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为财死
    逃到第十日,寻易遇到了第一次拦截。

    镜水仙妃告诉他,前方有三个结丹初期修士一字排开,或据山头或隐山林,彼此间隔两百里左右在不停的用神识搜索,明显一副守株待兔的样子。

    寻易施展开遁形决,小心翼翼的从三人中间穿了过去,相比刺虚,遁形决在消耗方面要小很多,对付三个同级修士用遁形决就足够了。

    脱离了三人的神识覆盖范围后,他松了口气道:“被你言中了,这麻烦来的可真快,不过这三个蠢货倒可做现成的疑兵,有他们在此守着,别人就不会朝这边追了。”

    仙妃不失时机的打击道:“就算他们能误导一些追兵也无大用,前面堵截的那些人足够你受的了。”

    寻易抬头观了一下星位,心中暗叹一声,要走到蒲云洲边界恐怕最少也得个三五年,苦日子才刚刚开始。

    “连累你跟着受辛劳了,如果真遇到难缠的对手,你就提前杀了我然后独自逃命吧,不能让他们搜我的魂,否则连师门都要受牵连了。”

    仙妃不敢让他有自暴自弃的念头,反而劝慰道:“千戒宗虽能搬动些同道来围捕咱们,但你终究没做什么恶事,大家围捕起来也不会怎么上心的,我想不过是在山门周边布防罢了,别的我不敢夸口,要论山川地理却是了然于胸的,咱们尽量避开那些名门大派就是了。”

    寻易觉得仙妃所言很有道理,遂依其指点的路径疾驰而去,他如今可没了自暴自弃的念头,见过苏婉后他的内心变得异常的平和,唯一困扰的他的是对道途的迷茫,无论是鸿广仙尊有关天道只“生死”的无情论调,还是前些天谈及双修时仙妃所描述的整个修界混乱无序的状态,都令他对成仙得道感到无望且无趣,如果大道就是断绝一切欲望,那他宁愿不去追求,可这是修炼的终极目标啊,不追求成仙得道那还能追求什么呢。

    这种失去目标的迷茫让他无所适从,找不到了活着的意义,这些天来他一直在思考,可这种思考带给他的只有折磨与恐惧,就如同是置身于一片茫茫而无边际的迷雾之中,天上地下尽皆是虚无,看不见山,看不见水,连一棵树一棵草都看不到,越是睁大眼睛寻找越是觉得恐惧。

    有了镜水仙妃的帮忙,寻易的逃亡之旅倒是无惊无险,劳烦却是少不了的,就算是在平时,像这样匆匆赶路沿途也会偶尔遇到些人的,那时大可呼啸而过,此时少不得要提前隐匿起来了,一天躲上三五回就算少的了。

    一个月后,仙妃指引他向西北而行,为的是远远避开涸封派,因为其门中是有大神通修士的,出于谨慎,仙妃也不再以神识探路了。

    逃亡以来的第一次交手就在此时发生了。

    在刚飞过一条大河时,寻易只觉眼前一花,面前突然多出了一个人影,看样子是这人早就发现了他,特意隐匿了身形在此等着他撞上来。

    寻易虽惊而不慌,他停住身形盯着这个看不出修为的人道:“不知前辈拦住在下去路有何见教。”

    那看起来四五十岁的中年道士微微一笑道:“不想你这小东西竟能逃到这里来,本事也算不小了,别装了,千戒宗已布下天罗地网围捕你,你还能逃到哪去?乖乖束手就擒吧,免得自讨苦吃。”

    寻易恳求道:“看前辈装束非千戒宗之人,何必要趟这浑水?晚辈并未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只是有些事无法解释清楚罢了,望前辈能高抬贵手,大恩大德必当厚报。”

    那人的笑容中有了嘲讽之意,“你的回报还能超过千戒宗开出的一百块元婴石外加一粒浑封丹吗?就算你能拿出比这更诱人的东西也没人敢要,放了你可就是直接开罪千戒宗了,小子,你认命吧,听说你身上颇有几件不错的宝物,乖乖交出来我保证不难为你,要是敢损坏了,你可就有苦头吃了。”

    寻易看出此人是个胆小且贪财之人,跟这种人费口舌没有丝毫用处,他随意朝边上弹出一指,灵力激荡处闪过一阵暗淡的黑色光芒。

    那人洋洋自得道:“不错,你已身陷阵中了,难道还非要让我动手吗?”海宁子的弟子可没跟外人说寻易是破了师尊的法阵逃走的,被一个结丹初期修士破了元婴期修士的法阵,这脸千戒宗可丢不起。

    寻易要想借助阵器逃走自然是毫不费力,可他舍不得浪费掉仅剩的那一次,所以催动了刺虚,同时对仙妃传出神念:“助我。”

    看到寻易身形消失不见,那人不怒反喜,凭他这份元婴初期的修为都无法查看到对方的存在,那这件隐身的宝贝有多珍奇就可想而知了,今天真是造化临头了!

    狂喜之下他顾不得多想,一步跨入阵中,两手连连虚按,一共就不足方圆十丈的这么点空间,谅对方也无处可逃。

    寻易没想到这人竟蠢到自己入阵的地步,真是利令智昏啊,这下把握更大了。

    “咄!”随着一声荡人心魂的娇叱,那人身子一僵,望着眼前那张美得令人窒息的花颜怔怔的呆住了。

    一道乌光闪过,离砚轻而易举的穿过已经涣散的护体神光,把这位贪心而愚蠢的大修士从头到脚一劈为二,腹中刚成形的元婴亦分作两片。

    寻易这次没有丝毫手软,因为他身后已无路可退了。不等两片尸身栽落,他就打出一道真火把其彻底化去,那只坠落的乾坤袋在他的灵力挥送下落入了波涛滚滚的大河中。

    干净利落的做完这一切后,他头也不回的继续朝北而去,两眼中的凶戾之光在飞出好远后才慢慢散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