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二百四十三章 信邪
    寻易的心猛然一沉,听这话的意思明显是有个叫“信邪”的紫霄宫十代弟子在场,当初正天君怕他一个小孩子记不住太多东西,所以没有细说弟子的名号,只讲到了紫霄宫见到“信”字辈十代弟子方可告知是谁派他来送信的,那是他的亲传弟子。既然正主在此,自己想一走了之的算盘肯定是打不响了,他当即停下了脚步,左顾右盼的做寻找状。

    看到众人依然用惊诧的目光看着自己,他猜刚才那道神念只传给了自己和那个叫信邪的人,心思急转间,他不动声色的看向蒲团上的几团光影,紫霄宫的大弟子是理应坐在那里的。

    辛复的脸都要绿了,原以为对方只是紫霄宫的一个小弟子,怎么竟会是正天仙尊的关门弟子呢?老天算是把这玩笑开到了极致,关门弟子都收了,那正天仙尊肯定是还活着,既然还活着,那要是得知了自己拘捕了他的关门弟子,以这位仙尊的作风……

    辛复不敢再想下去,脑子有点发木了,一心盘算着等这位小爷离开后就追上去,不管用什么方法也要劝得这位小爷消了气。此刻见寻易停下来朝自己这边看,还以为这位小爷改了主意,想算完这笔账再走呢,正要硬着头皮上去应对一下,此刻才猛然想到信邪仙君就在自己身边,刹那间一个令他毛骨悚然的念头冒了起来,难道这是紫霄宫在设计害他?这个念头让他浑身的血液都发凉了,头发根不由竖起,抬起一半的脚又落了回去。

    寻易的眼睛扫向蒲团那边时,立即有一道神念传来。

    “不是我在瞒你,我也是才知道师尊又收弟子了。”这话应该是信邪说的,听得出他不是个多话之人,但这句话却说的耐人寻味,到底是听了寻易自报家门才知道师尊又收弟子了,还是在不久前已得到了这个消息只是未曾见面所以才没认出来?这层意思虽模棱两可,但承认这师弟的态度却是鲜明的。

    仅凭这一句话,寻易就判断出这信邪肯定是个厉害角色,既然人家认下自己,寻易只得朝那边施礼道:“信邪师兄在此间吗?小弟信情见过师兄。”他随口按“信”字辈给自己取了个名字。

    直起身时,一人已站在了他面前,此人身着青袍,一头白发,不髻不挽,只在肩后位置以丝带束了一下,两道剑眉却是乌黑的,白面无须,薄唇皓齿,深邃的目光中似蕴含无限沧桑,看不出像个什么年纪的人,不论装束还是神情皆透着洒脱与不羁,看到这样一个人物,寻易心头涌起莫名的崇敬与欢喜,对方的青袍虽不是紫霄宫服饰,但眉心上方那指甲大小盈润如玉的地方是与正天君颇为相似的,由此可以确定其身份无疑。

    寻易恭恭敬敬的再次施礼。

    “有关师尊的事一个字都不要说。”信邪暗传神念后,扶起了他,面色一寒看向角落处一个身穿粉红道袍的中年人,冷冷道:“你身为紫霄宫弟子,听闻他报出师门后不但不站出来相助反而还远远躲开,难怪紫霄宫会威名日堕,如今谁都敢骑到头上来欺负。”

    众人闻言皆觉好笑,紫霄宫声势不如先前不假,可要硬说有人敢欺负紫霄宫,那六仙君可就昧良心了,明白人则清楚六仙君当场训斥门人是把话说给大司察辛复听的。

    那粉袍中年人急忙跑过来,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道:“六师祖恕罪,徒孙是不敢凭他只言片语就信了,想的是尽快回去报信请师祖们示下,并非是因胆怯而不敢出头,请六师祖饶恕!”

    信邪厌恶的看了他一眼,道:“遇到事只想着去报信,你师傅就是这么教你的?紫霄宫何事开始收只会报信的弟子了?”

    寻易听他话语似对紫霄宫含有不满之意,不由又看了一眼他身上的青色道袍。

    辛复在信邪现身时就想请他去清静之处商谈此事,可信邪仿佛看不见他投来的恳求目光似的,自顾自的训教徒孙,这让辛复只得尴尬的在那里站着,此时他的头脑灵活些了,想到了紫霄宫如果要陷害自己应该不会让那小子把离砚戴在身上,这太容易露馅,想明此节,他稍稍松了口气,暗自发誓以后就算抓的是个叫花子也要细细搜遍全身。

    粉袍弟子听师祖把自己师尊都捎带进来了,不敢再发一言,伏在地上只是磕头。

    寻易开口求情道:“算了,师兄别跟他计较了。”

    信邪仙君点了下头,语气冷淡的对那人道:“去报你的信吧。”

    粉袍之人如遭大赦,对信邪仙君磕了个头,起身规规矩矩的倒退而行,退出两步忽然想了起来,又上前对寻易施了拜见师祖的大礼,这才去了。

    辛复终于等到了说话的机会,他陪着笑道:“恭喜六仙君添了个小师弟,此间之事肯定是有误会,给在下一个面子,先别动怒,请二位到里面喝杯茶,我这就去查是怎么回事,一定会给二位一个交代。”他与信邪仙君平辈论交,官职要高于信邪,合意宗此时权势亦强过紫霄宫,他当着众人这么陪话算是把身段放得很低了。

    信邪仙君含笑道:“那就有劳大司察了,我们就不耽搁你查案了。”说完他转向寻易道,“咱们回府邸静候结果吧。”

    “是。”寻易乖顺的应了一声,转眼就由一个小魔头变成了乖宝宝。

    辛复还欲留下二人,信邪已经亲热的拉着寻易的手迈步走开了,走出几步后,他似是漫不经心的拉着寻易转向那个肩胛被刺穿的侍从,来到近前,伸手在那人没受伤的一侧肩头轻轻拍了一下,笑着说:“我这师弟年纪小,不懂事。”

    那人在看到信邪仙君朝他走来时吓得腿都软了,没想到这位仙君居然是特意过来向他致歉的,不由感动得心情激荡,都不知说什么了,只是一个劲儿的点头。

    二人走到殿门口时,身后跟了十来个少男少女,每个人眼中皆闪动着崇敬的光芒,他们尾随的可不是冲,而是信邪仙君,这位洒脱飘逸而又狂放不羁无法无天的紫霄宫六仙君,几千年前就成了蒲云洲众多豪门子弟心中的偶像,尽管信邪早就不那么张扬了,但这并不影响一代代豪门子弟对他的敬仰,因为他当初胡闹出的高度至今无人能企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