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二百三十九章 被捕
    “好吧,我现在苦闷之极,看着这身衣服心里就堵得慌,相逢即是缘,也别说什么占不占便宜的话了,我的乾坤袋同样是师尊所赐,一并给你吧,求一个眼不见心不烦。”寻易煞有介事的叹息不已。

    “多……多谢卢道友,嘿嘿,对对对,相逢即是缘,我一见卢道友就有遇到贵人之感,嘿嘿……”金荣激动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二人各自抹去了乾坤袋上的禁制,金荣要把自己的那几样宝物也消除禁制时,寻易摆手拦住了他,并给了他五十块灵石。

    金荣虽知道自己的宝物难入人家之眼,可这些东西对他却意义重大,遇到这么一位豪爽之人,他真不知该如何表达内心的感激了,即便对方已被逐出了师门,他也是很想与之结交的,所以坚决不肯收那五十颗灵石,只取了十颗。

    换了衣服后,金荣还想多攀谈一会,寻易借着心情不好的借口,聊了几句就告辞了,望着寻易远去的背影,金荣内心竟颇有不舍之意,可等他仔细查看那件衣服和乾坤袋时,心中的不舍之意荡然无存了,催动飞剑逃命似的疾驰而走,激动得身子不住的发抖,这两样东西比他预料的还要好出许多,他这是唯恐人家后悔跑回来再讨要回去,这样的朋友不交也罢,自己跟人家根本不是一路人,陪人家玩不起呀。

    此举无疑显示了寻易敏锐的洞察力,不过铁博如果知道了,肯定是要心疼的吐血的。话说回来,看似明智的举动未必就会带来好的结果,从接下来的事情看,换衣服这件事就是难说好坏的。所谓明智的选择,是在明察形势的情况下做出的正确选择,以寻易所处的状况是无法具备明察形势这个条件的。推而广之,凡人笑畜生蠢笨,修士同样在笑凡人的争名夺利愚蠢至极,谁知道有没有更具智慧者在笑修士呢?各自以为的明智,其实只是自作聪明而已。

    离开了金荣,寻易的好运气也就耗尽了,行出不远,一队车仗迎面而来,他刚看到那面高高飘扬长不下百丈的以灵气幻化出的正红大旗时,那行人已到了他面前,车子只有一辆,样式与凡间达官显贵所用的差不太多,做工与材质自然不可同日而语,拉车的是两头啄天雕,镜水仙妃跟他提到过,这种雕好比是南海的云驼,体型相差无几,不过啄天雕要凶猛的多,同品级的二者做对比的话,啄天雕的飞行速度要快一些,还有就是啄天雕更珍稀,不像云驼连凝香那样的修士都能豢养,在蒲云洲没有点权势是不可能得到这灵兽的。

    此行之中并非只有这两头啄天雕,在车驾两旁随行的八个侍从所骑的都是啄天雕,能有此排场的人在蒲云洲并不多。

    看到那面大旗时寻易的心就开始发颤了,在镜水仙妃给他拓印的记忆中他是见过这面旗的,那是千宗会巡察司的大旗,更让他脊背发凉的是,那行人竟在他面前停住了!

    寻易慌忙敛气凝神垂首肃立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一个侍从离了啄天雕来到他面前,满脸不耐烦的喝问道:“你是哪个门派的?把腰牌拿出来。”

    对于不幸遭遇盘查这种情况,正天君当初教他的是直接报出是受了紫霄宫差遣出来办事的,态度一定要倨傲蛮横,对方若不识趣就用离砚砍他们,弄出人命也没关系,只要在紫霄宫的人来领他之前咬紧牙关什么都不说就是了,如果有人认出离砚,就说自己是正天仙尊的关门弟子,多一个字都不用说。为了确保寻易能顺利到达紫霄宫,正天君替他考虑的不可谓不周全,只是千算万算也没能算到差错会出在自己徒孙身上,恰是他所带出的蛮横风气坏了事。

    寻易此时当然不敢提紫霄宫了,北宫仪倒是说过可以打他的名号,寻易虽在俗世经历不多,但心思还是通透的,知道自己在没有腰牌的情况下报出北宫仪很可能会给他带来麻烦,这也是北宫仪没说让他打北宫家族名号的原因,这种事只能偷偷说给管事之人,公开说出来有可能会把事情弄糟。

    所以他眼望车驾,苦着脸答道:“回禀仙君,关于腰牌的事在下有隐情要密报。”他相信车中之人一定在看着他。

    “隐情?什么隐情?”那侍从显得更不耐烦。

    “这……”寻易露出一脸为难的神情,眼睛又望向车驾。

    随着一道神念传入那侍从脑中,他脸上的不耐烦变为了严峻,厉声喝道:“你就说有没有腰牌吧!”

    “有,就是此刻不再身上了,其中内情……”

    “还敢狡辩,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人,有话留着回去再说吧。”不待寻易说完,那侍从就狞笑着抖手抛出一个银箍,光芒一闪就套在了寻易头上,因其不带有雄浑的灵力,所以龙娉那片龙鳞的防护功效未被触发。

    巡察司所用的拘捕法器比执律卫所用的霸道了许多,中了招的寻易不但灵力无法运用,连身子都僵了,想说句话都做不到,如同是个木偶般被拎到了啄天雕背上,由两个侍从押送着不知去往何处,余者之人继续前行。

    寻易除了在心中连连叫苦外什么都做不了了,现在他终于领教了蒲云洲与南靖洲的不同,这里真不是个讲理的地方,暗自盘算着接下来可能来临的麻烦,他又是愤怒又是心焦,不得不做起最坏的打算,如果遭遇搜魂,他一定会趁正天君所留神识反击之时自尽,这并不是他最害怕的,他最怕的是镜水仙妃等不到他,日后会去紫霄宫问罪。

    思前想后他打定了主意,假如有机会,立刻就按正天君的吩咐做,他现在真的很想拿离砚砍这帮混账,大不了就是被擒去紫霄宫,总比糊里糊涂被治个罪强,论起理来,他现在也不欠紫霄宫什么了,心中有了主意,他的心不再那么烦乱了。

    这就是换衣服的结果,这帮人还真没用神识查探他身上带了什么物品,蒲云洲的普通修士本就穷,穿成他这样的人家根本就不屑查探,可如果他穿着铁博那身衣服,这帮人怎么也会给他个说话的机会,如果穿的是北宫仪给的赤炼袍,这帮人根本就不会找上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