出夜明珠,你也得给我拿出一两样……”她说到这里眼睛开始发直了,盯着飘到眼前一颗鸽卵大小的夜明珠,张着小嘴一个字也说不出了。

    寻易现出身形,一脸委屈道:“又怀疑我骗您,上次不是都说过了嘛,对您我只有迫不得已的瞒,何曾有过骗?去南海这么离奇的事您不信我不怪您,可容我多说两句总行吧?这哪是一句两句就能说清的?上来就打,还打得那么重,弟子这是有多冤枉。”

    苏婉慌了,抓过那颗夜明珠看了看,艰难道:“你真去了南海?”

    寻易又抛给她一个拳头大小的夜明珠,道:“我是想慢慢跟您说的,怕一下就把这些东西全拿出来害得您心慌。”

    看到这么大的夜明珠,苏婉何止是心慌,那颗心简直都要从胸膛中跳出来了。

    一手托着一颗夜明珠,她的那张俏脸越来越红,走入法阵后,满脸歉疚的看着寻易道:“易儿,我……委屈你了。”

    寻易看到师尊这副样子心旌不由为之动摇,忙强定心神咧嘴笑道:“怪不得您,这事换谁都不会信,这颗小的您留着吧,这颗大的容易招灾引祸,给您也没什么用,我就不跟您客气了,我还有比这更好的东西孝敬您呢。”

    苏婉把两颗珠子都递还给他,意态坚决道:“不管什么我都不会要了,已经受了你那么多好处,我这师尊做的早无半分脸面,你再别想着送我什么东西了。”说到这里她轻咬了下樱唇,继续道,“方才是我的不是,此刻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以后……不会再随意猜疑你了。”

    寻易肃容道:“您这么说弟子如何承受的起?您又没把我怎样,比这重的多的暴打我不知挨了多少,早就炼成钢筋铁骨了,您这一下跟挠痒痒差不多。”

    苏婉闻言心下惨然,眼圈一红忙转过身,哀声道:“当初真不该收你入门,如今看来,这一念慈悲反倒是害了你。”

    寻易意识到自己把戏演得过火了,忙道:“又说这个,其实我……嘿嘿……并没受什么苦,只是平时装可怜装惯了,有些话顺嘴就说出来了,我在这可先承认了,一会细说这些年经历时,您可不能再跟我算这笔账。”

    苏婉轻叹道:“受苦受难之事你肯定是避而不谈的,你就是不说我也能想象的到,今后你就在这里修炼吧,不许再跑了。”

    “您看,刚说不再疑我,这转眼就又猜疑上了吧,那我再说件您肯定不会相信的,我这些年一直在勤修苦练,一点也没偷懒,您说您信吗?”

    “自然是不信。”苏婉说着伸指点在他额间,一查之下明眸又瞪大了,惊骇道,“金丹竟能如此之大?”

    “不勤修能有此成果吗?信了吧?”寻易向后退了退,生怕她查出金丹有异样。

    “这可不是单靠勤修就行的。”苏婉怔怔的看着他。

    逗引她显露各样风情是寻易最大的乐事,为此不惜像刚才那样自讨打骂,虽然因上次出丑之事让他不敢表现的太露痕迹,可他的经历太过离奇,还是轻而易举的就能达到这个龌龊的目的,尽管把每次见面都弄得跟个浅薄的献宝大会似的,但因所献宝物价值实在太高,以至于令人根本无暇去理会这份浅薄了。

    飘飘然近乎得意忘形的寻易如果有条尾巴的话,此刻一定是翘上天了。

    “别的原因或许有,但最主要的还是弟子这些年的勤修苦练,不说这个了,别的东西您不要也就罢了,有样东西您是一定要收的,因为是西阳的道侣孝敬您的。”

    “是个什么东西。”如同十多年前的那次见面一样,苏婉再次被接连不断的震惊弄得有点发懵,无法跟上他的节奏了。

    因为绛霄送的是裙子,所以寻易不敢用手去触碰,以灵力把它悬于空中。

    这裙子所绘图案与绛霄那条类似,裙子下摆是一片茵茵绿草,小蚂蚱换成了一只小猫,那小猫看样子只几个月大,通体是浅黄色的绒毛,正蜷着身子在草地上甜睡,就像个蓬松的棉团般看着就让人心痒痒的忍不住想摸一下。

    “如此妙笔可算难得了。”苏婉的注意力被吸引过来,看着小猫嘴角露出了微笑。

    “您仔细看。”悬着的裙子微微抖动了一下,上面的绿草如被轻风拂过,轻轻摇曳起来,那只甜睡的小猫似被惊醒,张开睡眼茫然而顾,当裙子的抖动停止后,它又倒头睡去。

    “还会动的?!”苏婉眼中蕴满了惊诧与笑意。

    “应该不止如此。”因为礼物是送给师尊的,且又是衣物,寻易之前没敢拿出来看。

    在灵力催动下裙子再次摆动起来,幅度比先前大了许多,那只小猫爬了起来,然后开始欢快的向前跑动,不时左扑一下右扑一下,偶尔还会失足摔倒跟个小毛球似的翻滚出去,各样憨态可爱至极。

    苏婉看得掩嘴而笑。

    展示一番后,寻易把裙子移到她的面前。

    苏婉接过来后当即查看起来,过了半晌才道:“虽极奇巧,但却有失正道,深究无益,只合消遣之用。回头你代我谢过人家,这裙子你就留着吧,待日后可送给适合之人,为师这等年纪可是穿它不得的。”

    寻易闻言呆了一下,随即笑道:“您既不喜那就便宜我了。”他说着若无其事的把裙子收了起来,苏婉的话他当然能听懂,因有蒲云洲之行的重压,他也不去顾虑那些长远的事了,所以尚能从容处之。

    苏婉倒跟做贼心虚似的有些过意不去,毕竟刚让他受了不小的委屈,遂欲盖弥彰的又接了一句:“要是让你的那些师姐们见到我穿这样的裙子,还不笑死她们。”

    “是是是,这东西也只能在没人的时候穿,否则说不定还会引来麻烦呢,我也是糊涂,当初要是想到这一层就不接过来了,绛霄必定是极喜爱这裙子的。”

    “绛霄就是西阳的那位道侣吧,他金丹都还未结出,这道侣结的可是有些早了。”

    “姻缘是缘,既是缘就说不得了,不过他二人还未正式结为道侣,反正也差不多了,我觉得这么说顺口就提前这么称呼了。”

    苏婉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取出五个小瓶道:“催婴丹是早就该给你的,另四种丹药是我用这里的灵草给你炼制的,分别是定晶丹、开蕴丹,玄纳丹、封乙丹,这五颗丹药的价值我想你该清楚,不许拿去送人,记下了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