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二百四十五章 赔礼
    寻易觉得很累,短短几句话的交锋就让他有了心力交瘁之感,信邪仙君应该是他所遇到的人中最难对付的一个了,其思虑之敏捷言辞之犀利令寻易在动心机时不由先自发怵,尽管如此,心机还是得动,实话绝不能说,他必须要竭尽全力给自己争取生机,确切的说是给镜水仙妃争取到生机。

    他很庆幸方才没有尝试用说出“挫魂阵”位置的方式诱惑其拔腿就去救正天君,如其所言,知道了详情后,心反倒会安定下来,他相信信邪仙君的确是这种人,那样的话自己手中就没什么筹码了。至于接下来怎么做,他毫无办法,只能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见机行事了。

    信邪仙君果然没有轻易相信寻易的摇头作态,其实不止寻易头疼,他也对眼前这个软硬不吃的小家伙颇感头疼,略作沉吟后,他目光坦诚的盯着寻易道:“不论师尊是否收你为徒了,从今以后你都是紫霄宫信字辈的第七位弟子了,记住了吗,七师弟。”

    寻易随意的点了下头,看那样子似乎是正天君本就收下他作弟子了,对这种告诫虽不满却因不愿吐露太多实情而懒得计较。

    “先随我进府吧,那个说要给咱们一个交代的人很快就会过来,有什么话打发了他再说。”信邪仙君收了法阵,解除了对寻易下的禁制,把乾坤袋与刺虚都还给了他,然后小心翼翼的托着那个“杏核”神情凝重的问:“这东西真有那么厉害?”

    “应该有吧,别人给我的,到底有多厉害我也没见识过。”寻易漫不经心的说。

    信邪仙君露出温暖的笑容,以开玩笑的口吻道:“那我可得多替你保管一阵了,你这小子胆子太大,我不能不防着点。”紧急时刻寻易弃离砚不用,反而是攥着这个东西,他自然不敢小觑此物。

    寻易也以玩笑口吻道:“师尊当初收你为徒时知道你这么胆小吗?”语气与神情虽是开玩笑的意味,但眼神却带了几分不屑。

    居然有人说自己胆小,信邪仙君不禁哑然失笑,他也盼着能和这小家伙缓和一下关系,遂道:“一会见到来人你别说话,该要的好处我会给你要,用不着太贪心,你以后什么都不会缺的。”之所以在这个时候他还有闲心等辛复登门谢罪,是因为不想给对方猜疑的余地,如果让对方扑空了,他们肯定会猜测是自己从小师弟口中得到了有关师尊不好的消息。

    寻易看到了信邪仙君急得落泪的样子,自然是能猜出些他这么做的用意的,他眨了下眼道:“你能帮我要件上好的仙袍吗?”

    “你小子还真会要东西。”信邪仙君笑骂了一句,略作思索,脱下身上的道袍交给寻易,命他换上。

    寻易换下那件赌斗场的衣服,见仙君并未再取道袍穿上,身上只着雪白的中衣,不由笑了,把换下的袍子递了过去。同为坏小子,他一见之下就明白信邪的手段了。自己找人家要道袍,人家给件说得过去的就行了,现在是紫霄宫第六大弟子信邪仙君没道袍了,该赔件什么样的还用想吗。

    信邪看到寻易的坏笑,不由对这小家伙生出相知之感,他摆摆手,以江湖大哥教导小弟的神情道:“不必那么做作。”

    寻易闻言暗自折服,自己跟这位师兄比起来,好似是小毛贼对比窃国大盗,虽是同一类人,等级却差得太多了。

    “师兄,今天是何月何日了?我不知他们给我服药后昏睡了多久。”寻易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信邪报了时日,脸上有了怒容道:“他们还给你服过药?”

    寻易也急了,大骂道:“这帮混账,竟足足让我睡了五个月!”

    信邪仙君抓过他的手腕以灵力探查了一下,松了口气道:“应该只是昏睡药物,你这经脉是师尊帮你拓展的吗?”

    寻易抑制住内心的焦躁,点了下头,眼中怒气不消。

    信邪劝道:“你伤的那人我已经帮你杀了,如果还有你想杀的人回头我把他要来,凭你处置,跟我说说事情经过吧。”

    二人边说边行,出了山谷,不多远就是一座小宅院,宅院古朴而清静,仅有一座小楼和几间屋舍,余者皆是药圃花园。

    两个十二三岁的小童闻了召唤出来迎候,看其修为在聚气圆满上下,令寻易咋舌的是其中一个魂数竟达四十之多,另一个也超过三十九了,在蒲云洲他观察过几个修为比自己低的修士,魂数几乎没有低于三十七的,这应该是得益于镜水仙妃提到过的盛行此地的添魂之术,见到师兄的童子都有这么高的魂数,他起了找师兄要几颗天魂丹的心思,能要到丹方当然就更好了。

    两个童子见客人穿着仙君的道袍,而仙君则只穿着中衣,眼中都露出困惑之色,暗自思量,莫非仙君赌得输了衣服不算,还让人跟回家取赌债了?这是输了多少啊。

    信邪含笑对二童道:“安心,静性,过来见过七仙君,这是我的师弟。”

    两个小童虽奇怪怎么忽然多出个七仙君,却都没多嘴,乖巧的上前施礼,口称七仙君。

    寻易拿出四块元婴石分给他们作见面礼。

    两个小童大为惊喜,这手笔看得信邪仙君都暗自皱了下眉,打发下人都用元婴石,这小子身家真是够丰厚的。

    寻易就是为让他生出这感觉,省得一会讨要东西时他认为自己是狮子大张口。

    信邪仙君所料不差,二人刚坐下,辛复就同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登门谢罪了。

    见过礼后,信邪向寻易介绍那老者就是在赌斗场中与他对话之人,道号五伐仙君,当初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所以跟信邪交情不浅,此来不用问,是作和事佬的。

    看到信邪仙君这副打扮,二人颇感哭笑不得,哪里还能不明白其用意。

    辛复很是爽快,开口道:“此事已查明了,正是被七仙君所伤那人捣的鬼,为给七仙君出气,我已经把他给杀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的手下,这个罪责该由我来担,于公于私都不会让七仙君平白受这么大的委屈。”他说着取出三个玉盒,两个玉瓶,还有两颗鸽卵大小的夜明珠,说明了玉盒玉瓶中装的是何物后,他很识趣的紧接着道,“还有一件道袍是要送给七仙君的,因存在洞府之中,已派人去取了,最迟明日就能送到,这些自然是不足以抵偿七仙君所受委屈的,信邪,念在咱们相交数千年的份上,帮我多多劝慰劝慰小仙君吧,我这一把年纪,就不给小仙君施礼赔罪了。”

    他先揽下了信邪杀人之事并坦诚认错,接着送上大礼,然后说明会补送仙袍,最后言及情面的话更是说得十分让人舒服,此人行事之练达可见一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