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九十九章 祸事降至
    说到下一步的事,寻易满心的喜悦消散了大半。

    是啊,小猴子虽有令元婴中期修士忌惮的本事,可毕竟没真的与拂云子分出个胜负,还不能肯定他能打赢元婴中期修士,就算能打赢也只是稍有补益而已,催云子可是有元婴后期修为的,那些与他交情不错的师兄弟想来修为大致也是如此,如果被他们找到了,小猴子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

    现在让他头疼的已不止是来自千戒宗的威胁了,想想这一段被人尾随追踪的日子他就有种说不出的恐慌,这还只是一个真行派结丹中期弟子造成的,现在可好,人被自己杀了,把整个真行派都得罪了。

    镜水仙妃担心的是另一件事,她郑重告诫道:“此番你能不能活命大半要依赖这小猴子了,不要因为是绛霄的宝物就吝于使用,关键时刻甚至要不惜舍之保命,丝毫不能迟疑,你要想明白,如果你死了,小猴子即便安然无恙也回不到绛霄手中了。”道理简单到没法再简单,仙妃却觉得很有必要着重说一下,因为她太了解寻易的为人了。

    寻易“嗯”了一声,转而问起真行派的事。

    出于自保的原因,仙妃对善于追踪的门派都很熟悉,有关真行派的简单情况先前已经对寻易讲过了,这个门派历史悠久,最初默默无闻,万余年前其门下的一个弟子因机缘得到了一窝灵蜂,此后这个门派就以追踪之术扬名了,仗着灵蜂的天赋神通,他们竟以此做起了买卖,专门帮人做些追踪的事,这买卖虽一本万利却少不得要与人结怨,后来终于惹到了厉害对头,整个门派险些被夷平,之后他们就谨慎起来了,不敢再随意接生意,即便接,价格也是高得吓人,渐渐的,真行派由名噪一时变成了飘忽世外,在后辈人眼中,它已经成为一个神秘诡异的门派,提到这个名字总让人心里发毛,忍不住要回头看看。

    寻易先前对他们的灵蜂很感兴趣,向仙妃问的都是这方面的问题,现在他更关心的是这个门派实力如何了。

    对此仙妃也给不出确切的回答,她沉吟道:“除了早已仙隐的一个外,没听说真行派出过大神通修士,可元婴修士估计不会少,毕竟他们财力雄厚,拿灵石堆也能把修为堆出来。”

    寻易故作无所谓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是他们先惹到咱们头上,那就怪不得咱们了,我还真不信他们能找到咱们。”人是仙妃力主要杀的,话也只能这么说了。

    仙妃不以为然道:“这些人追踪的本事远比你想的要厉害,这些灵蜂邪门的紧,据传不管隔了多远,灵蜂一死,蜂王就能感应到,说不准真行派的人正朝这边赶呢。”

    寻易吓得心头一颤,急声道:“你怎么不早说?!”

    仙妃没好气道:“就像我早说了你能飞得更快似的。”

    寻易大感泄气,他的确只能飞这么快了,“那你也让我早点有个准备啊,你估计他们多久能到这里?”

    “从真行派赶过来怎么也要十几天,这是元婴后期修士的速度,我觉得这样的大修士不太可能为死了个徒子徒孙就下山,如果是元婴中期修士的话,怎么也得几个月。”

    寻易松了口气,道:“那就好,什么都别说了,咱们就照死里跑吧,逃不掉还有小猴呢,大不了拼死一搏,小爷我连相当于元婴后期修士的妖兽都宰过,不在乎多杀几个元婴中期的。”他说得自然是救龙娉那次所杀的听涛子。

    听了他的豪言壮语,仙妃淡淡道:“且不说你能不能杀得了人家,即便能得手,其后果必然是引来真行派的元婴后期修士,麻烦只能越来越大。”

    听她语气颇有不屑之意,寻易气道:“不杀怎么办?你现在倒说起这不咸不淡的话了,杀那跟屁虫可是你一直在怂恿的。”话说出口,他觉得不太合适,忙换了语气道,“当初我有言在先,既然娶了你做小妾,那你惹来麻烦自然有为夫为你出头,那跟屁虫的确该杀,别怕,不就一个真行派嘛,有为夫替你顶着呢。”

    “向西北,正对着地凌星飞。”见寻易改变了方向,仙妃这才凑趣的娇滴滴道:“果然是言而有信的大丈夫,我可全指着你了。”

    “大不了就是一死嘛,哼。”发完豪言壮语,寻易觉得该准备后事了,遂心真意诚的嘱咐道:“若对方太厉害,你千万要提前逃走,别惦记着搭救我,我脑袋里有太多不能让外人知道的隐秘,绝不能让这些秘密泄露出去,一旦有人施展搜魂术,驻守灵台的那道神念反击之时,也就是我自尽的最后机会,所以只要被擒,我是必死的,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只求你一事,等你修为恢复了,给西阳与绛霄送个信,不管是说我走火入魔死了也好,说是把我带去秘境修炼也好,总之替我蒙混住他们俩就行,送这个信不着急,你千万要先确保自己安全才行,实在不行就算了。噢!我真是糊涂,你不用去南海,只要把这信送给我师姐黄樱就行了,西阳他们俩若有回南靖洲的那一天,肯定会去师门询问我的情况,师姐一定能料理好一切的。”

    听着他的嘱托,仙妃不觉回想起当初刚到南海将要力竭而亡时他输送给自己的那一道饱含情义的神念,心中不由感慨不已,寻易这人好就好在这里,他请你帮忙时总是先替你考虑,他的嘱托总是给人留下不办也可的后路,让人在完不成所托之事时也不会有愧疚之感,即便他对自己有救命大恩,亦无强求,交到这样的朋友无疑是件幸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