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回馈
    寻易听了他俩的话不由皱起了眉,想了想后把红袍递向北宫仪,满眼挚诚道:“这东西要是如此宝贵那我就不能要了,兄长还是把淡青色的那件给我吧。”

    至此铁博终于认识到自己先前真看走了眼,这小子不但不是个贪财的还是个丧财的。

    北宫仪笑着摆摆手道:“我早就决定要把它送给你了,贤弟不必推辞,救命之恩拿什么报答都不为过,放心穿上吧,一般人是看不出其品质的,遇到心怀不轨的,你报上我的名字即可。”

    寻易也对他摆摆手道:“你要当我是兄弟,就别再提什么救命之恩,这衣服我本不该要的,可它对我真挺有用的,你告诉我,它隔绝神识的功效有多大?”

    北宫仪得意的挑了一下眉毛,很是自信道:“对大神通的神识都有阻挡之效,只要你身上藏的东西不是灵气太盛,他们未必能看清。”说到这里他正色叮嘱道,“你最好躲着点他们,在蒲云洲还好说,只要报上我的名号,大多数人都会给北宫家族几分面子,离开此地可是真要惹来大麻烦的,贤弟啊,我劝你就留在这里吧。”他初看寻易就觉投缘,这几天相处下来,更喜欢这个来自南靖洲的小兄弟了,劝他留下来的话不是今天第一次说了。

    寻易吹了个口哨,他对这件衣服太满意了,不等北宫仪说完就换到了身上,把先前穿着的那件收回了乾坤袋,修士的衣服都是加持了法力的,他的那件是师尊给的,跑了趟南海都没舍得丢,尽管以后多半是用不上了,那也是要珍藏的。

    换完衣服,他眉开眼笑道:“算我占你个便宜,反正你以后还有机会再得到这种宝贝,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见他不接留在蒲云洲的话头儿,北宫仪只得无奈的笑了笑道:“你要当我是兄弟就别再提什么占不占便宜的,行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还是先把我们带出去吧。”

    寻易催剑欲行却忽然想起了什么,含笑看着铁博口中对北宫仪道:“兄长,我也想送你点东西,咱们别让铁道友看到,我怕他眼馋。”

    铁博哭笑不得的连连摇头,不等北宫仪说话就敛气凝神闭了六识,他实在想不出一个结丹初期修士能拿出什么让他眼馋的宝物,和北宫仪一样,经过这几天的闲聊他对寻易也颇有亲近之感,只当他这又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寻易不放心的对北宫仪道:“你帮我防着点他,别让他偷看。”

    北宫仪为之莞尔,可当他看到寻易拿出的三株灵草时,脸上的笑容当即消失了。

    寻易问道:“这几样灵草有兄长需要的吗?”这些灵草是离开西天瘴后镜水仙妃帮他采的,一共采了三十余株,因为是准备用来换灵石的,为了避免惹眼,所以仙妃选的大多是价值三五百块灵石的灵草,这些灵草在南靖洲并不算太稀有,为防不时之需,仙妃特意采了三株在蒲云洲极其珍贵的灵草,现在寻易都给拿出来了。

    北宫仪没有答话而是看了一眼铁博,虽然知道他不敢在自己面前捣鬼,可还是掐动法决布下阵法把他隔绝在外,然后才面带惊容道:“这都是你采来的?”他对南靖洲是有了解的,知道这三种灵草在南靖洲也是极少见的。

    “托我送信的那个大修士给的,除了换灵石外对我没什么大用,兄长若需要就拿去吧。”寻易满不在乎的说。

    这次轮到北宫仪难为情了,他盯着那株仙指参张了几次嘴才道:“这个可是至宝,南靖洲是不许这东西进入蒲云洲的,那大修士就只让你送信?没对这几株仙草作什么嘱托?”与跟南海的互不往来不同,南靖洲与蒲云洲之间是互通有无的关系,每百年会举行一次交易,当然,这种交易是在千宗会和天律盟之间进行的,因双方都忌惮对方会异军突起,所以对那些于对方有极大好处的东西是不会轻易拿出来交易的,仙指参就是其中一种。

    寻易把装着仙指参的那个玉盒扣上,直接塞到北宫仪手中道:“他只告诉我这几株灵草价值很高,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拿出来,我现在不缺灵石了,兄长一并都拿去吧。”

    见他把另两个玉盒也塞过来,北宫仪连连摆手道:“不行不行不行,拿你这一株我都觉得心中有愧了,要都拿了真没脸跟你做兄弟了。”

    寻易笑着问:“剩下这两株对你有用吗?”

    北宫仪期期艾艾道:“我现在还用不到,这两样都是炼制元婴中期丹药的。”

    “既然有用你就拿着呗。”寻易又把那两个玉盒递过去。

    北宫仪的脸上出现了刹那的迟疑,不过很快就变得凝重了,坚定的把两个玉盒推了回去道:“贤弟的真心愚兄领受了,我确实渴望得到这两株灵草,但现在绝不能收,你我虽投缘,但毕竟相识才几天功夫,今天我若收了这两株灵草,日后相见我就没脸再喊你“贤弟”了,东西你先留着,以后我们真成兄弟了,你再给我不迟。”

    寻易不以为然道:“我对兄长是一见如故,用不着‘日久见人心’那一套,这几株灵草对我真算不得什么,你要不收我可当你是跟我见外了。”

    北宫仪依然坚定的摇头,“今日见外是为了以后的不见外,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收的。”

    寻易知道他这是真心要跟自己交朋友,遂不再勉强,收起那两株灵草,笑着道:“我这人一向败家惯了,手里存不住东西,你不要,或许过两天我就把它们送别人了,到时你可别后悔。”话是这么说,他却打定主意要把这两株灵草留给北宫仪了。

    北宫仪爽朗笑道:“福缘不可违心而求,如果赶巧了,你或许能用这两株灵草换件极品仙袍回来。”看到寻易面现惊喜,北宫仪不由叫苦,暗骂自己真是多嘴,恐怕自己与那两株灵草真的无缘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