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二百零二章 遇劫匪
    胖子尚未到蓝衣女子身边就折了回来,脸上神情讪讪的,看样子是想请求什么事却遭到了拒绝。

    回到寻易这边后,他以神念道:“看来我是帮不上你什么忙了,别再往前走了,前面就是西天瘴了,想活命的话朝东走吧,千戒宗虽不好惹,但也不是谁都买他们的帐,过了九谅山就是乾虚宫的地界了,你要能逃到那里或有一线生机。”

    寻易满怀感激的对他点了点头,向二人施礼告辞,执律卫虽不会多管闲事,也无权多管闲事,但他们毕竟肩负着维护修界安宁的责任,在紧急情况下是有便宜行事的权力的,自己这种不安定分子自然是躲他们点儿好。

    胖子含笑拱手,瘦子却皱着眉似有话要说,可没等开口,他忽然扭头朝西方看去,胖子同时也朝那边望去,寻易注意到,不远处那蓝衣女子亦在朝那边看。

    “五个元婴修士,你快逃吧,我尽量帮你拖一会。”胖子的神念传入寻易的脑中,不等他做出反应,另一道神念紧接着传来,“小崽子,想活命就赶快滚!”

    “你算什么东西?!敢动小爷一下试试!”寻易眼中寒光一闪,冷冷的吐出了这句话,说完他就后悔了,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冲动,他向来是个能分清轻重的人,虽不乏意气用事的时候,但那多是为了至亲好友,在自己的事上是少有不智之举的,这些年被称“小崽子”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从没在乎过,况且对方让他滚无疑是大大的好事,说明他们不是冲自己来的,欲要手下留情,自己理该乖乖离去才对,逞这英雄太蠢了。

    见到三人朝自己投来疑惑的目光,他只得强撑着用平静的语气道:“是冲你们来的,他让我滚。”

    三人闻言心下皆暗自吃惊,瘦子与胖子当即取出法宝做出了应敌姿态,蓝衣女子飘身回来,扫了寻易一眼道:“你走吧。”

    “晚了!小崽子,你真是活腻了!”随着这道神念,四道虹光自天边一闪即至。

    来的是五个中年修士,为首之人高大魁梧,黑黢黢的面堂,寻易尚未看清后面三人的容貌,身前就爆出了一片白色光芒,他不知是谁向自己出的手,也不知是谁帮自己挡了这一下,对方这说打就打的凶狠劲头着实吓了他一跳,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退。

    此时那胖子手摇一把黑色羽扇挡在寻易身前,打量着那五人道:“我等乃是执律卫,这位小道友虽非正觉修士,可几位道友要是当着我们的面杀人就是让我们为难了。”他这话给自己一方留下了充足的回旋余地,对方实力占优,在弄清这些人意图之前,他不愿轻易搅进去。话音落时,那面象征执律卫身份的黄色小旗在他身后缓缓升起,随着升高,小旗在不停的变大并开始散发出明亮的光芒,长到三尺长短后就停在了半空不再动了。

    几乎所有南靖洲修士都知道,执律卫的令旗不仅是件信物,而且还是一件极厉害的法宝,三尺远非其被完全催动起来的大小,胖子以此进一步表示了自己无意横生事端的态度。

    不等那魁梧之人说话,站在他身后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人嘴角含着狞笑对寻易道:“你死定了。”他的眼神充满了轻蔑与狂傲。

    到了这个时候后悔也是没用了,寻易做出浑不在意的样子用眼角夹了他一眼,只不屑的哼了一声,然后就怡然自得的逗弄起身边的小猴。

    山羊胡子不由暴怒,当即就要动手却被为首的魁梧之人止住了,止住同伴后,他盯了寻易一眼,然后转向胖子道:“这小崽子无关紧要,我们不是为他来的。”说到这里他看向做了囚犯的那个矮个子。

    见对方真是冲自己三人来的,胖子收了脸上的笑容,正色道:“捉拿薛成我们是奉了天律盟法令的,几位道友可要三思而行,别害得我们回去没法交代。”

    魁梧之人抱拳道:“在下彭良,敢问几位道友高姓大名。”

    胖子还礼道:“在下裴元,这位是柯宇柯道友。”

    彭良对胖瘦二人颔首致意,道:“裴道友,柯道友,失敬了,我们与薛成交情匪浅,今天是一定要带他走的,三位道友行个方便吧,以后有机会我们必当还上这份人情,在下知道这会让你们很为难,可毕竟我们这边多了两个人,打不打结果都是一样的,没必要白白斗上一场,万一有个失手那就不好了,强弱悬殊,几位回去后应该不会受责罚,在下先谢过了。”

    裴元与柯宇皆默然不语,一齐看向蓝衣女子。

    凭着天律盟的地位与实力,执律卫在执法时很少遇到这种情况,至少他们二人干了上百年还没遇到过一次呢,不过类似的事件倒是听说过,彭良所言也是对的,敌我力量悬殊时,执律卫可以先求自保,拼死而战那是夷灵卫的事。有一件事他二人是心照不宣的,这薛成犯得并非死罪,这些人应该是清楚的,既然如此,那他们为什么还要不惜与天律盟为敌跑来抢人呢?唯一的解释就是薛成身上藏着更大的秘密。这事不能挑明,否则就更不好随便放人了。

    彭良亦望向那女子,他早就看出此女子绝非寻常之人,其资质甚至比一旁那“小崽子”还要高,观其年龄绝到不了两百岁,修为却已经到了与自己相当的元婴初期,放眼修界这样的奇才也不会有几个,这样的人怎么会甘心做执律卫呢?

    思忖间,他忽然心念一动,神情凝重的问道:“敢问仙子可是慈航仙尊门下?”

    蓝衣女子此前一直垂着眼帘,此刻抬眼看了他一下,用冰冷的语气道:“人,你们不能带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