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二百零四章 如何验证
    看到沈清出手全无留情之意,胖子和瘦子暗自叫苦不迭,只得硬着头皮各自催动一面法旗朝向剩余二人攻去,他们四人倒是很默契,你来我往打的看似热闹,其实手下很有分寸,他们把大部分心神都放在关注另一边的战况上了。

    要说来的这五人真不算白给,所使用的攻、防宝物尽皆不俗,品级不在法旗之下,人人皆有这么丰厚的家底,那他们的身份就值得怀疑了,胖子和瘦子执法多年,几乎可以断定他们是一帮惯匪了。联想到被擒的薛成当时在负隅顽抗时亦是宝物层出不穷,不难推断出他也是其中一员,同伙遭擒这些人不能不拼死相救。看清了这层关系,胖子和瘦子心中更觉发苦,如果不让他们把人带走,他们接下来肯定是要以命相搏的。

    眼见三件宝物击向沈清,这二人真盼着沈清早点落败,万一打红了眼,别说这位姑奶奶战死就是受了影响修为的伤损,他俩以后都不好在天律盟里混了。

    沈清此刻表现出的强悍大出二人的意料,面对三件宝物的攻击,她不但不躲闪反而迎了上去,鞭子一甩间就击飞了一柄飞剑,然后快如闪电的抽向飞剑的主人,居然不去管另两件急袭而来的金锤与短戟!

    胖子和瘦子的心猛地沉了下去,人家就算有心不把事情闹大,你这么玩命,人家也只得先把你打伤再说了,他们俩做执律卫的日子恐怕就要结束了。

    飞剑被击飞的那人气府巨震,体内灵力正处散乱之时鞭子到了,他的护体神光当即破碎,一口鲜血直喷而出,仗着千年修为勉强抗住了这一鞭,心胆皆丧之下不管不顾的急逃而去。

    在击伤此人的同时,一剑一戟也到了沈清身前,间不容缓间,一道寒光从她身畔飞出,一柄利剑射向了短戟,两件宝物碰撞出一蓬灼目光芒,短戟随之失去了原有的光芒斜斜坠落下去,此刻胖子与瘦子才明白,沈清这么拼命是有所倚恃的,敌人宝物多,她的宝物更多,而且更强!

    明眼人都能看出,她这柄剑的品级绝不逊色于那根鞭子,甚至还要更胜一筹,因为她以余力催动的这样法宝如果能堪堪抵住这一戟就足以令人惊讶了,遑论是直接废掉了对方的宝物呢!这应该只有两种解释,其一,这是件灵宝,其二,这是柄附有剑灵的法宝,且剑灵的修为最少是元婴中期修为。

    答案很快就明了了,一击之后,剑灵现出了身形,那是位年纪在四十左右的女修,她相貌平平,一双八字细眉最为惹眼,虽是灵体,但威严的目光仍让人观之心寒。

    这件近乎灵宝品级的宝物固然难得一见,但它并没有吸引大家的全部注意力,因为在它发威的同时,伴随着一声厉啸,一只指尖闪着蓝光的巨大手爪拍落了最后一件袭向沈清的金锤,这只突然冒出来的巨大金猴抢了剑灵的风头。

    在这电光火石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众人均有目不暇接之感,只有沈清还算镇定,因为出乎她意料的只有金猴,稍感诧异间,她对寻易扬声道:“你不用管!”然后挥鞭朝彭良抽去,在她说话时,剑灵已御剑斩向了另一人。

    大感无趣的寻易唤回了金猴,但依然大瞪着双眼看着双方的打斗,不过就算他把眼珠瞪出来所能看见的也不过是一阵阵闪烁的光芒,各方宝物的模样没一个是能看清的,更别提宝物的攻击路线了,这就是差距,他和这些人相差的可不是一两个等级,而是实打实的三级。其实在见到第一团光芒闪起,也就是沈清抽中彭良时,他就命金猴出手去援助了,但他的反应跟这些人比起来实在太慢了,也就是仗着金猴修为比这些人高,才来得及赶上了一个尾巴,但凡金猴的修为再低一点,那金锤肯定是要打到沈清的。

    好心相助,人家却不怎么领情,寻易性情虽好也不是没有脾气,此刻还不掉头而去就显得有点反常了,其实他的反常从回骂对方的那一刻就开始了,他给自己找的理由是得帮胖子,人家待自己不错。

    彭良那边在眨眼间就撑不住了,先是他的同伴被剑灵杀的落荒而逃,紧接着他也被鞭子抽得吐了血。

    “且住!住手!听我一言。”彭良急声高呼。

    沈清还真停下了攻击,收回了飞剑,手执长鞭等他说下去,一张俏脸冰冷如初,一双明眸平静如初,看不出丝毫得胜后的得意与喜悦。

    彭良抹了下嘴角的血迹,盯着她道:“实不相瞒,与我们同来的还有一位元婴中期的前辈,这并非是我以大话相欺,我劝你们最好别逼他现身出手,否则就无回旋余地了,你们都是要被灭口的。”

    见他一副言之灼灼的样子,胖子和瘦子不由心下发慌了,因为谁也不敢断定他说得就是假话,若真有一位元婴中期修士隐身在此间的话,他方才不出手也是可以理解的,能让这五人解决的事情自然不必无谓的暴露自己,如果此人被逼出手了,那就不会再让他们三个活着回去了。

    沈清似乎根本不信他的话,轻摆了一下手中的长鞭淡淡道:“你的话说完了吗?”

    彭良急忙道:“我知道空口白话你们不会信,这样,你们抛出一件不易损毁的宝物,若前辈能把其击毁,就足以为信了吧?”

    胖子和瘦子觉得此法可行,遂一同看向沈清。

    沈清嘴角露出一丝不屑,对彭良道:“我宝物虽不少,但却没一样预备着给人击毁的。”

    听了这话,胖子和瘦子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彭良敢出这个办法,那所言的中期修士多半就是真的了,沈清这也太不顾别人死活了。

    彭良眉头紧皱道:“我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你难道还不信吗?你天资这么好,今生得道大有希望,何必如此不知珍惜?”

    沈清眨了下明眸道:“我只说我的宝物不是预备着给人损毁,又没说别人的。”

    彭良松了口气,强笑道:“倒是我误解了。”说着他看向胖子和瘦子。

    胖子和瘦子都咧嘴了,他们都是苦出身,否则也不会来当执律卫了,哪里拿得出什么像样的宝物呢,法旗虽合乎要求,但拿法旗做这种验证回去必定要受重罚的。

    正在二人拿不定主意时,沈清朝寻易那边指了指对彭良道:“我看这小猴子很合适,就让你说的那位前辈拿这小猴子施展一下身手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