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寻易发威
    短暂的寂静后,殿堂内开始沸腾了,叫喊声和一道道往来穿梭的神念使气氛变得无比炽热。

    神念有的是赌客间的交流,更多的则是在向坐在蒲团上的一个黑袍红领老者要人,他是这座监狱的狱丞,遇到这样的奇才谁不想把其据为己有呢,敢开口要人者身份都比他高,哪一个都是不能得罪的,这种事常有发生,不过这次开口的人太多而且都是一副势在必得的架势,这让他慌了手脚,不由朝坐在上首的一个红袍中年人投去求助的目光,红袍人正是那天坐在车里的人——掌管巡察司的大司察辛复仙君,他现在根本没工夫搭理狱丞,因为他接到的神念更多,在疲于应付的同时,他心里不住的在打鼓,以他的见识当然能想到自己这次可能是抓了不该抓的人。

    喧嚣的气氛因寻易的一个动作而渐渐平息下来,因为他目光凶狠的盯着那个拘捕他的那个侍从,食指向下重重的点了一下,谁都明白,这是尊者对卑贱者发怒时才用的手势,在对战时则是带有鄙夷的挑衅。

    所有人的好奇心再一次被提升,兴奋的等待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那侍从不是傻子,他也觉出事情不太好了,所以站在那里没有动,他是元婴初期修为,自然不会怕寻易,只是不想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况且此刻已有数道神念传入脑中,都是喝命他不得伤害这个犯人的。

    “撤了法阵!”不知是谁喊了一声,立即引起一片热烈的响应之声,更有一个豪门的愣头青挥出一道灵力打在法阵上,有人带了头,那帮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子们纷纷凑热闹出手,还有的连宝物都用上了,一时法阵上闪出点点光芒,不过他们的修为都不高,丝毫奈何不得这座法阵。

    仅仅只有结丹初期修为的寻易孤零零的站在空旷的法阵中间,可却丝毫不像个囚犯,那气势倒仿若杀神一般,左手持剑,右手前探,食指亦如一把利剑般笔直的的指向地面,俊朗的面容阴沉死水,泛着寒光的双眼紧盯着那侍从,大有俾睨群雄之态,似是全然不把众人放在眼里。这番气度看得在场的一众女修不由怦然心动。

    眼见事态要闹到不可收拾,辛复不得不站出来道:“诸位稍安勿躁,这囚犯不过是在怨恨拘捕他的人而已,大家别跟着起哄了,这场赌斗胜负已分,开始下一场吧。”

    坐在蒲团上的那些人都是隐了身形的,以他们的身份在这种场合公然现身显然是不合适的。开办赌斗场是流传已久的事,并非辛复首创,其目的除了敛财外主要还是为权势阶层提供一个娱乐交流的场所,尽管与南靖洲修界所尊崇的出世清修相比蒲云洲修界对入世历练看得更重些,但来此消遣的还以限于资质难成大器者居多,身份显赫者到了这里自然是要顾忌脸面与影响的。

    果然,众人见到大司察居然在这里,喧嚣之声立时小了许多,不过他的现身也惹来了新的麻烦。

    一个貌似双十年华的女子扬声问道:“辛师伯在此最好,我正想问问此人到底犯了何罪呢。”

    此言一出又是一片附和之声,来这里就是寻乐子的,看热闹的都巴不得事情闹得越大越好,其中也不乏想借机找辛复麻烦的,权势阶层最不缺的就是利益争斗,跟辛复所属的合意宗有矛盾的大有人在,辛复虽掌管刑律,但蒲云洲的刑律只能用来惩治普通人,对于这些权贵而言就是个摆设,所以他们并不怎么怕辛复。

    “这个……,呵呵,刑罚之事本无可不对人言,只是此人所犯之罪有点特殊,雨荷师侄就不要问了。”辛复颇为镇定,他自认这点小错即便抖落出去奈何不了自己,况且他在现身前已经用神念秘嘱那名侍从,万一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让他把过错都揽过去。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发难道:“既然是无可不对人言,那何不说出来以解众人之惑?免得让大家误以为此中有不可告人之事。”

    辛复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定松道友这是怀疑我舞弊枉法吗?”他心中很是有气,在场的这些人就没几个是手底下干净的,尤其是这定松,论罪都够杀十次了,这样的人居然还有脸质问刑罚的公平,这种堂而皇之的话对公众说说也就罢了,在这里说就可笑了。他不想想,自己刚说的话岂不也是堂而皇之的官话吗。

    定松针锋相对道:“公与不公说出来大家自有明断,遮遮掩掩不是有鬼又是为何?”

    “若判案皆凭公论,还要刑律司做什么?”辛复点到即止,他可不敢让众人把矛头指向刑律司,事情是自己惹出来的,让刑律司做挡箭牌就坏了规矩了,所以他紧接着道:“诸位如果有谁对此案有疑虑的话,可诉至千宗会,在这里吵闹无益。”

    定松不言语了,他很清楚,在这个圈子里,想扳倒谁光靠抓住一点把柄是远远不够的,一个人的倒台往往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不听话,得罪了权位更高的人,否则就算他闹到天怒人怨也一样会安然无事,再者,按这个圈子的规矩,要对付一个人是得暗中进行的,扳倒了对方也得给其按个合适的罪名,舞弊枉法的罪名显然是不适合巡察司大司察的,那会伤及千宗会的威望。今天能败坏一下辛复的名声就够了,再较真下去先倒霉的肯定是自己这个坏了规矩的人。

    摆了架势却无人搭理,寻易只得另想办法,凝气成字是最简单的,可设置法阵的之人显然是有此防备的,打出的灵气可以伤敌,要想凝聚成字却不行,剩下的就只有用血在衣服上写字了,他正要这么做时,辛复已命另一个侍从进来带他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