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二百七十章 借宝
    知夏随手一划,出现了一张坊市图,她指着十来处标为红色的商铺道:“这几家就别去了,他们跟咱们紫霄宫关系不太好。”

    “记下了,你把身上的灵石都给我吧。”

    知夏取出两千块婴石递给他,道:“把这些都买成蚕茧,我想差不多了,你师姐和师兄他们用上品丝就行了,没必要用极品的。”

    “好,师姐我去了。”寻易接了灵石进入了坊市。

    在第一个散摊的小法阵内,寻易边挑选边盘算着,师姐说差不多,是按自己在“集运坊市”买的那些蚕茧计算的,那批蚕茧大概有三成是极品丝,四成上品丝,三成是中品丝,如果还按那样买的话,前后一共两千八百元婴石,合计能出一万一千多团极品丝,也就够三套内衣的,一套给知夏师姐,一套给师尊黄婉,一套给绛霄,倒是也够分了,西阳、公孙有上品道袍,内衣用上品的也行了,给大师姐黄樱一套中上品的衣裙,再配一套上上品的内衣,应该说得过去了,其他师兄和师姐只能算了,自己跑蒲云洲来的事最多只能告诉大师姐,跟别人是不能说的。

    挑了五枚蚕茧后,他在摊主鄙夷的目光中离开了,没办法,他得多准备出一套极品内衣,当初找知夏师姐要四套衣裙时就想着给那人一套的,即便不一定能送不出去,他也要准备出来。

    上千个散摊,数百个小店铺,寻易不知遭受了多少白眼,这还幸亏他挑选的速度很快,没耽误人家多少时间,否则恐怕选到一半就被赶出去了。对于一般的冷眼相对,他都忍了,如果在结账时对方甩了闲话,他就会带着歉意再多买几枚蚕茧,看似是不好意思之举,实际则是不再恪守只取三分之一的原则,把这个摊位上极品蚕丝一网打尽了。

    经过几个时辰的挑拣,寻易感觉要吐了,入夜后他进了一间茶楼。

    在修界,有些坊市是昼夜经营的,南太坊市就在此列,其实南太坊市并不总是这么热闹,毕竟幽蚕茧不是那么容易得来的,这里每二十年才举办一次像现在这样的大市,为期两个月,每当此时,整个蒲云洲各处的蚕茧交易都会被带动得热闹起来。寻易的命的确很好,否则别说像集运坊市那类低一级的坊市不会有什么人,就连这里也没多少商家是开门纳客的。知夏之所以那么容易就被说服,这是一个重要原因。

    寻易边饮茶边偷听着别人的窃窃私语,他不是真的想偷听到点什么,而是在享受这种拥有特权的感觉,一直以来他都是个低低在下的小爬虫,现在终于尝到俯视别人的滋味了。不过没一会他就放弃偷听,因为内心升起的羞耻感让他没法心安理得的享受目前的特权,说到底——他不是那种人。

    缓过劲儿来后,他出了茶楼沿着大街逛了起来,在大商铺买蚕茧相对要好一些,因为这里的蚕茧价格贵,顾客也就偏少,而且他一次能挑出几十甚至是上百的蚕茧,这数量不至于遭白眼了。

    走了大半条街,前面出现了一幢笼罩在绿色法阵中的小楼,法阵显现的形状并非圆形而是丹炉形状,他的目光望向写有“魂草轩”的匾额时,一道介绍所售货品的神念传入了脑中,原来这是一家卖灵草丹药的店铺。

    寻易毫不迟疑的走了进去,这里的客人反倒比售卖蚕茧的店铺还要多,一个正在招呼客人的伙计带着歉意对他笑了笑,示意他稍等片刻。

    寻易正待随意看看时,一个身穿翠绿道袍的少年满脸怒容的闯了进来,在他身后跟着两个满面愁容的中年人。

    寻易认出这少年正是在赌斗场给自己指路的那位炼魂宗少主裴元。

    裴元此时也看到了他,怔了一下后满脸怒容立刻变为了惊喜之色。

    寻易对他笑了笑,同时微微摇了下头,用眼神示意他别多嘴。

    裴元看懂了寻易的眼神,传过神念道:“太好了,小仙君你一定要帮我个忙,随我上楼来。”

    既然对方也是有阵符的,寻易亦以神念答道:“让我帮什么忙?”

    裴元一边朝楼上走一边道:“此处不是讲话的地方,快来。”

    寻易迟疑了一下,然后迈步跟了上去,不管怎么说,裴元在赌斗场也算帮过自己,他是那群愣头青里闹得最凶的,不能太不给人家面子。

    来到三楼的一间净室,裴元把两个跟在身后的中年人轰了出去,然后满眼恳求看着寻易道:“小仙君,请恕在下鲁莽,贸然相邀实属无奈,小仙君若能帮在下这个忙,日后定有重报。”

    寻易笑道:“我这点修为能帮你什么忙?再说我二师姐正用神识监视着我呢,出格的事我可不能作。”

    “无妨,这间屋子能隔绝她的神识。”裴元口里虽这么说,但还是取出了一张白色的符箓,在灵力催动下,符箓变成了黑色,这败家子为了无谓的小心竟随手用掉了一张价值上万灵石的符箓。

    寻易好奇的问:“这符箓有什么用?”

    裴元随口解释道:“能开启一个隐形的隔绝法阵,可支撑一炷香工夫,我找小煞星要的,这是极品的,放心吧,你师姐就算在门口也听不见咱们说什么的。”

    “能看到咱们吗?”寻易颇感兴趣的问。

    “她如果在三百丈外就不容易察觉了,前提是咱们不能动用灵力。”

    “那就没有太大用了。”寻易做出失望的样子,随即又笑眯眯的问:“你闯什么祸了?说来听听。”

    见对方言语随意,神情带着亲近,裴元也不再装斯文了,破口大骂道:“奶奶的,我这次真是晕了头了,刚才在炼心楼跟幽旗门的那个王八蛋赌红了眼,结果输了五十万灵石不算,还把灵宝定魂枪也给输了,这要是让我爹知道,非剥了我的皮不可,小仙君,第一次见你时我可就把你当自己人了,不说别的,只看在紫霄宫和炼魂宗两家的关系上,你也不得帮我一次。”

    寻易皱起眉道:“你居然拿灵宝去跟人家赌?真有你的,我现在无权无势,你让我怎么帮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