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师姐!师姐!
    寻易盯着摆在几案上的蚕茧,道:“你选两个,我选四个,我先选。”

    “依你。”知夏爽快的答应下来。

    寻易用了两盏茶功夫选出了四枚蚕茧,知夏看得面露喜色,赞道:“看来你在这上有些天分。”

    寻易摇头摆尾道:“什么都架不住聪明,你就等着往外掏灵石吧,今天不把你赢个盆干碗净不算完。”

    “张狂!”知夏拿了两枚蚕茧投入碗中。

    结果出来是,寻易的四枚蚕茧出的是一个中品,一个中下品,一个下品,一个枯丝,知夏的两个出的则是一个中品,一个中下品。寻易凭一个下品赢得了这一局。

    看着寻易把尾巴翘上了天,知夏不由郁闷了,又取出一百枚蚕茧道:“再来一局。”

    寻易大言不惭道:“用北陵河谷的蚕茧赌多少局你都是个输,我这就叫聪明,换别的产地的吧。”

    知夏含笑瞋了他一眼道:“想接着学我的技艺就明说,我也不是不能教你,只要你从这一百枚里选出三枚能令我满意的,我就再教你鉴别靖安河蚕茧的秘诀。”

    “好!”寻易二话不说的细细挑选起来。

    当他把三枚蚕茧放到知夏面前时,知夏用带着几分玩味的目光看着他,半晌不语。

    寻易嬉皮笑脸道:“没见过这么聪明的吧?”

    知夏缓缓的摇着头道:“还真没见过这么聪明的,鉴别蚕茧只靠熟记一些特征是远远不够的,还得有丰富的经验,敏锐的直觉,这些我是无法传授给你的,你仅凭刚刚学到的那点东西就能做到这一步,只能说是奇才了。”

    寻易眼中含笑作一本正经状道:“我就是奇才,无论在哪方面都是奇才,师娘刚才没告诉你呀?”

    知夏为之莞尔,把几案上的蚕茧都收了起来,然后又放上了十枚,道:“这是真正靖安河的蚕茧,你看看与北陵河谷的有何不同。”

    寻易翻来覆去的看了一会,摇头道:“好像没什么不同。”

    知夏把准备好的玉简递给他,口中道:“的确很像,所以常有人拿北陵河谷的蚕茧冒充是靖安河的。”

    寻易学了玉简中内容后,再次看向那些蚕茧时,笑道:“果然是有差别的,这上面三叉相交的纹路是比北陵河谷那种要多,纹路末梢的颜色也的确不同。”

    “再试试手感。”知夏递给他两个北陵河谷的蚕茧。

    寻易把两种蚕茧对比着把玩了一会,摇头道:“感觉不出什么差别。”

    “以后多练练就会有感觉的。”知夏鼓励道。

    “算了吧,能看出来不就行了?还费那事干嘛呀。”

    “怎能如此不思长进,存这心念如何能有所成!”知夏不悦的教训道。

    寻易振振有词道:“除了静心悟道,其余的都是岐门邪途,不可沉迷其中,师姐你快醒悟吧。”

    知夏不屑道:“那是你们南靖洲的说法,我们自有我们的心法,未见得就比你们的差。”

    寻易怔了一下,然后咧嘴道:“那岂不要坏事了?我这如同是穿了一身白衣掉进了烂泥坑,以后如何能独善其身的修炼呀?”

    知夏啐道:“你们那边才是烂泥坑呢,修炼的事我就不多嘴了,你去问师娘吧,帮你改邪归正应该没太大的麻烦,最多就是散去修为从头再来呗,反正你这点修为也没什么可惜的。”

    寻易跳起来道:“去你的吧!没什么可惜?!你知道我练到这样多不容易!”

    知夏掩嘴笑道:“逗你玩的,修炼功法自然是不需改变的,至于道念变不变就要看你自己了,回头向师尊请教吧。”

    寻易本就是作态,闻言坐回去道:“再敢吓唬我,我就把你的灵石都赢光。”

    知夏撇撇嘴,指着那十枚靖安河的蚕茧道:“还按先前的规矩,我选两枚,剩下的归你。”

    寻易反对道:“那就真成哄着你玩了,这次我先选,选四个,剩下的归你。”

    “不行,最多三个。”知夏语气坚决的说完自己都觉得好笑,自己一个几千年修为的怎么跟个几十岁的孩子像模像样的赌起来了。

    “好,三个就三个。”寻易看着那十个蚕茧,头都没抬,神情极其专注。

    等他把三个蚕茧选好,知夏展颜而笑道:“你输定了。”

    寻易眨了下眼道:“呃……咱们是不是还没说这次赌注是多少呢?那就一万灵石吧。”

    知夏笑道:“真有良心,你怎么不说一块灵石呢。”

    寻易正气浩然道:“我才不会耍那种无赖呢,你还欠我一万灵石,我要是输了就谁也不欠谁了。”

    “你已经够无赖的了!”知夏瞋了他一眼。

    结果真如知夏所料,寻易的三枚蚕茧出了一个中下品,一个下品,一个枯丝,剩下的七枚出了一个中下品,四个下品,两个俗品,也就是所谓的凡间极品。

    面对这个结果寻易倒挺洒脱的,笑嘻嘻道:“师姐,我这天分算够高的吧?只有两个中下品我就挑出了一个。”

    知夏本来就是想用这话安慰他的,不想人家自己说出来了,只得改为责备道:“稍有所得就飘飘然,心浮气躁难成大器。”说完拿出二三十枚蚕茧放到几案上,吩咐道:“把北陵河谷的和靖安河的分开。”

    寻易梗起脖子连声喊道:“师姐!师姐!二师姐!”

    知夏不解的问道:“你喊什么?”

    寻易斜了她一眼道:“我是让你明白,我是你师弟,不是你徒弟,不许逼我学东西。”

    “你个不知好歹的!”知夏被气得啼笑皆非,用手指在他额头上戳了一下。

    寻易嘿嘿傻笑道:“我觉得学的差不多了,你告诉我紫霄宫谁最好赌,我来个扮猪吃虎,去赢他的灵石。”

    “你本就是猪!”知夏笑得肩头直抖,这个活宝小师弟让她今天可是笑够了。

    二人正说得热闹间,知夏忽然敛了笑容起身肃立,随即对寻易道:“师尊让我送你过去。”

    临近先前的那座小岛,知夏停下来道:“师尊让你自己过去。”

    寻易对她点了点头,御气飞向小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