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八十四章 难言之隐
    只会和和气气跟人打交道的苏婉在震怒之后心里变得一片慌乱,看到寻易这样子更加急了,厉声道:“你要不想让我生气就留在这里好好修炼,否则你以后再也不要来见我!”

    寻易静静的趴在那里,他多想把临别的这最后一刻拖到永远啊。

    他能猜出镜水仙妃出来捣乱的目的,她是想借师尊之力阻止自己的蒲云洲之行,因为这关系到她的安危,寻易能理解也能体谅,加之她这么突然一捣乱,完全遮掩了师徒相见时本该存在的那份尴尬,让自己得以和师尊谈笑多时,所以寻易很快就原谅了仙妃,还暗存感激。

    可那份让他难以承受的尴尬毕竟只是被一时遮掩了而已,把各样离奇的话题说完后它就会如同融雪下的石头一样重又显现出来,寻易不能等到那时再走,从一开始他就在盘算该怎样脱身,不知老天是太喜欢他了还是有意戏耍,早早的就给出了机会,他很想多拖延一会,但又怕自己会意志不坚的重蹈覆辙,终于下定决心后,他缓缓的直起身。

    此刻的寻易在苏婉看来更加的陌生了,她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心痛的质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你为什么要这样!”她当然知道寻易这是在借题发挥,自己先前说的那些话并无不妥之处,因此这质问是包含了委屈的,在平常的时候,她可以从从容容的做一个和善而不失威严的师尊,方寸大乱之下所剩的就只有本真面目了。

    寻易嘴角有了一丝苦笑,“弟子并非是在跟您犯浑使性,只因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心下十分难过,所以才形于颜色。”

    “你……你做了什么决定?”苏婉心下更慌了,努力让明眸中露出凌厉之色,这是警告,她很怕寻易说出牵涉私情的话。

    寻易沉声道:“其实此事在弟子心中悬了很久了,初遇仙妃时,她就许诺待修为恢复后可带我去她们花仙所占据的秘界修炼,那里不但灵气充足更有服用不尽的灵液琼浆,余者诸般好处就不一一细说了,弟子闻之心动不已,却因那地方去了就很难再回来而踌躇难决,前不久,仙妃因修为恢复的差不多了,跟我又提起此事,且说这机会只有一次,我若不随她去,她就自己回去了,弟子这些日子纠结得肠子都要拧成一团了,唉,您方才的话倒让我可以做出抉择了,要投名师何用去寻,仙妃不就是摆在眼前的名师吗,弟子不孝,为自身前途计只得随她去了,以后恐不能在您身边侍奉了。”说到这里他眼中有了泪光,又叩下头去。

    事情弄清楚了,寻易也没说出不该说的话,苏婉心头的愤怒与忐忑尽皆散去,可慌乱之感依旧甚至是更强烈了。

    “果有此事吗?”她向前走了两步,见到寻易满脸哀伤的点了下头,她心慌意乱道,“花仙秘境我是听闻过的,可连你师祖都认为那是飘渺之谈,不行,这事我一定得亲自向仙妃问清楚才行,易儿,你……你真的决定要去吗?”

    寻易垂下头,拿出一枚玉简输入一份地图后,把它送到苏婉面前,“这是联络狐仙的地点和方法,救恩人之事弟子就拜托师尊了。”

    苏婉接了玉简,咬着樱唇努力平息着激荡的心情,过了一会才道:“易儿,此事不可着急,一定要等为师帮你问仔细了才行。”

    寻易抬起头,用诚挚的目光看着她道:“师尊,您不用为此费心了,秘界之事仙妃是不便泄露太多了,不论她是闭口不答还是随口敷衍,您都是一点办法没有的,这种动心机的事您比不过弟子,况且仙妃肯带弟子去是出于报恩之心,不该多疑的。”

