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我去赌
    裴元咽了口唾沫道:“你只要肯帮就行,我现在拿不出赌本了,你把离砚借我,我再去跟那小子赌一把,无论如何也得把定魂枪赢回来。”

    寻易头有点大了,咧嘴道:“你要再赌输了呢?离砚乃师尊所赐,要是被你输了,我也会被剥皮的。”

    裴元信誓旦旦道:“你放心,我不会再输了,运道不可能总在他那一边,算我求你了,我现在真拿不出别的灵宝去跟他赌了,那小子只给我两天时间,两天后他就回幽旗门了,这么短时间我根本来不及找别人去借灵宝。”

    寻易为难的摇头道:“我是想帮你,可你这主意太不靠谱了,我不能让你拿着离砚去赌运气。”

    裴元着急道:“自你闹了赌斗场后,我们就把你当第二代小魔君看了,都想跟你多亲多近,你可不能这么没义气呀,如果我把离砚输了,以后一定赔你一件灵宝,决不食言。”

    寻易颇感无语道:“俗话说十赌九输,你多半是钻进别人设的圈套了。”

    裴元诧异的看着他道:“你觉得有人敢给我设圈套吗?就算他们想设圈套,你听说过赌丝可以作假吗?”

    寻易眯起眼道:“你跟人家赌的是幽蚕丝?”

    裴元更加诧异了,“当然是赌幽蚕丝了,没有什么比这更公道了,所以我才不信那小子运气会一直那么好。”

    寻易嘴角露出微笑道:“这哪有什么公道可言?虽然鉴别蚕茧很难,但还是有规律可循的,鉴别功力深的自然赢面就大了。”

    裴元有些恍然了,问道:“你没赌过吧?我跟他赌的自然是一息百猜,鉴别功力再深也是无用的。”

    寻易好奇的问:“何谓一息百猜?”

    “原来你真没赌过。”裴元指了指身前的几案道:“看好了,不许动用神识。”他说着取出一件道袍,然后挥手朝几案上撒了一片蚕茧,紧接着迅速用道袍盖住了那些蚕茧。

    “这就叫一息百猜,一息看蚕茧,下一息就得报出估测的价格,你说鉴别功力有用吗?”

    “是没用。”寻易撩起道袍看着那些蚕茧说,“那人有可能串通赌场作弊吗?

    “绝无可能!”裴元的语气十分肯定,“炼心楼不会做砸自己招牌的事,而且最后两局用的蚕茧是我们双方各自派人出去买的,那小子就是运气好而已,他连赢了我三局,好运也该到头了,你把离砚借我用一下吧,这样,如果输了,我就回家实话实说,我爹不管有多生气也一定会想办法帮你把离砚要回来的,这总行了吧?不论输赢,小弟都另送一份厚礼。”他说完取出一个玉瓶递给寻易,“这是爷爷专为我炼制的还阳丹,哪怕只剩半口气了,服用之后也可迅速恢复。”

    寻易把玉瓶推了回去,道:“保命之物你还是留着吧。”

    裴元强把玉瓶塞进他手里道:“我还有一颗,不管借不借离砚,这还阳丹都送你了。”

    寻易把玉瓶放在几案上,问道:“刚才用的符箓还有吗?我想买几张。”

    裴元见似乎有门儿了,立即取出一张递给他,“就剩一张了,回头我再找小煞星帮你要去,这种极品的他们家是不卖的,跟我就别提买不买的了,送你就是了。”传授了使用符箓的法决后,他带着卖好的神情道:“怎么样?灵纹派的东西有点门道吧?”

    “果然不愧是极品符箓。”寻易笑了笑把符箓放在玉瓶边上,又问:“这魂草轩是你家开的?”

    裴元连忙点头道:“是,你需要什么尽管拿,都算小弟奉送的。”

    寻易想了想道:“你们这里有无影花吗?”

    裴元喜道:“有,你要几株?很少有人买无影花,这里最多备有一两株,如果不够我去别的店给你拿,这东西不值什么。”

    “有五六株就够了,店里有这种东西吗?”寻易以灵气幻化出一朵冰花。

    裴元皱眉看了看道:“冰魄?你要它作什么?”

    “作什么你就别问了,你们这里有吗?”

    裴元立刻点头道:“包在我身上,你要多少?”

    露出笑容道:“越多越好,这东西好找吗?”

    裴元挠头道:“冰魄只产于极北的冰原上,因为我们不用这东西,所以小弟对其了解不多,一会我就帮你去问,不管怎样都会给你弄来。”

    寻易听出这小子多半是个和自己差不多的货色,空负渊源家学却懒于钻研,他沉吟了一下道:“你能传授我一些炼丹法门和丹方吗?寻常的就行,独门秘术和绝密单方我不要。”

    刚听到寻易提及炼丹法门和丹方时裴元不由变了脸色,听到最后立刻笑了,道:“你吓了我一跳,这好说,小弟所学的虽不宜外传,但还未涉及到绝密之学,尽数都传授给你也无所谓,只要你别再传与他人就行了。”

    寻易拿起几案上那个装着还阳丹的玉瓶和符箓看了看,然后收入乾坤袋,作豪迈状道:“你既然这么够义气,那我绝不能见死不救。”

    裴元喜上眉梢,伸出手道:“我就知道你不会比小魔君差,以后咱们就是兄弟了。”

    寻易拍开他等着接离砚的手,道:“既然是兄弟了,我哪还能让你去赌?”

    裴元有点懵了,气血上涌之下一张脸霎时涨得通红。

    寻易表现得愈发豪迈道:“别误会,我的意思是我帮你去赌,输了算我的,赢了算你的。”

    “你说什么?!”裴元难以置信的看着寻易。

    寻易重重的呼了口气道:“给我看看幽旗门的那小子长什么样吧。”

    “不行不行,我去赌,输了我赔你离砚。”裴元被寻易的义气感动得脸红脖子粗,一个劲儿的摆手。

    寻易不耐烦道:“别废话了,我在这里耽搁久了师姐就该起疑了,一个时辰后你去珍茧斋门口等我,记得别泄露我的身份,我如果输了,自会让六师兄帮我出头,你只操心自己的定魂枪就行了。”

    裴元眼睛发亮道:“对对对!你这计策太高了,小魔君要是出了头,一定能讨回离砚的,我怎么没想到这一招呢。”他说完兴奋的拿了枚玉简拓印了刚才对赌的记忆,要把玉简递给寻易时迟疑了一下,然后一连取出五六样宝物,连同玉简一起递了过去,“这些你先拿着,如果赌输了,我再赔你一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