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八十二章 珊鲵内丹
    “知道知道,记下了记下了。”寻易连连点头。

    苏婉皱眉道:“我怎么觉得你并不知道呢,是不是没怎么研习我授你的炼丹之术?”

    “研习了,都了然于胸了,连遁形诀都练到第四层了,不信您看。”他说着就要展示。

    苏婉道:“别打岔,我问的是炼丹术,既然你都了然于胸了,那我就考考你。”

    寻易眨着眼道:“还说我打岔呢,您还听不听我去南海之事了?”

    苏婉的美目中闪出戏弄之意,道:“那个说起来话太长,考完你之后再说不迟。”

    寻易一脸郁闷的呼了口气,可随即又绽开灿烂的笑容,“您把我赶出师门了,所以您现在已经不能算是我的师尊了对吧?”

    “你以为这样就能赖过去?”苏婉不齿的看着他。

    寻易扬了下眉毛,挑衅道:“我才不是想赖呢,既然不是师徒了,那我就不用客气了,在您考我之前我得先称称您的斤两,看看您够不够资格考问我。”

    苏婉淡淡一笑,道:“真是放肆,限于炼丹辩草,随你问吧,过后你要答不上我的考问,你可仔细你的皮。”

    “您要答不上我的考问呢?”寻易神色颇显张狂。

    苏婉心虚了,意识到自己刚才那话说得太大了,面前这小子可不比别的弟子,她咬了下樱唇,俏脸微红道:“那些绝迹不知多少年的药材不能算,上古丹方、丹药也不能算。”

    寻易皱了下眉,想了想道:“好!您听仔细了,我说一个丹方,您告诉我所炼为何药,君取……”

    “停下!你先别说!”猛然醒悟的苏婉不禁又失态了,她两眼闪着兴奋的光芒,用手指着寻易用颇带几分得意的语气道:“差点又上你的当,南海那边的不能算,只限咱们这里的。”

    寻易哈哈笑道:“干脆只限您教过的好了,我没法考了,算了算了。”

    虽然气氛又不太对了,可苏婉也顾不得了,欢喜的看着他问:“你得了几样丹方?可仔细学了他们那边的炼丹之法了吗?”

    寻易一本正经道:“丹方有一千三百多种吧,论起炼丹之法虽不敢说独步南海可我觉得也差不太多。”

    “呸!”一声啐出,苏婉立觉不对,忙避开他的目光,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和下来道,“把你所知的都说来听听吧。”

    这一声“呸!”差点令寻易魂消,稳住神后,他拿出一枚玉简,拓印了几段凌香向他传授炼丹术的记忆。

    等苏婉看过了,他解释道:“此女乃南海炼丹名门的弟子,我于她有活命之恩,所以她把所学倾囊而受,我虽没学会什么,但却把该问的都问了个仔细,尽皆强记下来了。”

    “好!太好了!易儿,这对为师而言可是比什么宝物都要强百倍的,快细细说来!”她又失态了,那神情跟个等着大人给糖吃的小女孩似的。

    这次是寻易避开了目光,“让我全说出来也不难,但您得答应我几件事。”

    “别闹了,快点说吧。”苏婉就差求他了。

    “您总得先把我放出去吧?”寻易苦着脸说。

    “不行。”苏婉答得很干脆。

    “不放就不放,那您把炼制固灵丹所缺的一味药材告诉我。”

    “这也不行,我答应过你,等结婴之后就去帮你采来,固灵丹的事你不必担心。”

    “您告诉我吧,有花仙帮忙,或许轻而易举就能找到呢。”

    苏婉坚持道:“不用,这事我有把握能帮你做到。”

    “可是我想让您在此多修炼些年,就算不到元婴后期也得到元婴中期,那就来不及救狐仙了。”

    苏婉摇头道:“到了元婴期后,单靠苦修就不行了,必须要有所悟修为才可提升,不出去走走哪行呢。”

    “哦……”寻易听到这里不放心了,“那……那您回头让师祖陪您去吧,反正师祖也是需要出去走走的,不是我这做弟子的不敬,可就您这心性,让您独自出去实在没法让人放心。”

    “去!刚在外面见了点世面就不知天高地厚了,你还知道自己姓什么吗?咱俩到底谁是师尊谁是弟子?我先前在外历练时你还不知在何处轮回呢。”苏婉脸上有点挂不住了。

    寻易不服气的小声嘀咕道:“嘁,您有灵宝吗?您去过南海吗?您见过几位大神通?”

