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二百四十九章 终须一行
    惴惴不安的匆匆赶回三峰山,看到信邪仙君正在原地等他,寻易稍稍放了点心。

    他走上前问道:“师兄醉了多久?”

    “六个时辰。”信邪面带迟疑的问:“那灵液真的是第二次服用就无效了?”

    “后悔了吧?你可以试一下,反正还有不少呢,别超过十五滴应该不会有事。”寻易取出那个玉瓶扔给他。

    信邪取了十五滴左右收入自己的玉瓶中,然后把玉瓶还给寻易,有些难为情道:“我知道这灵液的珍贵,只是我身上没什么适合你用的宝物,回头我帮你寻一件吧。”

    寻易摆手道:“这话说的就远了,我有好东西给师兄是应该的,况且这灵液我只能当酒喝,你给我这师弟宝物也是应该的,别非说得跟交易似的。”

    信邪洒然一笑,道:“你若早来几千年,我何必如此苦闷,小师弟,你就算不愿留在紫霄宫,我也希望你能跟着我修炼,师兄绝不会亏待你。”

    寻易咧嘴道:“师兄你这话可说早了,我接下来的请求肯定会惹你不高兴,我想在搜魂之前,请师兄把醒来之后的这段记忆拓印给我看,我得确认你没有暗中跟踪我。”

    信邪闻言当即就掉了脸色,皱起眉看着他。

    寻易迎着他的目光道:“师兄别怪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如果此事仅关系我一人的性命,我绝不会如此无礼,那人是对我有大恩的,请师兄体谅。”

    信邪无奈道:“小子,也就是我看你顺眼罢了,下次要再敢提这种要求,可别怪我翻脸无情。”

    “绝不会有第二次。”寻易递上了一枚玉简。

    快速而仔细的查阅了信邪拓印的记忆,寻易舒了口气,陪笑道:“对不住了师兄,小弟得罪了,以后绝不会再疑师兄。”

    信邪点了下头,道:“可以让我搜魂了吗?”

    寻易闭上眼道:“师兄小心些,师尊所留那道守护神念可不是说着玩的,还有,我离开师尊后的记忆你就别看了,此后我没再见过师尊。”

    信邪面色凝重道:“我一点也不会多看的,摒除杂念,意退灵台,气归丹府,静心宁神,二魂自游。”

    寻易如他所言,身心具皆放松下来。

    在搜魂上他算是有经验了,当信邪的灵识侵入灵台时,他能明显感觉到这屡灵识较之明本仙尊的那缕灵识相差甚远,当初明本仙尊那缕灵识进入时,如鬼魂入屋,虽可察觉但无迹可寻,信邪这屡灵识则如强盗闯宅,行迹昭彰。

    他刚做出这个判断,那缕灵识就退了出去,随之传来一声叹息。

    “被师尊的神念挡住了?”寻易睁开眼问。

    信邪郁闷的点了点头。

    寻易看了一眼手中的玉简,道:“我遇到师尊时还是个凡人。”

    信邪当然知道做凡人期间的记忆是拓印不出来的,遂点头道:“你仔细讲给我听吧。”

    寻易沉吟了一下道:“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师尊被困在了一座法阵之中,据他说已有千年了,那法阵好像是能克制他的功法,我与师尊只相处了一日时光,他帮我除去了身上隐疾,然后在我头中封存了些东西,让我修炼至结丹期后来紫霄宫报信。”

    “此事距今多少年了?”信邪急切的问。

    “有……五十多年了。”看到信邪眼中闪现出怒意,寻易可怜兮兮道,“为了隐瞒与师尊的相遇,我屡次见疑于所投师门,最终还是被逐了出来,之后奔波流离,频遭劫难,此中苦楚思之心酸,在这种境遇下我就是想勤奋修炼也是千难万难的。”说到这里他垂下眼帘,小声道,“不敢瞒师兄,我资质虽不差,但生性疏懒,意志不坚,尽管心中无一刻敢忘师尊大恩,恨不得能一步跨到蒲云洲来送信,可修炼起来……”

    “不必说这些了,告诉我那座法阵在何处!”信邪不耐烦的打断他。

    “师兄……”寻易抬起头怯怯的喊了一声。

    信邪心头不由一颤,寻易的样子就像是个三四岁的年幼弟弟在犯了错后用充满愧疚与依赖的清澈眼神在看着自己的大哥哥,信邪不知道有多久没见到过这种眼神了,霎时心就软了下来,缓和了口气道:“你拼着这么点修为跑到这里,足以证明一切了,我不是怪你什么,是着急,你快说吧。”

    寻易缓缓的摇摇头道:“恕小弟说句该死的话,我当时能从师尊话语中听出将死之意,他老人家从始至终都没讲过一句催我尽快来报信的话,连暗示都没有过,我不想师兄你白白去送死,所以不能把位置说出来。”

    “胡说!你能看出什么?!师尊绝不会仙逝!”信邪紧闭双唇,目泛凶光的盯着寻易,他的身子在微微发抖,因为他清楚,凭这位小师弟的聪慧,如果不是真的看出了什么端倪是不会信口胡说这种话的。

    这道神念如同是一声炸雷在寻易脑中炸响,他眼前一黑,口鼻被震得流出了鲜血。抹了一把鲜血,寻易默不作声的低下头。

    很快信邪就平静下来,不过神情再恢复从容洒脱,他沉声道:“我必须立刻带你去一趟紫霄宫,让师娘查个究竟,你还有什么顾忌都说出来吧,我保你无事。”

    寻易抬起头道:“首先我要向你坦承,师尊对我有收徒之意却没有正式收我为徒,危急之时自报紫霄宫十代关门弟子名号是师尊吩咐的,我并不在意紫霄宫弟子的身份,无论是师尊也好是恩人也罢,我对仙尊所怀情感都是一样的,否则就不会大老远跑来了,说这些是因为我敬佩你的为人,不想在真相大白后你对我有什么误会,这话在你搜魂前我就想说,因知道你那时心急如焚,不敢啰嗦。”

    信邪拍了拍他的肩头,道:“这个不用解释,我相信你。”

    寻易继续道:“其次,我想请师兄在师娘面前代我恳求,求师娘只搜有关师尊的记忆。”

    “好,我一定会恳请师娘的,还有吗?”

    寻易眨着眼道:“小弟一来是不敢罔顾师尊救命之恩,二来是不想有负于师兄,是以一天前才没有趁机逃走,如果我所猜不错的话,你给我吃的那颗药丸顶多只有追踪之效吧?”

    信邪欣慰的看着他道:“的确只有追踪之效,如果不是事关师尊,我也不会浪费如此珍贵的东西,最多给你吃一颗寻常丹药吓唬吓唬你,看来以后真得多防着你点。”

    “走吧,我这条小命从现在开始就交到师兄手上了。”寻易一脸悲壮的说。如果不是感动于信邪对师尊的一片赤子之心,他还真说不准会跟仙妃逃走,事到如今他没什么好抱怨的,折腾半天终究还是得去紫霄宫,这就是命吧,了了这桩心事也好,省得心里总是愧疚难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