    苏婉的确不知道该怎么从仙妃口中问出实情,听寻易这么一说心中更急了,“可……可我哪能让你就这么跟她去呢,我是你的师尊,这事……”说到这里,她那慌乱的目光渐渐闪动出坚定的光芒,吩咐道,“你把仙妃请出来吧,该问的我一定要问。”

    寻易探手入怀,把那粒不知何时已回到怀中的“芸豆”取了出来,送入神念后,镜水仙妃立刻现出了灵体。

    寻易平静的看着她道:“我师尊有话要问你,你如实……”他刚说到这里,只觉头一晕就倒了下去。

    镜水仙妃看了一眼出手的苏婉,没说什么,绝世花颜上无喜无嗔,无上的修为使其法相自然流显现出令人不敢仰视的圣洁与威严。

    苏婉忙上前见礼,口中道:“晚辈贸然在前辈面前出手,实因有……”

    镜水仙妃用淡淡的语气打断道:“不用解释了,我本不该偷听你们谈话,但因此事与我有莫大关系所以不得不听,有关秘界的事你不用问了,也不要找别人去打听,否则必招大祸,寻易是不该跟你说的。”

    苏婉口中发苦,惶恐道:“小徒年幼无知,望前辈勿罪。”

    仙妃笑了笑道:“这你大可不必担心,不瞒你说,我还真是喜欢你这个弟子,就算没有救命之恩,冲他这份有趣我也不会难为他。”

    “能得前辈厚爱是他的福气,小徒虽顽皮但心地极其良善,以后若有胡闹过头之处,望前辈千万宽容些。”

    “他不会那么不知分寸的。”镜水仙妃语气中有了不耐烦之意。

    苏婉垂下头紧咬樱唇,秘界的事不让问,嘱托人家又觉厌烦了,她此刻又是惶恐又是不甘,情急之下竟跪了下去,眼望仙妃哀声道:“晚辈自知无理,但事关小徒安危,我这为人师尊的不能不尽责,恳求前辈把秘界之事透露一二,晚辈立誓绝不对外人讲说一句。”

    “糊涂。”仙妃垂眼看着她,“难怪易儿不放心你独自出去游历。”

    苏婉也顾不上羞惭了,只是跪在那里用乞求的目光望着仙妃。

    “起来吧,不该说的你就是跪死在这里我也不会说,不过我却有些该说的话想对你讲。”见她还跪在那里不肯动,仙妃瞟了一眼昏迷的寻易,“易儿一直以诚待我,我不能让他的师尊就这么跪在我面前,你要还明白点事理的话就别做这些没用的蠢事了。”

    苏婉胆怯的目光中闪动着固执的坚毅,她轻轻摇了摇头道:“晚辈拙于言辞,难以表述内心的诚挚,唯有以这样蠢笨之举求您垂怜,我亏欠这个弟子太多了,纵惹前辈不悦也是要为他尽这份心的。”

    镜水仙妃微微一笑,道:“你这样的人怎么会收下易儿这样的弟子呢,看来冥冥之中真是有天意的,起来吧,实话告诉你,他根本就不是要跟我去什么秘界,秘界之事永不要再提了。”

    “他是在骗我?”苏婉站起身又气又恨的看了一眼寻易。

    “并不全是。”

    听了仙妃这话,苏婉用不解的目光看着她。

    仙妃好整以暇的打量着她,并没有解释的意思。

    苏婉只得问道:“不知前辈这话是何意?”

    “告诉你可以,但你不许拿这话去问他。”镜水仙妃说着,指了下寻易。

    苏婉没有选择,唯有点头道:“谨遵前辈吩咐。”

    镜水仙妃看着一脸甜睡相的寻易出了会神,然后才道:“你先告诉我他为何要隐身来见你。”

    “这……”苏婉俏脸微红,垂下头小声道:“先前我二人发生过一次误会,他或许是为那事而心中生愧,所以才不愿与我见面的吧。”

    “什么样的误会?”仙妃饶有兴致的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