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十局并一局
    此时躬着身子谢罪的那老者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对着寻易不住磕头,连话都说不出了。众人借寻易转回身的机会纷纷行礼,有的人差点笑出来,太府派的这位仁兄今天算是丢人丢到家了,训斥人家晚辈越来越不懂规矩的话此刻反倒应验在他自己身上了。

    寻易想上前扶起老者,随即想到那么作不太合适,遂笑着道:“罢了,这事也怪不得你,去吧。”

    “多……多谢师祖!”老者如蒙大赦,又磕了几个头后,灰溜溜的走了。

    仙玉冲着寻易抿嘴笑问:“怎么回事?他怎么得罪你了?”

    寻易没心没肺的笑道:“没什么,只是在不知情的状况下说错了句话而已。”

    仙玉望向边上一人问:“他说什么了?”

    那人支支吾吾的把老者说的话复述了一遍。

    知夏盯着那人寒下了脸。

    仙玉听得掩嘴娇笑,笑过后才指着众人道:“此事谁都不许传扬出去,听见了吗!”

    众人忙连声应诺。

    仙玉亲昵的伸指在寻易额头上戳了一下,笑嗔道:“你呀你!难怪我大老远的就听到你师姐训斥你,这可怪不得你师姐生气。”

    寻易嬉皮笑脸道:“师姐都教训过我了,姐姐你就别再提了,不听你们数落了,我走了。”在看到师姐仅以礼节性的笑容应对此女热情的招呼时,他就知道眉目了,此女听似亲切的话语实则句句不善,面对这种口蜜腹剑的厉害角色自己还是早点躲开的好。

    仙玉拦住他,含笑而瞋道:“姐姐说你两句还不行了!小滑头,既然见到了,姐姐自然少不得要给你点好处。”她说完转头对站在身后的男子吩咐道,“你陪小师叔去那边对赌十局,小师叔赢一局给十万灵石,记着,不许让我这份礼送不出去。”吩咐完弟子,她不容分说的拉起寻易朝水池那边走去,边走边开玩笑道,“你要是能赢五局以上,我加倍给你灵石,能从姐姐这里拿走多少灵石全看你的运气了。”

    跟上来的知夏道:“姐姐这可是取巧了,不舍得给礼物偏想出这么个哄人的手段,他连点鉴别蚕茧的皮毛都没学会呢,如何赢得了你的得意弟子?”

    仙玉笑骂道:“脏心烂肺!就算他一局不赢,我自然也不会亏了他,小师弟这么有趣,我是怕他急着跑开才用这法子留下他多亲近亲近的。”

    此时已来到水池边,大厅内的众人全都跟了过来,他们都知道仙玉这些年在觊觎监织令的位置,现在她让自己的弟子和知夏的师弟对赌,这本身就有压对方一头之嫌,如果再让这位小仙君一局也赢不了,那今天可就有好戏看了。

    寻易苦着脸对仙玉道:“仙玉姐姐,我不是急着跑是真的和人有约定,再不走就迟了,这样吧,我试下运气,十局并作一局,我要是输了,赴约回来再找姐姐讨要礼物,要是赢了就算占姐姐个便宜。”

    仙玉笑骂道:“你个小滑头,真够狠的,我算你白疼你了!”

    寻易嘻嘻笑道:“你还没疼我呢,一会我回来拿礼物时,要是觉得礼物轻了,以后就再也不来了。”

    仙玉又在他额头上戳了一指,道:“你比小魔君还难缠,他当初见我也没敢这么放肆!”

    此刻,一枚蚕茧落了下来。

    寻易忙道:“别扰我心神。”他让人别扰他心神,可却只匆匆扫了那蚕茧一眼,就盯着白玉案面上的几个选项又是皱眉又是咬牙的,捏着一块元婴石的手在上面比划来比划去,看得众人无不暗笑,城府深的人则开始赞叹了,这位小仙君以小卖小,嘻嘻哈哈间把对赌的十局并为了一局,如此一来就算输了也不至于有什么难堪了,而且就是这一局他还不肯乖乖的输,这么一闹立时把仙玉那个全神贯注盯着蚕茧的弟子逼到了下风。

    知夏脸上虽很平静,心里却乐到不行了。

    “就是它了!”在蚕茧落到一半时,寻易重重的把灵石按在“中平”的投注区,然后撒腿就朝门口跑,边跑边扭头喊道:“师姐你帮我看仔细点儿,要是赢了可别让仙玉姐姐赖账。”

    “你给我回来!”仙玉娇喝了一声,见寻易脚步不停,忙挥手止住了站在大厅门口的两名侍从,示意他们不必阻拦。

    知夏笑道:“我这小师弟性情顽劣,姐姐不要见怪。”

    仙玉抿嘴笑道:“小魔君那才是顽劣,这个不但不顽劣反而很讨人喜欢。”

    寻易跑出炼心楼就看到了在珍茧斋门口朝这边张望的裴元,裴元见他拼命的往自己这边跑,以为出了事,当即楞起眼睛迎了上来,边跑边以神念问道:“怎么了?”

    跑到一起后,寻易把定魂枪塞给他,急声道:“快走,我师姐马上就出来了。”

    “有什么麻烦吗?”裴元显得很义气,拿到定魂枪后没先自欢喜而是关切的询问起来。

    “没事,你快走,有话回头再说。”寻易对他点了下头,然后一溜烟进了珍茧斋。

    裴元欢欢喜喜的把定魂枪收了起来,走了两步想起准备好的玉简还没给寻易,正不知该不该追进去时,看到孤云展正快步朝珍茧斋而去,他急忙赶上去拦住他道:“你想怎样?”

    孤云展淡淡一笑道:“进去买点蚕茧,碍着你了吗?”

    裴元哼了一声道:“早听闻你在北方有些名头,咱们有话直说吧,信情是我兄弟,今天他是为我出头,有什么事冲我来,你要敢找他的麻烦,可别怪我翻脸无情。”

    “你误会了,我追过来只是想和信情师叔攀个交情。”孤云展说着脸上露出带有善意的笑容,“据我所知,你也该叫他一声师叔而非兄弟吧?”

    裴元之前与孤云展没什么过节,听他这么说,半信半疑道:“果真?你要不是来找事儿的,那就咱们就一起进去吧,他刚才是把你给赢了还是把你给抢了?”

    “他赢了我。”孤云展听他这么问觉得有些好笑,从这句问话中也可进一步揣测出这位小七仙君的为人了。

    这下裴元没什么不放心的了,边走边道:“我是该叫他一声师叔,是他先跟我称兄道弟的,信情这人不讲究这些,颇有小魔君当年风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