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心印
    说寻易缺少伪装,那是因为他没有合法的身份,这在南靖洲不是个问题,自称是个散修就行了,但在蒲云洲这就是个大问题了,因为几乎所有蒲云洲的修士都是有身份的,而且还必须得随身携带本门派的腰牌以备查验,这里的腰牌和南靖洲有个明显的区别,那就是其上必须要封嵌一枚千宗会制作的小小玉简,由本派的掌门存入供辨识用的神念,除了门派的信息外,还要有持此腰牌之人的影像,所以想弄个假身份蒙混过关殊非易事。

    腰牌的事正天君跟他说过,仙妃跟他说过,就连北宫仪和铁博也特意说过此事,不过他们都没办法可想,北宫仪倒是提出可以给他弄块腰牌,不过那得去一个百万里之外与他相熟的门派才行,寻易明白这是担罪责的事,他不想给北宫仪惹麻烦,而且对蒲云洲之行抱着的是偷偷摸摸速去速回的想法,遂推说派他来送信的大修士已有安排,婉拒了北宫仪的好意。事到如今只能祈祷不会遭到盘查了,只是他这只闪闪发光的小爬虫着实太惹眼了,想不被盘查太难了。

    闪闪发光的是铁博的那身衣服,这身衣服比北宫仪的赤炼袍肯定是差远了,不过铁博怎么说也是一派的长老,修为到了元婴期,所穿的衣服品质不会太差,这样一身衣服穿在一个结丹初期修士身上其惹眼程度无异于闪闪发光,紫霄宫的那名护卫和稆盛之所以用神识查探他,要看的其实就是就是这身衣服。

    炼制一件具有防护效果的衣服是各地修士都会做的事,蒲云洲此风犹盛,这是因为蒲云洲盛产一种叫幽蚕丝的东西,幽蚕丝是幽蚕所吐,具有消灵力阻神识的神奇功效,可谓炼制衣服的绝佳材料,极品幽蚕丝比伴随灵脉矿而生的困灵藤还要珍贵,毕竟困灵藤是没有阻隔神识功效的。

    在蒲云洲,衣服的品质不仅代表着一个人的财力更代表着权势。

    寻易对这一点是有所了解的,原本的计划是到了蒲云洲后随便找个小修士抢身衣服,有刺虚隐身是不会泄漏行迹的,遇到北宫仪和铁博正好解决了此事,镜水仙妃只能粗略判别出幽蚕丝的好坏,上等的自不必说,中等及以下的在她看来都差不多,所以觉得寻易穿铁博那身衣服不会有事,也就不在这上面走心思了。北宫仪和铁博在明知衣服玄奥的情况下还都把最好的衣服给了他,是因为先前商量腰牌问题时寻易表现的太信心十足了,二人真认为托他送信的那位大修士已做了缜密的安排,在飞剑上施点法术就能带人闯过乱星域,对这样的高人所做出的安排,他们当然不会有什么猜疑。

    逃亡的第五十二天,寻易在沉入一条大河中歇息时,从袍袖中取出了乾坤袋,把乾坤袋藏入袍袖中是大多蒲云洲修士的做法,拥有可阻隔神识的衣服自然要充分利用了,这种习俗帮寻易解决了一个大麻烦,要知道,他的乾坤袋品质也是很不错的,单用眼睛看还好说,可在这动不动就会遭神识探查的蒲云洲则很容易露馅了。

    用灵石补充了体内灵力后,他拿出那株无影花看了一下,疲惫的脸上露出的一丝笑容,当摸向颈间那条已经没有小猴的细绳时,笑容又变成了哀戚之色,他闭上了眼,瘫软的躺了下去。这五十多天的逃亡他感觉比在南靖洲逃的那几年都累,身处险境他已经习惯了,可却无法习惯孤独。

    心神放松之下,寻易隐隐觉得心头有些异样,其实这种异样的感觉前些天就开始出现了,只是每次都很模糊而且是一闪即过,让他奇怪之余却无从捉摸,这次好像变得强烈一些了,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破窍而出似的,他不敢稍动,静静的感受着,等待着……

    当他依稀辨明那竟是一幅图景时,不禁大为惊诧,心神这一乱那图景立即消失了,异样的感觉也随之而去。

    寻易吓得坐了起来,聚念于心极力的想弄个究竟,不过却一无所获,眨了一会眼后,他又躺了回去,调整了半天才使自己放松下来,足足躺了一个多时辰也没引来那种感觉,寻易不甘心的起来打坐调息,全神贯注的回想起那幅图景来,不想这办法当即奏效,一幅不大的地理图清晰的展现了出来!

    寻易的心跃动起来,此刻的感觉太奇妙了,因为那幅图景不是浮现在脑海中的,而是……对,没错!它是存在于自己心里的,不是用神识查探到的,而是感受到了,一旦不去想了,那幅图景立刻就会消失,更神奇的是他能明白无误的感知到这是镜水仙妃给他留下的,尽管这幅地理图中不含任何仙妃的信息。

    寻易几乎不用思索就明白了,这是仙妃为防他被搜魂而留的应对之策。

    这才是大神通该有的手段,怪不得她对自己所定的那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会面方式没多说什么呢,原来是早有安排。虽然知道仙妃很在乎自己,可得知她用心设计了这个后招寻易还是很感动,脸上绽开幸福的笑容,不过眨了几下眼后,他的表情古怪起来,因为他想到了一件事——仙妃是何时对自己施下的法术?这好像不难猜,早他就觉得仙妃在分别时显得有点太腻乎了,又搂又亲的,把他的魂弄飞了好几次。

    “还真是虚情假意!”寻易暗骂了一声,实感哭笑不得,有了那次的缠绵,他真的偷偷想过再见面是不是就可以大享艳福了,不过觉得这念头太龌龊,当即就被扼杀了,现在看来,幸亏自己没大做春梦,否则此刻非羞愧死不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