    “你本事大!干脆我叫你师尊得了!”苏婉又羞又气,她是最不擅与人口角的,也就是寻易是她的弟子她才忍不住要还句嘴,换做别人,她肯定已经扭头走了。

    见她急了,寻易忙故作惶恐道:“师尊息怒,请您念在弟子的胡言乱语皆出自赤诚之心,不要跟弟子计较。”

    苏婉当然不会真生他的气,可脸面上实在是过不去,遂转过头不去看他。

    寻易因有所倚恃倒也不怎么怕,以灵力托了一颗淡灰色的内丹送到她面前,恭恭敬敬道:“弟子当然知道自己这点本事难及您的万一,只是福缘略深厚些罢了,但凡遇到点什么事还不是得向您请教?您心里该是清楚的,弟子是绝无丝毫轻慢之意的,所忧虑者只是您纯善的心地,恐遭小人算计了,您消消气,帮弟子看看这颗内丹,弟子很是拿不准。”

    这番话说的很妥帖,最主要的还是诚挚,苏婉借着这个台阶也就下了,伸手接过那颗内丹细细辨识起来,很快俏脸上就又晕开了红润,因为她认不出这是颗什么内丹,寻易给的这个台阶反倒成了一个坑,让她觉得更下不来台了。要说认不出来自南海的内丹也不算什么,可在这个情景下就显得有些难堪了。

    正当她想硬着头皮要坦承认不出时,寻易又把一颗同样是淡灰色的内丹送到她面前,看着弟子那满怀期待的目光,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因为不用细辩,只凭这颗内丹的外观和散发出的陌生气息她就知道肯定是认不出的,老天为何要让自己如此丢人啊,这让她以后还怎么面对这个弟子?

    她都不知自己是怎么把第二颗内丹拿到手中的,面红心跳的只略作查探就放弃了,她要受不了了,紧咬着樱唇极力克制着扔下内丹逃跑的念头,虽然那不是一个师尊该做的事,可她忍不住的只想那么做,然后就再也不见这个弟子了。

    寻易猜测不到她此时的心态,他关心的是另一件事,见师尊这副模样,他误会了,大为兴奋道:“果然是珊鲵的内丹?”

    珊鲵!这两个字如同一道闪电在苏婉脑中划过,霎时照亮了一处尘封的记忆,她急忙凝神细辩,确认这正是珊鲵的内丹时,她差点哭出来,在这份激动中,也分不清是解脱难堪所占多些还是惊见珍稀内丹所占多些。

    “是的!是珊鲵的内丹!你如何得来的?”她的双眸闪动着异彩,全然顾不得师尊的形象了。

    寻易高兴得也没个弟子的样子了,眉飞色舞道:“福气真是福气!南海有家千丹阁,在炼丹上是最有名气的,我本就是想碰碰运气,没报什么希望,因为两地对内丹的称呼都不同,买起来很费劲,我把珊鲵内丹的图样给店家看了,他一下拿来七八种,我判别了半天觉得这两颗最像,所以就买下了,嘿嘿,看来师尊您的福气也不小,真有一颗是对的。”

    珊鲵内丹是炼制元乳液的主药,而元乳液是滋补元婴的极品之宝,苏婉自然知道他说自己福气不小的含义,珊鲵在南靖洲早已绝迹,玄方派所藏古籍中虽对其有详细记载,但没人会多做留意,这就是她一时不能辨认出来的原因,她当初给寻易制作那个玉简时可谓是倾其所知的,除了像固灵丹那类不可外传的丹方外,余者尽录其中了。谁都不会留意的东西寻易却把它记在心头,这让苏婉思之心乱,这桩尴尬事变得越来越难处置了,不管多愁也只能暂且不管了,她有更关切的问题要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