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奉命调情
    弄清了面前这小子是紫霄宫的,迎丰子心里踏实了一些,他所在的明阳派跟紫霄宫素来交好,看到知夏望向自己,他忙上前笑着施礼道:“两位仙子大驾光临真是让在下惶恐了。”论辈份他与这二女是同辈,可论修为与地位差得就远了,所以神情很是谦恭。

    对这个在明阳派都算不得人物的迎丰子,知夏和仙玉只礼节性的点了点头,仙玉反倒是对孤云展更客气些,笑着问:“刚才人多,没顾得问,你跟谁来的?”

    孤云展微微欠了欠身,道:“跟四师叔来的。”

    仙玉笑着点了下头,转面看向寻易时换了娇嗔模样,骂道:“你个小东西,坑死我了!”

    寻易故作茫然道:“怎么了我?”

    仙玉把一个乾坤袋扔给他,笑骂道:“臭小子,真不知哪来这么好的运气,你押中了,这是给你的。”

    寻易当然知道自己会押中,他赢下赌局并非是贪这一百万灵石,而是为了多给自己和裴元的会面争取一点时间,因为他知道,二师姐一定会为这份厚礼而与仙玉姐姐作一番推辞的,事实也的确如此,否则知夏就不会这么迟才赶过来了。

    “我真押中了?!”寻易装模作样的瞪大双眼看向知夏。

    知夏抿嘴笑道:“还不快谢谢仙玉师姐,我替你推辞了半天,她坚持要如数给你。”

    寻易喜笑颜开的把乾坤袋仍还给仙玉,道:“玩笑而已,哪能真让姐姐破费呀,姐姐有这份心意小弟就很开心了。”

    仙玉微微一怔,一脸遗憾的对知夏道:“可惜他是你师弟,若是你的弟子我是一定要抢过来的,就算因此翻脸也不惜。”

    若论逢场作戏的功夫,知夏一点不会比仙玉差,她得意的一下,对寻易眨了下眼道:“你这不是羞臊仙玉姐姐嘛,堂堂炼心楼的主人,哪有把送出去的礼物再收回来的道理?”

    仙玉瞪了她一眼,道:“遇到你们这两个黑心的姐弟,我想不吐这口血都不行了。”说这话,她把乾坤袋再次扔给寻易。

    寻易挠挠头道:“那……那就多谢仙玉姐姐了。”

    看到他要把灵石取出来,仙玉道:“这袋子也是送你的,你师姐未必舍得给你这么好的乾坤袋,怎么样?要是觉得姐姐好,以后就跟着我吧。”

    不等寻易开口,知夏抢着道:“这可不行,百万灵石作礼物就够厚重了,这乾坤袋万万不能再给了。”

    寻易看了看手中那个淡青色的乾坤袋,他没有知夏那么识货,但从师姐的神情中也能猜出这袋子肯定不会差。

    仙玉横了知夏一眼,道:“我给他东西有你什么事?我就是要多给他点东西,逼得你们这些亲师姐亲师兄出手不能寒酸。”说着她俏皮的对寻易眯了一下眼,“姐姐对你好不好?”

    寻易嘿嘿傻笑道:“好,回头他们要是不舍得给我好东西,我就来投奔姐姐,给你作师弟。”

    仙玉掩嘴娇笑道:“一言为定。”

    迎丰子看得头有点大,他本以为寻易最多只是紫霄宫的后辈弟子,不想听口气竟是知夏的师弟,更让他吃惊的是仙玉对这小子的态度,满腹狐疑之下,他很想弄清此间玄奥,遂陪着笑道:“几位请楼上用茶吧。”

    仙玉看了一眼躲在大堂一角的那对男女,对迎丰子问道:“这里没信情师弟什么事吧?”

    迎丰子连忙摆手道:“没什么事,信……信情师弟只是好心施舍了他们五万灵石。”

    仙玉风情万种的瞪了寻易一眼,凑近小声道:“臭小子,出手还真大方,是看上她了吗?”

    “别胡说,看她可怜而已。”寻易坦荡的小声笑答。

    仙玉在他耳边低声道:“那这桩闲事就别管了,里面有点麻烦。”说完这句她才直起前探的身子,以神念继续道,“迎丰子的二师兄看上这女修了,别给自己找事。”

    传了神念后,她亲昵的拍了寻易的面颊一下,道:“紫霄宫其他人的事我不会管,唯独你有麻烦姐姐是必定要帮的,就算小魔君敢欺负你,姐姐也会替你讨回公道,以后闲了就去浮云山找我,不许没良心。”

    寻易情真意切道:“行!我别的没有,不缺的就是闲工夫了良心这两样,姐姐看上紫霄宫什么宝物了尽管跟我说,我帮你偷。”

    “吃里扒外的东西。”知夏忍不住骂了一句。

    仙玉笑弯了双眼,“好弟弟,不枉姐姐这么疼你了,行了,接下来让你师姐教训你吧,我这几天都在炼心楼,闲了就来玩。”她说完款步而去,临出法阵时还扭头送来一个甜美的笑容。

    迎丰子有些尴尬的再次对知夏发出邀请:“仙子请楼上用茶。”

    知夏淡淡道:“不必了,我就是来找他的。”

    迎丰子急忙用神念把刚才的事及师兄看上那女子的事对她讲述了一遍,然后目光闪烁的看着她。

    知夏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道:“我知道了。”说完就带着寻易和孤云展出了门。

    来到街上,她边走边对二人问道:“裴元在后面鬼鬼祟祟的是要找谁?”

    孤云展回头而望,寻易则看也不看道:“反正不会是找我的,孤云道友,是找你的吧?”

    孤云展忙道:“我去问问他,多半是这小子刚才在炼心楼输得不服气,嗯……信情……师叔,一会若有闲暇可否到玉丝阁一叙,晚辈想向师叔作些讨教。”

    知夏差点被气乐了,扭头看着孤云展道:“你一个元婴修为的向他一个结丹修为的讨教什么?他能教你什么?”

    寻易对一脸尴尬的孤云展摆摆手道:“去吧去吧,我回头就去教你,不过不能白教,该孝敬我点什么自己掂量着准备吧。”

    孤云展去后,知夏以神念对寻易道:“你为什么给绍绫灵石?”

    寻易也以神念答道:“你认识她?我是触景生情想起了自己先前的师尊,所以才顺手帮了一把,仙玉姐姐说此中有麻烦指的是什么?”

    知夏没答他的话,递了一个别有用意的眼神道:“你假作偷偷摸摸的快去珍茧斋,让迎丰子觉得你对绍绫似有情意,不过别太明显,快去,回头我再跟你解释。”她说完身形就消失不见了。

    寻易站在那里眨了几下眼睛,然后转身一步三摇的走了两步,紧接着快步钻进了珍茧斋的法阵之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