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善与恶
    她用得的确不少,灵液只剩浅浅一瓶底了,寻易喜道:“这东西对您有用?”

    花蕊仙妃用力点了下头道:“我看到了你师尊的眼睛。”

    寻易暗自一哆嗦,“师尊的眼睛?只看到了师尊的眼睛?”

    花蕊仙妃嘴角荡起甜美的笑容,道:“嗯,那是他转世后的眼睛,有了这条线索要找到他就容易多了,易儿,师娘真的很感谢你。”

    寻易没敢接着问眼睛的事,既然师娘认为那就是师尊的眼睛,那不管真假都让她去找吧,有希望有目标活着就有意义,没有谁比他更清楚没有希望的滋味了。

    “师娘,您这不是要折杀弟子嘛,师尊和师娘的大恩弟子尚未报还万一,能略尽微劳是弟子之幸,您以后千万别说这话了,至于这瓶灵液您更不必挂怀,不给您用,我只能把它当酒喝了。”他开心的笑着说。

    花蕊仙妃由衷感慨道:“易儿,你真是个好孩子,你师尊遇到你才是幸事,是我二人之幸。”

    “得得得,师娘您要还说这些,弟子可没法再跟您说下去了。”

    花蕊仙妃嫣然一笑,道:“好,那我不说了,这瓶灵液你千万留好,不要分给别人了,我本不想用太多的,只因……”

    “好了~,师娘~。”寻易拉着长音打断道,“首先这东西不是对谁都有用,对我可能就是无用的,其次我这辈子修为太高不了,就算这东西对我有用也不需要太多,您就别那么当回事了。”

    “你这孩子。”花蕊仙妃轻叹了口气,然后问道:“这些天跟你二师姐去作什么了?”

    “逛了逛卖蚕茧的坊市,师姐教我辨别蚕茧的方法了,去开开眼界,二师姐没跟您说吗?”寻易心虚的说。

    花蕊仙妃道:“我这几天一直在打坐静思,刚出关。”

    “是不是要破镜了?我看您可是有这迹象。”

    花蕊仙妃莞尔道:“信口胡言,你能看出什么?不过你那灵液的确让我隐隐感觉到了些什么,心有跃跃然。”

    “嘿嘿,太好了。”寻易满脸喜悦的傻笑。

    “离破镜还早呢,况且我对破镜也没先前的那种渴望了,你二师姐这一段会很忙,你就在这里陪我吧。”

    “太好了,嘿嘿。”寻易笑得更开心了,“不过师娘,这不会打扰您吧,您要是需要静修,可以不用管我,我在哪待着都行。”

    花蕊仙妃能感受到他是发自内心的高兴,笑着道:“连二师姐院子里的树都给砍了,我看你是在哪待着都不行,我现在就开始担心了,我走之后谁还能管得了你。”

    迎着花蕊仙妃那仿佛能洞彻天地玄奥般的睿智目光,寻易咧了咧嘴,道:“看您说的,我有那么不堪嘛,我一定会好好听师兄师姐们的话的。”

    花蕊仙妃轻轻摇头道:“他们连信邪都对付不了,你比信邪更多了一张比蜜还甜的嘴,从你二师姐刚才和你说话的语气和神情我能看出来,你把她哄得差不多,这才几天啊,你二师姐有多精明我是知道的,论心机和手段,紫霄宫里除了信邪就属她了,现在他们俩都被你哄住了,你说以后谁还敢管你?”

    寻易眼露戒备道:“师娘,您不是又动了把我关起来的念头吧?那我现在就生个心魔给您看!”

    花蕊仙妃哑然失笑道:“你看你这无赖的样子,唉,也不用说别人,其实我也是管不了你的,易儿啊,你知道自己最大的本事是什么吗?”不待寻易回答,她接着说下去道,“是讨人喜欢,让人舍不得让你受委屈。”

    寻易谄笑道:“这本事也只有遇到像您这样心地善良的人才管用。”

    花蕊仙妃不以为然道:“你师尊和信邪都不是好相与的,你一样讨得了他们的欢心。”

    “那只能说明师尊和六师兄内心都是良善的,碰到心肠歹毒的,我早没命了。”

    “并非如此。”花蕊仙妃摇摇头,“在许多人看来,你师尊就是个心狠手辣的,信邪也好不到哪去,比他们还凶恶的人没几个了。”

    寻易忍不住笑道:“有您这么说自己夫君和弟子的吗?”

    花蕊仙妃亦笑道:“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善恶其实是分不清的,在我眼中你师尊是个重情重义的好人,信邪也是挚诚仁孝的好孩子,善与恶在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准则,说到底那不是善与恶,是你更看重什么,看重义的人,在义与仁相冲突时,取义而舍仁,那在大家眼里他就是一个残害无辜的的恶人,而在被他保护了的兄弟眼中,他则是个可以托付性命的好人。”

    寻易言辞谨慎道:“弟子倒是觉得无事皆要有度的,取义而舍仁我是不反对的,但也要尽量避免伤及无辜。”

    花蕊仙妃点头道:“话是这么说,可有些时候是作不到的,打个比方吧,你的兄弟西阳有桩不能对外人言的隐秘,说出去会危及他的性命,这时你得知有人知晓了这个隐秘,在难以确定他是否会宣扬出去的情况下,你会怎么作?”

    “我很可能会杀了他,然后尽量补偿他的亲人。”寻易没有犹豫就作出了回答。

    “你杀人的事如果被大家知道,你就成了滥杀无辜的人,实际也的确如此,这样一来,不管是死者的亲人也好,基于义愤要替天行道的不相干之人也好,自然不会放过你,为了自保你只能再杀人,从此你就是恶人了,你师尊就是这样的,从他给弟子取名不难看出他这一生的转变,信德,信义,信平,信念,信心,最后是信邪。”

    寻易眨着眼道:“师尊是被逼的,不应该算是恶人。”

    花蕊仙妃淡淡一笑,道:“如果你知道他做过的那些事,恐怕就不会这么说了,反正你师尊后来是从骨子里不把杀人当回事的,在他看来,这世上大半的人都该杀。”

    “那您为什么……”寻易没把话说完。

    花蕊仙妃明白他要问的是什么,目光投向夜空,幽幽道:“我跟随他是因为他帮过我,所以在我眼里他是好人,我要管着他,改变他动辄杀人的习性,你师尊后来的确因我少杀了很多人,可惜没等我彻底改变他时他就离我而去了,所以我不放心,一定要找到他,好好守着他成长。”

    寻易默然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