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二百五十七章 密议
    花蕊仙妃一筹莫展道:“易儿,你别让我为难了,如今你正是该勤奋用功的阶段,就安心在这里修炼吧,我隔一段就会回来带你出去散散心的。”

    寻易梗起脖子道:“师娘,我真受不了的,您既看了我在玄方派的那段记忆,该知道我曾起过心魔吧?关久了我真会疯的。”

    花蕊仙妃苦叹道:“你师尊怎么收了你们这两个让人不省心的。”

    寻易劝解道:“师娘您别那么愁,我给您出个主意,您在劝六师兄时掉几滴眼泪就行了,要是这样他还犯浑,那真无可救药了,您不愿出手没关系,我有的是办法替您教训他。”

    花蕊仙妃被气乐了,道:“你教训他?再过几千年这话我或许信,现在你和他差得太远了,拿什么教训他?”

    寻易傲然道:“就凭我是您和师尊的弟子,是他的小师弟,只要他不敢杀我,我就能折腾得他以后见我就跑,不过我觉得六师兄不会那么浑的,你哭哭试试,我猜您以前没在他面前掉过泪吧?”

    花蕊仙妃微微点头道:“以前有你师尊在,万事不用我发愁,自然不会在他们面前落泪,我觉得你这办法对信邪应该是有用的,谈不上是算计他,我真为他苦苦寻找你师尊的这份孝心感动的想落泪,现在则为他愁得想落泪,他虽修为不低了,可要去南靖洲杀人报仇,多半就回不来了,以他的性情是不会屠戮一个天英派就肯罢手的。”

    寻易垂下头,一下一下的眨着眼睛。

    花蕊仙妃起身道:“好了,此事就这么办吧,我送你去二师姐处,回来就跟信邪谈,你老老实实在二师姐那里待着,不得我吩咐不许乱跑。”

    “师娘等一下。”寻易皱着眉道:“您得帮我有关师尊的说辞编圆了呀,免得我以后因无知说出错话,师尊为何在南靖洲淹留两千年从未回来一趟?又为何让我孤身来蒲云洲?这些我怕自己编不好。”

    花蕊仙妃坐了回去,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编瞎话这事太难为她了。

    寻易只得探了身子小声嘀咕起来,这事他太擅长了,缺的只是见识而已。

    花蕊仙妃也探了身子,跟着他小声嘀咕。寻易这么做是习惯了,她则是做贼心虚身不由己的就跟着寻易学了。两个修士用窃窃私语的方式以求避人耳目,尤其是其中一个还是化羽修为的,这一幕要传出去,肯定会让整个修界笑翻。

    一番密语之后,二人皆欣欣然,寻易还没等起身就觉眼前一花,定睛看时已到了另一处所在。

    眼前是一座处于山顶的小院落,古木掩映很是清幽,一个身着紫袍的女子此时已迎了出来,口称师尊对花蕊仙妃行礼。

    “这是你二师姐明夏,以后需要什么找她要就行了。”花蕊仙妃给寻易介绍了一下。

    寻易看这二师姐三十许模样,身材窈窕,容貌并无出众之处但看着让人觉得很舒服,眼神有几分像黄樱,他笑着上前行礼,甜甜的叫了声“二师姐。”

    知夏挤出个敷衍的笑容,眼睛立即又转向师尊,花蕊仙妃用神念传来的一条条震撼消息让她心神激荡,根本没心思搭理这突然冒出来的小师弟。

    花蕊仙妃作了番交代后,以怜爱的目光看向寻易,用手在他头上抚了一下,然后身形就消失了。

    知夏神不守舍的把寻易领进一间陈设简单却不失温馨的屋子,坐下后,她皱眉看着寻易半晌无言。

    寻易不自在的扭了几下身子,陪着笑脸道:“二师姐,师娘跟你说衣裙的事了吧?给师姐添麻烦了。”

    “什么?哦!师尊吩咐了。”知夏回过神来,脸上立时有了哭笑不得的神情,语气亲切的打趣道:“你这小师弟也太小些了,以后紫霄宫可有的乱了。”

    寻易就爱和这种自来熟的人打交道,同类相亲嘛,他顿觉轻松,露出坏笑道:“这怪不得我,反正我接下来是得在紫霄宫内好好逛上一阵的,让一帮老头老太太跟在屁股后面边施礼边喊师叔师祖多好玩啊。”

    知夏闻言当即喷笑,当即看清了这小家伙是个什么货色,笑啐道:“你要是敢来我的观荷岛耍威风,我就打折你的腿。”

    寻易哈哈而笑,取出一颗鸭蛋大小的夜明珠递上去,道:“这是小弟的一点心意,望师姐笑纳。就算被师姐打折了腿,小弟以后也是要常来观荷岛拜望师姐的。”

    知夏瞪大眼看着那颗珠子,吃惊的问:“这是……这是师父给你的?”

    寻易大大咧咧道:“你就别管谁给的了,尽管收下就是,多了我也没有,先见到谁就送谁,你要不收就是别人的了。”

    知夏正色道:“不行,这么珍贵的东西你可别随意送人,小师弟,你不必给我们送礼,至少在内海是没人会难为你的,也不必给那几位师兄送礼,谁要敢欺负你,你来跟我和大师姐说。”

    寻易笑道:“小弟送礼并非是怕挨欺负,这种东西我留着没用,不如给师姐和师兄们,我也不是见谁都会送礼的,是看师姐觉得亲近。”

    知夏温和的笑道:“你这份心意师姐领了,东西可不能收,回头让师尊帮你炼制成法器吧。”

    寻易咧嘴笑道:“我还有一颗比这大的,师娘说用那颗帮我炼制。”他说着把珠子抛了过去。

    知夏把珠子接在手里却没收起来,她不想继续纠缠此事,转而问道:“在南靖洲这么大的珠子也很少见吧,师父是从何处给你弄来的?”

    寻易眨了下眼道:“师姐,有关师尊的事我不能多说,想必师娘刚也嘱咐你不要多问了吧。”

    知夏笑瞋道:“果然是个小滑头,那师姐就不套你的话了,你只把能说的跟我说说,我的确很挂念师父。”

    寻易想了想,探了身子小声道:“其实我之前什么都不知道,几十年前我遭人追杀,师尊救了我,师尊见我资质不错,说要收我为徒,我就欣然拜师了,然后师尊说他现在没工夫照看我,给了我几样宝物,让我来紫霄宫,见到师娘后师娘才向我透露了点内情,原来师尊是为了让我给师娘带来一粒延寿灵丹。”

    “延寿灵丹?!”知夏激动得身子都颤抖了,“能为师娘……不,能为师尊延寿几何?”

    寻易摇头道:“这个师娘没跟我说,你回头自己去问吧。”

    知夏定了定心神,微微皱了下眉问道:“师父为何没工夫照看你?南靖洲至此路途迢迢,你怎么那么大胆子就敢孤身前来呢?”

    寻易翻了下眼睛道:“师尊为何没工夫他没说,我也不敢多问,至于胆子大,那是因为师尊虽没明说让我带延寿灵丹给师娘但却说了让我送样重要东西回来,师尊对我有救命之恩,我自然是拼了命也要把东西送到的。”他说着取出离砚,不无炫耀道,“再说了,师尊待我这么好,我岂能有负师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