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大乌龙
    南靖洲北部,一座灵气充盈的山峰上方百里处悬浮着一面长达百余丈的黄色大旗,这面旗是以灵气幻化而成的,散发的万丈光芒在百万里外就能看到,当然,这是对有修为的人而言的,凡人就算近在咫尺也是看不见的。

    此处是天律盟的一处分舵。

    群峰间的一处幽静的山谷中有一间精致的小木屋,居住里面的沈清此刻正蹙眉坐在蒲团上,自从半月前脑海中莫名出现了那个叫寻易的小子后,他的身影就挥之不去了,扰得她根本没法静下心来。

    这太诡异了,两年多前遇到的那小子的确令沈清记忆深刻,尤其是相隔仅仅过了数日她送出的善义旗就被这小子毁了,这把她恨得都想立即赶过去把这小子给宰掉了,要知道,善义旗可是要有大神通的修为才能炼制的,两面旗子成对使用,任何一面旗子被毁,毁旗之人的影像就会呈现在另一面旗上,如果不是看重寻易资质高且宝物多,加入夷灵卫后肯定能大放异彩,她才不会把这么宝贵的东西交给他呢,她可是期待着寻易能在限期之内把在那面旗交回来的,结果竟是没过几天就被他当破碗滥罐般给毁了,看着旗子被毁刹那传回来的寻易那全然不当回事的样子,她恨得直咬牙。

    尽管这两年多时间里沈清偶尔也想起这个大异寻常的小子,但那只是因为他的大异寻常,但这次却完全不一样了,那小子在自己脑海中简直就是阴魂不散了,她自问对这小子是没动情念的,那为什么会这样呢?

    由最初的奇怪,后来的疑惑,直到今日的惶恐,她真的有点害怕了,意识到自己很可能是起了心魔,再次尝试打坐失败后,她不再犹豫,跟管事之人打了招呼后当即使用传送阵赶回师门去向师尊求助。

    慈航仙尊的相貌就是凡人印象中的老神仙模样,长长的眉毛是白的,高绾的发髻也是白的,慈眉善目,仙风道骨,和大多数化羽期修士一样,他也远离门派选择了一处清静之地作为自己的居所,他选的是穷山恶水间的一处小山谷,到了这等修为,灵气已经不再重要了,清静才是最重要的,这个居所只有几个钟爱的弟子才知道,他虽很关注天律盟的发展,但那也是相对而言的,以他此刻的心境是不会为这些俗世而耗费太多精力的,只有天律盟遇到大麻烦时他才会走上一趟。

    察觉到沈清的到来,他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料知必定出事了,心里不免有些担忧,对于这个最小的弟子同时也是资质最高的弟子他是视为掌上明珠的,上一次收徒还是三千多年前呢,他本打算此后不再收徒了,不想两百年前竟遇到了沈清这个资质高得令他都动容的奇才,为不使美玉蒙尘,他以化羽期修为收下了这个凡人小女娃作关门弟子,这种事可算极罕见了。寻易当初进入玄方派时,辈份上的笑话就够大的了,可跟沈清比起来那差得就太远了,一帮元婴期的白胡子老头对着一个话还说不利索的小女孩叫师叔,那场景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听了沈清的讲述,慈航仙尊的两道白眉皱到了一起。

    沈清见状心中更慌了,在她印象中师尊可是极少有这种表情的。

    “师尊,这心魔很难去除吗?”她小心的问。

    慈航仙尊从思索中回过神来,舒展开双眉,温和的笑道:“不必担心,这并非是什么心魔,过些日子你所遭受的困扰就会自行消解的。”

    沈清疑惑道:“您不是安慰我吧?我看您刚才的神色很是凝重。”

    仙尊摇头道:“那不是为你担忧,而是想不明白那小家伙怎么会得到牵心果的。”

    “牵心果?”沈清用问询的目光看着师尊。

    “该不会是哪个老家伙在打你的主意吧?”仙尊没有答她的话,沉思间再次皱起眉头,目光有了凌厉之色。

    “师尊您这话是何意?”沈清满头雾水了。

    仙尊缓缓道:“从你刚展示的那段记忆看,我怀疑那小家伙有可能是位大神通假扮的。”

    “不会的。”沈清不以为然的说,可随即她的眼睛逐渐瞪大了,师尊说的这种可能她从未想过,可此刻按师尊的思路想下去,那小子所表现出的诸多疑点似乎就可迎刃而解了,在千戒宗的悬赏追缉下安然无恙且还神态自若,在彭良等一众元婴修士面前不但毫无惧色还敢与之对骂并强索对方宝剑,豢养元婴期的灵兽,在自己眼前隐身,这恐怕也只有扮猪吃虎的人才能做的出来。

    “他真的是位大神通吗?”沈清惊骇的问。

    仙尊思索道:“为师现在也不敢断定,恰好他所处之地是在西天瘴边上,据传闻,牵心果就是产于西天瘴中的,只是……”

    “只是什么?”沈清的心跳都开始加速了。

    “只是牵心果连我都没见过,那东西太罕见了,他如果只有结丹修为,根本无法进入西天瘴,更别提寻到牵心果了。”

    “牵心果有何功效?”问这话时沈清的脸上有了一丝红晕,以她的聪慧早从这果子的名字上就猜的差不多了,只是想确认一下。

    “立竿见影的功效就是令心上之人生出感应,这也是一些化羽修士能修炼出的神通。”

    沈清这下明白了,加上这一条几乎就可断定对方是个大神通了,她的脸色不由变得难看起来。

    仙尊安慰道:“不用怕,如果真有哪个为老不尊的敢把主意打到你身上,为师绝不会让他得逞的。为策万全,你就先留在这里吧。”

    这话说得已经欠缺底气了,对方在明知沈清是自己弟子的情况下还敢做这种事,那就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况且他还在同时戏耍千戒宗呢,面对这样的厉害人物,他的确没底气说出“绝不会与之善罢甘休”的话。

    沈清自然也能想到这一层,神色哀戚道:“师尊万不可因弟子而与人争斗,那样的话弟子可就是大不孝了。”随之她的面色一端,言之灼灼的继续道,“我观此人绝非邪恶之辈,就算他真是位大神通,我也坚信他对弟子没有恶意,最多就是戏耍罢了,他就是个没正经的性情,我不怕他。只要困扰弟子的不是心魔,那我就放心了,弟子还是回天律盟继续完成历练吧,您不必为这事挂怀。”她说完就起身告退。

    见子弟如此顾全自己,仙尊心下暗自感动,他是知道这弟子性情的,劝了两句后就不再强留了,只是待她去后,仙尊隐了身形紧随而去,如果不是要贴身保护沈清,他倒真想进入西天瘴去探查一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