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傲慢
    越是靠近沉花海,路上遭逢的修士也就越多了。

    没有了仙妃的预警,寻易只能像个小兔子紧张兮兮小心而行,有点风吹草动就得作应战准备,不管是仙妃还是北宫仪与铁博,都不止一次的提醒过他,在蒲云洲行走要比在南靖洲危险的多。

    幸好提心吊胆的走了四个月并未出什么事,当眼前出现一片白色的沙漠时,地图上的红线总算堪堪到了尽头。

    随着深入,这片沙漠展现出了它独有的魅力,这里没有风沙也不觉炙热,飞行在广袤无垠的白色沙海上,不时就能见到几汪清澈的小湖,映着湛蓝色的天空,这些小湖如散落在白色绸布上的颗颗蓝色宝石,看着令人赏心悦目,较大些的湖边会生几株挺拔高壮的树木,不见一处是草木丛生的绿洲模样,这让此处沙漠的纯净之美愈发的彰显。

    从第一次见到金源沙漠到如今,寻易见过的沙漠算上这里已经有六片了,这里无疑是最美的。

    纯净且优美的景致令他那颗忐忑的心得到了些许舒缓,催动着脚下的仙藏剑快速的朝红线尽头驰去。

    第三天中午,一道神念传入他脑中:“你是何人,来此何事?”

    寻易立即止住身形,虽然对方的语气颇为倨傲,他还是恭恭敬敬的答道:“晚辈寻易,受人之托有要事禀报花蕊仙妃。”

    很快,一个四十多岁的大汉御剑而来,盯着他打量道:“你受了何人之托?”

    寻易看了一眼他的服饰,摇头道:“请恕晚辈不能相告,劳烦前辈请一位紫霄宫十代弟子移驾赐见。”到了沉花海该如何行事正天君是有过仔细嘱咐的,凭他一个结丹初期修士要想见花蕊仙妃可没那么容易,眼前这人修为虽很高,但穿的只是沉花海护卫服饰,并非紫霄宫弟子,正天君说过,只有见到十代弟子才能说出他的名字。

    那人闻言皱了下眉头,有了不悦之色,眼中带着嘲讽之意道:“小子,就是你们独山派的大长老来此也未必能见到紫霄宫的几位仙君,赶快给我离开这里,有什么事让你们派中的长老来禀报。”

    没等寻易开口,那人眉头又是一皱,疑惑的看着寻易身上的衣服道,“你是兜山派几代弟子?”

    铁博正是兜山派的一位长老,也就是说寻易此刻穿的是兜山派长老的衣服,那人显然对兜山派不怎么熟悉,因为看出寻易所穿的道袍品质很是不错,所以才发此一问。

    寻易看了他一眼,然后垂下眼帘道:“我的确是有要事禀报,此事关系很大,劳烦前辈给通报一声吧,万一耽搁了就不好了。”说这话时他虽没掉脸色,但神情已不再那么恭顺了。

    看到对方一个结丹初期修士竟敢在自己面前摆出这副神态,那人心中不由犯嘀咕了,沉吟间凝聚神识朝寻易身上扫去。

    以神识透过护体神光去观察别人这在修界可是件极不尊重的事,等同于凡间的强行扒光对方的衣服,护体神光对神识的侵入是极其敏感的,即便双方修为相差再悬殊也会生出感应。寻易自进入结丹期生出护体神光后这是第二次受到神识的侵入,第一次是他为了体验一下那是种什么感觉请大师姐黄樱做的,虽说请女修帮这个忙不太合适,但当时除了黄樱他也找不到别人了,西阳他们修为太低,心怀鬼胎的他更不敢去找师尊苏婉,反正跟大师姐也不见外,最多是被打趣几句。

    正因为大家不齿于这种行为,所以尽管南海的白戡与明本仙尊对他们几个的身份充满疑惑,但始终没有用神识加以查探,帮着千戒宗追缉他的那些人包括动过手的拂云子等人亦没有这么做过,也是缘于此,他怀揣着的“芸豆”才没被人发现。

    仙妃是提醒过他,蒲云洲的修界在尊卑等级上有点像凡间,不能凭过往的习惯行事,特意就提到了在受到神识查探时要冷静。尽管如此寻易此刻还是变了脸色,目光中闪出怒意,毕竟就算在凡间,有权有势的人也不会随意做出扒光别人衣服这种举动的。

    看到寻易的反应,那人自知理亏,但还是瞪起眼说:“让我通报可以,不过你得掂量好了,自己要送信有没有那么重要,要是害我挨骂,我饶不了你。”

    寻易轻哼了一声,道:“到了沉花海我就算不负所托了,你拦着不让我过去那怪不得我,还是你自己掂量一下吧,通报与不通报随你。”

    那人显然是被激怒了,恶狠狠的笑道:“好,最好你送的信有点用,否则我让你下半辈子听到沉花海三个字就想哭,老实在这等着。”

    寻易有点失望,出了这种情况他倒是希望这人把自己赶走,就这么回去虽然有点对不住良心,但勉强也说得过去了,主要是他太牵挂仙妃了。他很想再出言把对方彻底激怒,可想到与正天君离别时他那殷殷期盼的目光,寻易暗自叹了口气,把已经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那人并没有立刻去禀报,而是用神念唤来了一个人看守寻易,然后才离开。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那人才带着一个身穿紫袍的人回来。

    紫袍之人三十出头的相貌,眉毛很粗,嘴唇很厚,脸上明显带着不耐烦的神色。还未到近前,他就做了和刚才那人一样的事,用神识在寻易身上探查起来。

    正要躬身行礼的寻易立刻挺直了腰板,目光随之也阴沉下来,他性情随和不假,但那并不意味着他可以受气,自己历尽艰辛置生死于不顾远涉千万里来践行诺言,却接连受到侮辱,他可以不跟那个护卫计较,可他无法容忍紫霄宫的弟子也这么不尊重。说到底还是对仙妃的牵挂助燃了他心头腾起的邪火,不过他不愿朝那方面去想了,护卫的无礼本就让他动了找茬的念头,此刻机会又送来了,他觉得现在离开已经对得起正天君了。

    感受到了寻易的愤怒,紫袍之人脸上的不耐烦变成了冷峻,开口道:“说吧,谁派你来的,送的是什么信?”

    寻易淡淡一笑道:“这就是你们紫霄宫的待客之道吗?我还以为你是来迎接我进去的呢。”

    紫袍之人没想到对方敢说出这种话,不由怔了一下,随即气极而笑道:“像你这么放肆的我还真没见过几个,念在你是来送信的,我暂且不跟你计较,快说吧。”说到最后,他的脸已经冷若寒冰了。

    寻易用颇为不敬的目光打量着他道:“衣服并非正紫之色,你不是十代弟子吧?如果不是的话就快点回去请你师尊出来吧,或者直接带我去见花蕊仙妃,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