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二百六十章 初次赌丝
    “爱信不信,我虽不懂行,但架不住聪明啊,想把我当冤大头可没那么容易。”寻易边说边又捏开了一个蚕茧。

    “嗯,不错!又是个凡间极品。”知夏打趣了一句,然后笑道:“再聪明也架不住无知,还别说冒充别的产地,就是直接打着北陵河谷的招牌卖,这些蚕茧也不会低于五百灵石,虽然那里出好丝的几率小,但所产冥壤丝却是极品幽蚕丝中价格最高的,你肯定连这都不知道吧?”

    寻易当然不会觉得尴尬,拿起一个蚕茧嘿嘿笑道:“这个说不定就是冥壤丝。”

    “我赌一万灵石它不是,敢赌吗?”知夏用挑衅的目光看着寻易。

    “你这是欺负人,我才不跟你赌呢。”寻易翻了她一眼,然后又满眼期待的把蚕茧浸入水中。

    “你不是说你聪明吗,不懂行都能用那么便宜的价格买下这些蚕茧,我哪能欺负得你呀?”

    寻易停下手,看了一眼几案上的蚕茧,道:“你还真欺负不了我,想赌好办,这里还有十个蚕茧,我分六个,你分四个,我先选,剩下的归你,咱们赌谁出的蚕丝价值高,赌注就一万灵石,你敢吗?”

    “去你的,你这才叫欺负人!”知夏被气乐了,她扬了下眉道“我的赌兴还真被勾起来了,这样吧,我先选,只选两个,剩下八个都算你的,如何?实话实说,这么赌我没把握赢你。”

    寻易想了想道:“好,不过你得把鉴别蚕茧的方法告诉我,不许藏私。”

    知夏拿出枚玉简在额间拓印了一下,递给他道:“便宜你了,我的亲传弟子都没这福气,记着不要外传。”

    寻易笑嘻嘻的接过玉简道:“多谢师姐,小弟就知道师姐最疼我了。”他说完就查看起玉简的内容,没一会就不满的抱怨道:“怎么只有北陵河谷蚕茧的鉴别方法?你也太小气了吧。”

    知夏含笑而瞋道:“别不知足,别人就是拿百万灵石我也不会传授他这么一点的,要想尽学我的技艺,就要看你以后懂不懂事了。”

    寻易把玉简扔还给她,满不在乎道:“少拿这个诱惑我,我的仙袍够多了,你不教我还懒得学呢,反正也没什么用。”

    “没用?哼,你要真都学去了,以后就再不用为灵石发愁了。”得意技能受到轻视,知夏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有你这样的师姐,我本来就不用为灵石发愁。”寻易双目微合学习着刚印入脑中的鉴别方法,理直气壮的随口说道。

    “你个臭小子还吃定我了?”知夏笑骂,心里涌起一丝温暖,同时涌起的是一种荒唐的感觉,自己怎么会在刚见面没多久的情况下就把不传之秘教给他了呢,这小子真有点邪门。

    没过多一会寻易就睁开了眼,对着那些蚕茧细细的查看起来。

    知夏见他慢慢的皱起眉头,问道:“看出点门道了?”

    寻易没答话,眉头越皱越紧,知夏察觉到他忽然动用神识查看时,摇头道:“神识是没用的。”

    寻易收了神识,闭了一会眼睛,然后又去看,接着站起身退后了两步再看。

    尽管见他神情凝重不似是在逗自己玩,知夏还是忍不住笑道:“我没这么教你吧?”

    寻易走回来慢慢的坐了回去,眼中似有困惑之色,过了一会才开口道:“师姐你选吧。”

    “看把你吓的,还真当我会要你的灵石啊。”知夏颇觉好笑的看了他一眼,随手取了两个看好的蚕茧,

    寻易眼神微动,把剩余的八个蚕茧收到身前,笑嘻嘻道:“你先来吧。”

    知夏也不说话,当即把一个蚕茧浸入水中捏开,她脸上虽很平静,心里却还是有些许兴奋的,赌博就是有如此魔力,她这有数千年修为的大修士亦不能完全抗拒。

    当褐色的丝团被取出来时,知夏眼睛发亮道:“能算中下之品了,你运气不错,买这些蚕茧的花费亏不了多少了。”

    寻易显得比她还高兴,催促道:“快把另一个也打开。”

    第二个蚕茧被打开时,知夏有点失望,寻易此时也算粗通皮毛了,看了一眼道:“师姐,按你所传授的判断,这个应该是凡间极品吧。”

    知夏扑哧一笑,道:“不管怎么说,我有一个中下品的应该足以赢你了。”

    “那可不一定。”寻易一股脑把自己的七个蚕茧都投入碗中,噼噼啪啪的尽皆捏开,然后就两眼发直的盯着碗里的东西露出一脸呆相。

    知夏灿然而笑道:“不错,五个凡间极品,两个在凡间都没人要的枯丝。”

    寻易拿起一个缩得不足正常丝团十分之一大小的暗褐色枯丝看了看,然后扔到一旁,从乾坤袋中取出了十块元婴石,他没有递给知夏而是放在了几案上。

    看似有点不服气道:“师姐,这局我认输,你这里肯定有北陵河谷的蚕茧吧,我要跟你再赌一局。”

    知夏敛去笑容告诫道:“赌丝是蒲云洲修界的一大害,不知有多少人为之丧尽身家,毁了道心,你初来此地,切不可上这个瘾。”

    寻易笑道:“师姐放心,赌斗这种事我从来就不喜欢,只因刚跟师姐学了点技艺,心里有点发痒,正好借赌斗多从师姐那里多学点东西。”

    “你小子心机真够多的。”知夏赞许的笑骂了一句,向外传出神念后,不一会就有个三十许相貌的女子送来了一个乾坤袋。

    这女子朱唇皓齿,左眉梢有一颗米粒大的青记,神情举止与知夏颇有几分相似,她进来后好奇的打量了寻易几眼,因眉眼间的盈盈笑意使她这举动并不惹人生厌。

    寻易也对她笑了笑,知夏没有给二人作引荐,那女子呈上乾坤袋后就退了出去。

    知夏等她出去后才对寻易道:“这是我的大弟子炎冰,现在内海的事务都由她打理,以后我闭关时,你有事找她就行了。”

    “哦,我看你这弟子收的不错。”寻易老气横秋道。

    “呸!你可真好意思摆这谱儿,一个结丹初期修士评价一个元婴修士,你的脸可真大!”

    寻易哈哈笑道:“快快快,都拿出来,这次赌两万灵石。”

    “输了下次就赌四万是吧?”知夏用洞悉奸计的目光看着他。

    “我怕你到最后输不起,不涨了,一次最多两万。”寻易看着那个乾坤袋满眼跃跃欲试的贼光。

    知夏取出一百枚蚕茧,问道:“这次你想怎么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