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婴儿暴动
    一直没说话的方筑此时皱眉道:“我看还是别闹太大的好,庆丰子应该就是随口那么一说,咱们太较真的反而不好了。”

    全珵闻言怒视着他道:“他要心里不是这么想的能随口说出来吗!我知道你们三合门跟明阳派关系不错,但你现在是千少盟的执礼使,千少盟的立威之战你要不参加,那就别跟我们混了。”

    方筑大为尴尬,脸上变颜变色却不敢发作。

    寻易开口道:“执礼使若不便出手我们也不勉强,但这是千少盟的第一战也是立威之战,这个头儿要开不好,千少盟或许真会如庆丰子所言用不了两天就土崩瓦解了,这样吧,你可以不用对庆丰子出手,负责阻挡那些欲上前帮忙的人吧,如果这个你也不愿作,那就只能先免去你这执礼使了,当个执事吧。”

    从结盟中尝到甜头的辛岉最怕听到土崩瓦解四个字,他瞪着方筑气哼哼道:“庆丰子那老混账这么羞辱咱们,你还替他说话,我看你根本就没把千少盟当回事!大长老已经很给你留面子了,你自己掂量着办吧。”

    方筑感觉的对寻易点了点头,道:“好,我愿承担阻挡之责。”

    比较老成的哲昂本也想劝众人几句的,见方筑闹了个灰头土脸只得把要说的话都咽了下去。

    看到没人再有异议了,裴元大叫一声:“走!让他们知道知道看不起咱们千少盟的后果!”

    孤云展抓住振臂高呼后就要率众而行的裴元,道:“且等盟主号令。”

    孤云展能说出这样的话让全珵无比受用,看到众人把目光都投向自己,他激动得都有点发抖了,觉得必须得说点什么才行,遂脸红脖子粗道:“咱们……咱们千少盟能否闯出名头就看明日一战了,谁要是临阵退缩格杀勿论!”

    方筑与哲昂闻言不由用含义复杂的目光看向寻易,寻易也被“格杀勿论”四个字弄得正暗自咧嘴,可在这种群情激昂的时候显然是不适合对盟主的豪言壮语作出什么纠正的,只得避开了二人的目光。

    完全进入盟主状态的全珵可不觉得自己说的话过头,他还想再说几句能显示盟主身份的话,但因为太激动了一时没能想好,这个时刻不容冷场,所以只得作威武状伸手指向幸宁派方位,大声道:“千少盟上下听我号令,讨伐明阳派!宰了庆丰子!”

    在众人的轰然应诺声中,寻易艰难的咽了下口水,虽然全珵兴之所至的加上了讨伐明阳派,他也只能知足了,还得庆幸这位爷没信口说成灭掉明阳派,否则就真得驳他一次面子了。

    众人刚要散开去与各自的护卫会合,全珵高喊道:“等等!”

    寻易的心不由提了起来,暗自祷告这位盟主可别再说出什么胡话了。

    “大家接令!”全珵喊道,脸上难以抑制的兴奋让他那刻意作出来威严神态显得十分古怪。原来他是刚想起还有这么一个重要仪式没做呢。

    众人有点懵了,不知这令该如何接。

    小煞星水崇忙道:“快!都把各自的旗子打开,忘了跟你们说这事了。”他说着先催动出了自己的那面大旗。

    众人纷纷依言而行,等大家背后的旗都飘了起来,全珵催动了盟主令旗,那面小红旗幻化出十二道旗影,一一印在众人的十二面旗上,这个让孤云展脸上发烧的幼稚仪式却令刚加入的三个新人艳羡不已,恨不得能早点跟大家一样有面自己的旗。

    当众人或乘坐骑或跟随护卫升入空中时,孤云展用别有意味的目光看着傻站在原地的寻易道:“大长老,你不会是自己从紫霄宫大老远跑来的吧?”

    “你还真猜对了,飞了差点一个月才到。”寻易开着玩笑,偷偷对他竖了下大拇指以感谢他的帮助,然后对孤云展身边的护卫道:“劳烦带我一程,回头向孤云兄讨要一万灵石的工钱。”

    飞入空中后,孤云展看了一眼被护卫携带着赶路的这帮人,对寻易道:“这跟走路还走不稳的孩子非要让大人抱着去找人打架一样,上次出现这种婴儿暴动的场面应该还是你六师兄弄出来的那次呢,你们紫霄宫可真有传承。”

    寻易哈哈而笑,指了指远方的全珵,“你这话要是让盟主听到,肯定是个格杀勿论。”

    孤云展摇头叹息道:“跟你们混在一起我真觉得太丢人了,明天我还是躲远点看着吧。”

    寻易听了他这话若有所思的想了想,道:“把盟约再加一条,入盟者必须勤加修炼,千少盟定期进行考察,懈怠者一律除名。这条要加在最前面,你帮我斟酌一下用词,一会就让全珵宣布下去。”

    孤云展眯了下眼,问道:“你还真打算把千少盟搞下去?”他能猜出寻易急着加这条盟约的用意,如果千少盟能对这帮豪门子弟的修炼起到督促作用,那这个联盟在那些家大人眼里就大有意义了,明天就算闹得过份点儿也会有人站出来维护千少盟的。

    寻易对他笑了笑,没做回答,他当然没闲情把这个结盟发展下去,但得确保它在自己在逃走之前不能散,说不定自己的逃跑计划就得着落在这上呢。

    当晚这条新加的盟约就公布出来了,当时反对的人不少,经过盟主的一番剖析后,小煞星等几人依然不赞成,最后盟主以立即除名相威胁时,此事得以完美解决。

    虽然这些人平日都没少作仗势欺人的勾当,但这么多人凑在一起去欺负人还都是第一次,所以连裴元都显得异常兴奋,不停的催护卫快些走,这就导致了原本要在正午赶到幸宁派的他们几乎早到了一个时辰,只好在幸宁派数千里外先隐藏起来,一众护卫内心有多气恼不问可知,相对于受点累,接下来要做的教训庆丰子的事才真正让他们头疼,许多人都在路上暗中劝告过自己的少主,得到的不是敷衍就是不耐烦的呵斥,全珵更是差点把多嘴的赤中子再交给寻易教训一下。

    苦苦等到喜宴差不多开始了,全珵催动出背后的大旗,第一个冲出了隐形法阵,众人紧随其后,跟一群看见肥肉的狼崽子似的双眼冒光的直扑幸宁派,唯有孤云展远远落在后面,也没有打开自己的大旗,他真是丢不起那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