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心结
    在上次离开苏婉时,他认为自己可以放下了,心里是愉悦而满足的,是啊,上天既然开恩成全了他在南海发出的乞求,让他见了师尊一面,那就该知足了,毕竟他在南海时的心念是宁可用小命换一次相见,那就当自己死了好了,从此不再给师尊添负担,他当然清楚自己已经给师尊造成困扰了,不如就这样结束吧,不论死活,今生永不相见。

    戏耍沈清时,他俨然已走向了新生,不会再有师尊苏婉的新生,其后他真的作到了不再想念那个曾时时刻刻萦绕在心头的倩影,就算偶尔想起一下,感觉也不是从前那种炽热且羞愧的了,变成了恬淡且安然,他认为是这样的,反正每次在迅速掐断这种思念时感觉如此。

    当看到同为女师男徒的绍绫仙子和路亭受窘时,他觉得理所当然的要帮一下,探询绍绫仙子对路亭是怎样一种感觉的想法则是被师姐派回来之后才生出来的,或许是绍绫仙子选错蚕茧的窘迫眼神颇有几分像遭到自己戏弄时的师尊吧,到底该不该这么作他是迟疑的,否则也不会等绍绫仙子要走出珍茧斋才传去神念约她去玉丝阁。

    一遍遍想着绍绫仙子的话,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以缓解胸口越来越严重的憋闷,然后射出一缕灵力把盯着那片叶子从叶柄处割下,目送叶片从身边落下去,他的目光又望向了另一片叶子。

    在与绍绫仙子谈话失神的那一刻,内心升起的绝望让他明白的认识到自己根本未曾真的放下,尽管在搜罗无影花、冰花、丹方以及幽蚕丝衣裙时,他告诉自己这些让镜水仙妃送去就行了,自己不会露面,可脑海中却难以抑制的会浮现出每次献宝时师尊那震惊不已的表情,到时自己真的能忍住不露面吗?这种直面真心的拷问让他不敢作答。

    第二片给割下的叶子比第一片倒霉多了,刚飘落下来就被灵力搅成了无数碎片。

    绍绫仙子的话如同是这道灵力,不但揪出了他隐藏在心底且不愿承认的那份希冀,还把它撕扯了个粉碎,直到那时他才痛苦的意识到自己这么长时间一直是在自欺欺人。

    再见又如何?又如何?!寻易心中一片悲哀。

    发自内心的想帮绍绫仙子是因为她有点像师尊,二人既然是相像的,那师尊对自己的感受肯定与她对路亭的感受差不多,从她的神情和语气中可以明确的判定出,无论如何她也是不会对看着长大的路亭生出情愫的。

    如果是因为修为,寻易可以咬着牙去努力,如果是年纪也好说,再过千年,一千岁和一千五百岁相差就不显得那么悬殊了,不行就再等几千年,终有一天岁月会把这种差距弥合至无足轻重,无论要面对的障碍有多大,他都愿用付出性命的拼劲去克服,但摆在他面前的障碍偏偏是他无能为力的,被别人看着长大这件事不是通过努力能改变的,请师娘出手封印记忆这种下三滥手段他根本就不会去想,唉,以前他认为在星裳指引下拜入玄方派是天大的幸事,现在看来却成了此生最大的不幸。

    “事到如今应该死心了,彻底放下吧。”寻易在内心大声的对自己说,他的心又在流血了,鲜血渗入塞得严严实实的沙子中,很快凝结成了石头,堵得他头都发晕了。

    当晚,知夏回来时,看到满院的断枝残叶被吓了一大跳,关切的望向一脸苦闷的寻易。

    “师姐,我修炼不下去,总是心烦意乱。”寻易可怜兮兮的说。

    听说是这么回事,知夏放下了心,恨得牙根发痒道:“修练不下去你就砍我的树?你怎么真跟个小孩子一样啊!没想到关在院子里你还真能添出乱来!”

    寻易不满道:“师姐,在你心里是我重要还是树重要?我都烦成这样了,你也不问问,不就是一棵破树嘛,我回头给你弄一棵来不就行了,又不是什么难事。”

    知夏皱起了眉,道:“那我问问你,为何烦成这样?”

    寻易吐了口气道:“我一修炼就烦,以前没这么严重,不知是因为这一段太久没修炼了还是因为到了这里水土不服,反正是片刻都坐不住了。”

    “水土不服你都想得出来?!你当自己还是凡人啊。”知夏真不知他以前的师尊都教了他些什么,送入灵力探查了一下后,她的眉头皱紧了,有些担心道:“你这是怎么了?心脉为何有郁结之状?虚火如此之盛,都要上侵灵台了,近期切不可再修炼了。”

    “想起了点以前的烦心事,师姐你不用担心,我没事。”

    寻易说这话是面色很沉静,语气很坚定。知夏没再追问,相识的这段日子里,她从未见小师弟有如此一本正经的时候,她知道小师弟这是在心绪波动间流露出了真性情,导致其心绪波动的那桩旧事一定非同寻常。

    恰在此时,花蕊仙妃的神念在二人脑中响起:“怎么了?”

    知夏忙以神念作答,寻易无法把神念传那么远,遂望向小岛方向展颜而笑开口道:“师娘,没事,您现在可好?”

    “带他过来。”花蕊仙妃对知夏吩咐。

    寻易飞上小岛时,看到花蕊仙妃正在小楼前望月静思,满满的圆月是橙黄色的,看起来很温暖,但洒下的月光依然是冷的,在静谧的夜色中,这幅图景清美而孤凉。

    “师娘,您……您原来这么美!”寻易瞪大眼一副惊艳的表情,这倒不是他故作夸张,之前他见到的是正遭风雨摧残且修为大减的花蕊仙妃,此刻见到的则是雨后的娇颜,大神通的法相自然能让人感受到圣洁的光辉。

    花蕊仙妃微微一笑,随即皱起眉道:“确是虚火焚天之相,为何而心焦?”

    寻易嘻嘻笑道:“弟子一修炼就杂念丛生,最倒霉的是弟子命运多舛,烦心事比别人多,一想起来就没完没了,不过这次主要还是因为悬心师娘能否顺利融合生机,看您这样子肯定是成了,那弟子也就无碍了。”

    “滑舌!”花蕊仙妃怜爱的笑嗔了一声,见他不肯说实话也没再追问,“易儿,这次真要谢谢你了。”她说着拿出那个装着无慧灵液的玉瓶晃了晃,然后递给他,脸上有了难为情之色,“不过……我用得太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