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二百零一章 执律卫
    正如仙妃所料,这次路上清静多了,一连十多天只遇到了三、四个过路的修士,修为最高的也只是结丹初期,轻而易举的就避过了。

    只有经历了苦难才会懂得珍惜,前往蒲云洲的这段漫漫之旅曾被寻易视为苦差,如今才知道,能像先前那样安心走路是件多么幸福的事。

    短暂的轻松时光很快就结束了,在第十九天,当他察觉有人朝他这边飞来时,四个人已经到了他面前。

    因为不止一次遭遇过这种状况,寻易早就习惯了,神色颇为镇定,虽然一下来了四个大修士,是逃亡以来遇到的最豪华阵容,可他并不怎么怕,一来是围捕他的人意在生擒,不会下狠手,二来是有宝物护身,打不过还能借阵器逃遁,三来就是无知者无畏了,尽管明知看不出对方的修为,他还是注目一一看去,这一看不由心中起了狐疑。

    四人中三男一女,其中两个中年男子相貌无奇,一个黑瘦一个白胖,两人都用感兴趣的目光打量着他,第三个身形矮小男子显得有些怪异,看模样有五十来岁,他站在黑瘦之人身后,一副愁眉苦脸之态,低垂的眼帘看都不看寻易一眼。

    看到那女子时,寻易情不自禁的暗赞了一声,这女子二十四五的样子,一身水蓝衣裙,冰肌玉质,体态婀娜,一张瓜子脸,两片薄嘴唇,秀眉藏锋,明眸如星,发髻漫绾,不饰簪钗,全身上下亦无多余佩饰,整个人干净得如同一株雨后清兰,单论容貌她或不能算绝美,但其发自骨子里的高傲与孤洁令她的冷艳之美别具风华,可谓初见惊艳,再观生欲,冷艳往往别狐媚更能引人心动。

    虽有仙妃那绝世花颜打底,寻易看到这女子时还是不由呆了呆,女子也在看他,眼神有点像高贵的公主在看一只身上沾满泥的小猪,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新奇与好笑。

    先开口的是白胖男子,他笑眯眯的看着寻易道:“千戒宗要捉拿的就是你?”

    听这语气不似是来围捕自己的,寻易神态恭敬的答道:“是,晚辈见过几位前辈,还有这位……师姐。”

    “师姐?你小子倒真会套近乎。”白胖子哈哈而笑。

    女子没说话,连平静的目光都没有丝毫波动,当寻易望向她时,她随意的把目光转向别处,身子随之向外飘开一段。

    这种无言的不屑让寻易有些不是滋味,遂不再去看她。

    瘦子审视着他问:“你是正觉修士吗?”

    “还不是,晚辈前不久刚结出金丹。”寻易摇了下头,给了个存有回旋余地的回答。

    正觉修士是南靖洲特有的一种称谓,他们是修界的良民,要成为正觉修士,首先你得是个打算老老实实修炼的人,恃强凌弱、强取豪夺之类的事是绝不能做的;其次你得结出金丹。满足了这两条就可以去天律盟提出申请了,获批后会得到一个书卷样式的玉佩,自此你就是一名正觉修士了。

    虽说正觉修士的身份是由天律盟认证的,但二者并非从属关系,一般情况下,天律盟只有保护这些人的责任而无调动这些人的权力,除非是发生战争或是执律卫在执行公务遇到麻烦,在这两种情况下才可向正觉修士发出助战请求,遇到第一种情况正觉修士有权拒绝参战,遇到第二种情况若不提供帮助事后就要失去正觉修士的资格了,不过也仅仅是除名而已,天律盟对此无权作出其它处罚。

    相对于权力极度受限的天律盟而言,做一个正觉修士就好处多多了,这身份是张不折不扣的护身符,挨了欺负就可去找天律盟为你主持公道,仅此一点就足以令散仙和小门小派趋之若鹜了,所以即便是穷凶极恶之人,要打正觉修士的主意时也会有所顾忌,其它诸如方便结交志同道合好友、互通消息之类的好处自不必多言;而你必须要承担的义务几乎可忽略不计,前面所提的为遭遇困境的执律卫提供帮助一条对一个在洞府中老老实实修炼的人来说是很难遇到的,另外就是每年上缴一块灵石,没错,就是一块!以每百年为一期,可预交也可到期再交,这对结丹修士完全算不得负担。除此之外,只要你能恪守本分就再没什么要为天律盟尽的义务了。

    有了这么多好处,南靖洲十之八九的修士在结出金丹后都会立即申请成为正觉修士,这是天律盟能长盛不衰的根本所在,也是南靖洲修界长治久安的原因所在,想成为正觉修士,那从一踏入修途就要严于自律,小的污点或还无碍,如果做了出格的事,那这辈子就与正觉修士无缘了。

    在南靖洲不想做正觉修士的人多半是有问题的,所以寻易才在答话中加上了“前不久刚结出金丹”这一句。

    胖子接口道:“从千戒宗发出悬赏令到现在有一年多了吧,你这小家伙能逃到现在真不简单,前两天听说你被拂云子擒去了,看来是误传。”他说到这里盯着寻易等他的反应。

    寻易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见他如此,胖子眼中感兴趣的意味更浓了,他没有就此发出追问,而是含笑道:“催云子果真死了?”

    寻易点了点头,道:“这是晚辈亲眼所见。”

    胖子笑得愈发开心,道:“好,很好,不瞒你说,我跟催云子有点过节,早就盼着他死呢。你这么逃也不是办法啊,我别的帮不了你,如果你想借助天律盟解决此事的话,我倒可以护送你去。”说到这里,他瞥了一眼不远处的蓝衣女子,然后拿出一面黄色小旗对寻易晃了晃,“我们是执律卫,不用怕,我们并未为你而来,只是看到你后忍不住过来问问而已,怎么样,需要送你去天律盟吗?”

    听说他们是执律卫,寻易看了一眼他俩身后那愁眉苦脸的矮个子,心下释然了,这人多半就是被捉的囚犯了,他忙陪笑道:“多谢前辈好意,晚辈之事到天律盟恐怕也难以说清,暂时先不去了。”

    瘦子以一种洞悉内情的口吻道:“他要想去天律盟就不会等到现在了,我看他该去的倒是夷灵卫。”

    胖子闻言所有所思的看着寻易道:“事情至于糟糕到那种境地吗?”

    寻易咧嘴笑了一下,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胖子似乎明白了,对他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然后望向瘦子,应该是以神念跟他商量着什么,很快,他朝蓝衣女子飞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