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二百二十五章 相逢
    眼前这座山高有万丈,宽达数百里,半腰以上云遮雾掩,尽管看起来巍峨且雄浑,但这种等级的山在修道之人眼中也只能算平常,不论是飞越而过还是绕山而行都轻而易举,只是现在却有点麻烦了,因为它正处于红线标注的路径之上。

    地图上的神念是有提醒的,在乱星域内不可飞升到五千丈以上,否则会有性命之忧,对此寻易和仙妃都不敢质疑,这里的凶险可不是说着玩的,仙妃甚至都不敢轻易现出灵体或像以往那样散出神识探路。

    察觉到寻易停了下来,仙妃以神念问道:“怎么了?”

    寻易盯着前面的高山道:“路径显示要从这座山中穿过去,可我看不到任何缝隙。”

    仙妃现出灵体,望着那如屏风般挡住去路的山峰一时也踌躇起来。

    “地图提示的是让你直接穿过去吗?”

    寻易点点头道:“是。”

    仙妃沉吟了一下,道:“那就试试吧。”说完就收了灵体,她此刻一点忙都帮不上,颇有力不从心之感,且不说在这里不敢随意动用神识,就连寻易脑中的那幅地图她都看不到。很久之前她就想看看那幅地图,可寻易拓印给她的玉简中却空无一物,她相信寻易没捣鬼,是那大神通使了手段,那人是不想这份地图泄漏出去,如此一来她只能像只小猫一样躲在寻易怀里,任凭这个只有结丹初期修为的小子带着自己在这无比凶险的地方行走了,这滋味对她这个曾有大神通修为的人来说无疑是极其难受的,心慌的感觉从没进入乱星域之前就滋生起来了。

    习惯了时时有仙妃指导的寻易此刻更是心慌,不过到了此时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只得深吸口气后小心翼翼的朝那座山飞去。

    此时能给寻易勇气的只有那幅地图了,要说化羽后期修士的神通真不是吹的,从地图上那条红线亮起的时候,他就能清晰的感知到自己在地图上的位置,这种感觉很奇妙,他曾试着靠近红线标示的路径边缘,觉着还差十余里呢,提示危险的神念就在脑中响起了,那条红线也随之急促的闪动起来,要说这幅地图神奇至此他是不该有什么怀疑的,可眼前那越来越近长满青苔的石壁却让人心里不能不打鼓。

    护体神光接触到石壁的刹那,他悬着的心雀跃起来,因为他没有感觉到该有的阻挡之力,大瞪着双眼看着自己一点点进入到山体之中,因新奇而狂跳的心很快就又被眼前的黑暗揪了起来,随着深入,他仿佛是真的走进了悠长的山洞之中,眼前一片漆黑,这吓得他急忙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脑中的那条红线上生恐出现一点偏差,一盏茶功夫后,已经紧张得手心都是汗了。

    还真不能说寻易胆子小,在这种没有一丝光亮的地方行走任谁都难免会心生恐惧,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那种恐惧会成倍的增长。

    足足飞行了有大半个时辰,眼前猛然一亮,看清了身边景物后寻易知道总算穿过那座山了,劫后余生的感觉让他差点从飞剑上掉下去,身心俱疲之下不住的喘着粗气,被汗水浸透的衣裳让他看起来如同是刚从水里捞出来般。

    喘匀了气后,他朝着那块石壁弹出了一道灵力,刹时乱石崩飞,石壁上出现了一个尺许深的小坑,这让他两眼发直,然后逃也似的掉头就跑,也顾不得探究自己是怎么从里面出来的了。

    经过这件事后,他对乱星域的凶险有了更深的认识,对那份地图也更加坚信不疑了,心中有底之后心慌的感觉减轻了许多。

    两天后,他胆子越来越大,行进间也不再那么小心翼翼了,甚至都懒得去观察沿途景致了,反正按着红线飞就是了,闭着眼飞都没关系,事实上在很多时候他还真是闭着眼飞的,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嘛。

    在第六天,正当他闭着双眼悠然自得的向前飞时,一声呼喊惊得他差点魂魄出窍。

    “道友留步!”

    在这里居然还能碰到人?他急忙停住身形瞪大惊恐的双眼循声望去。

    前面是一片茫茫红雾,两个站在红雾前的人也正大瞪双眼看着他,他们脸上的震惊之色一点不比寻易少。

    那二人见寻易停下来,急忙赶了过来,到了近前,二人就那么大瞪双眼看着他,似乎被惊得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寻易暗叫不妙,他根本看不出二人的修为,这意味着人家的修为肯定是比自己高的,而且从服饰上能明显看出这他们不是南靖洲修士,其实不用看服饰,从刚才的那声呼喊就能断定他们是蒲云洲的人了,镜水仙妃已教会他蒲云洲的语言了,寻易可不想在这么凶险的地方跟人动手,能不能打赢且不说,单是出了红线范围就生死难料了。

    好在看二人神情不似有敌意,他忙拱了拱手道:“拜见两位前辈,不知前辈有何吩咐。”

    两人面相看起来都不大,俊眉朗目的那个二十出头的样子,另一个相貌平平的三十四五左右。

    听他询问,年纪稍长之人还礼道:“险地相逢,还是平辈论交吧,在下铁博,这位是北宫仪道友,请问道友如何称呼?”

    寻易谦恭道:“晚辈修为低浅,不敢当前辈如此抬举,晚辈寻易,来自南靖洲。”

    那个叫做北宫仪的人摆手道:“能在这里相逢就是缘分,寻道友不必计较这些了,就平辈论交吧。”

    寻易见他二人皆这么说,遂不再坚持,对二人笑了笑道:“承蒙两位道友抬举,那小弟就占下这个便宜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