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三百章 问罪
    “胡说八道!”面对如此赤裸裸的戏耍,黑袍老者的忍耐终于到了极限,满腔羞怒也找到了发泄之处,对方虽是紫霄宫的人,但这小东西的师父恐怕都要比自己晚上几辈,拿他找回点面子算不得什么大事,所以在怒斥之前就打出了一道灵力,这道灵力并不大,甚至该说是很微弱,他只想把这小家伙打得飞出去就够了,催动出这么点灵力对他这样一个元婴中期修士而言完全可以作到毫无征兆,所以他成功的把寻易打得飞了起来。

    谁也没想到他会猝然出手,寻易身子飞起的同时,黑袍老者的训斥也传了开来:“辱师乱祖的东西,老夫今天就代你师父教训教训你!”

    寻易的身子刚飞起就被身旁的护卫接住了,黑袍老者的身子却在这时飞了出去,对他出手的是全珵的两个护卫及孤云展的两个护卫,四个皆是元婴中期修为,全珵的两个护卫是怕他把祸闯大,孤云展的两个护卫则是出于保护寻易的本能动作,所以四人出手都是有分寸的。

    黑袍老者的身子尚在半空数道神念就传入了脑中,所以在他那原本被气得发黑的脸霎时变为惨白了,没等他落地,一阵阴寒之气就罩了过来。

    “你找死!”裴元怒吼着掷出了定魂枪,他这个举动可没存着继续给全珵添罪过的心思,完全是出于愤怒,敢打寻易那就是跟打他一样的。

    “找打!”紧随定魂枪的是辛岉的乾坤环,这也是一件灵宝,光华一闪间黑袍老者身外就多了一道闪着白光的银环,随着银环的收紧,黑袍老者的护体神光被勒得也闪出了紫色光芒。辛岉不愤怒,他仇恨,寻易刚帮他摆脱了护卫管束的烦恼,谁要动寻易那就是动他刚过上的好日子,这种人就是他的仇人。

    第三个出手的是荷花仙子,她什么话都不说,咬着银牙发着狠接连甩出了两把飞剑,她也是有灵宝的,但那是件防御灵宝,把两件最厉害的宝物打出去已经是尽全力了,她这么作既不是出于愤怒也不是因为仇恨,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下狠手,反正就是想把这黑袍老者弄死。

    早已蓄势待发的小煞星反倒是没有出手,他再是愣头青毕竟也还有脑子,打明阳派的庆丰子他可以不管不顾,要是打无极门的长辈他不能不考虑后果,敢出手的那三人都是九大门派的,不是他灵纹派能比的。他尚且如此,其余众人尽管都跃跃欲试但皆未出手。

    “住手!”被震得七荤八素的寻易发出了一声大吼。

    裴元愤愤的收回定魂枪,指着老者道:“你等着吧,小魔君饶不了你!”

    辛岉不甘心的收了乾坤环,恶狠狠道:“你再敢动他一下,我一定宰了你!”

    荷花仙子还是不说话,咬着牙又连砍了几剑才罢手。

    经受两件了灵宝的重击,黑袍老者的面色更加惨白,他朝寻易走了两步却不敢再靠近,嘴唇动了动终究没说出话来,改为用神念道:“在下是无极门的宣申子,因刚出关就被派来参加这个喜宴了,确实是对七仙君的事毫无知情,请七仙君恕罪。”他虽没把话说出口,但大家看神情也知他在向寻易赔罪。

    裴元对寻易道:“不能饶了他,你是千少盟的大长老,打你就是打咱们千少盟,必须得有个交代!”

    被吓得花容失色的绍绫仙子此刻方缓过神来,带着哭腔问:“你没事吧?”

    寻易对她摇了下头,然后转向宣申子道:“虽说是不知者不罪,但你既然打了我,那此事就不能用几句话揭过去,这笔账咱们回头再算,你先让开吧。”

    宣申子一脸羞惭的退到一边,刚刚他还是宴席中最受尊敬的贵客,顷刻间就成了连遭羞辱威风扫地的落水狗,可内心的惶恐令他此刻已经顾不得考虑颜面问题了,说惶恐是一点不为过的,他虽是无极门的弟子,无极门也的确强于紫霄宫,但对方是紫霄宫的七仙君,是关门弟子,关门弟子的地位是不言而喻的,而他只是无极门的一个无关紧要的弟子,是个修为止于元婴中期无望再进一步的弟子,事情闹起来,无极门肯定不会为他跟紫霄宫伤和气的,就算他被小魔君打死,无极门也只会借此向紫霄宫讨点好处而不会为他报仇,他连低自己一辈的裴元和辛岉都不敢得罪,却倒霉催的打了紫霄宫的七仙君,如何能不惶恐呢。

    有了宣申子的前车之鉴,一众宾客没人敢轻易开口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尤其是当着一群小弟兄和护卫们的面被打了,寻易也觉得特没面子,懊恼的看着庆丰子懒得说话了。

    一直躲在远处的孤云展此刻走过来,幸灾乐祸的对寻易道:“让我说着了吧,都提醒你在动手之前要先自报家门了,结果还是让人打了,回头还是把七仙君几个字写在你背后这面旗上稳妥点。”平日惜字如金的孤云展不知为什么看到寻易出丑就忍不住想凑个热闹。

    “滚一边!”寻易的鼻子都要气歪了,骂完他指着庆丰子道:“你去让他明白明白咱们是为何而来!”

    孤云展嘴角露出开心的笑容,看向庆丰子时,那开心的笑容变为了哂笑,他用平淡的语气道:“庆丰子,你滥用职权逼娶千宗会治下女修为妾,这条罪状铁证如山了,千少盟以拱卫千宗会为己任,你明白了吗?”言简意赅的说完要说的话,他悠悠然的走到了一边。

    全珵觉得孤云展说得太差劲儿,厉声对庆丰子喝问:“你是不是嘲笑过我们是小孩子胡闹?是不是诅咒过我们用不了几天就会散伙?说!”

    听孤云展点明他的罪状时,庆丰子心中一寒,他当然知道自己强纳绍绫仙子这事有违千宗会的法纪,之所以敢大张旗鼓的摆设喜宴,是因为在座的这些人都不会把这等小事放在心上,千宗会的律条是用在普通修士身上的,约束不到他们这类人,不过要是有权贵想惩治他,那这些律条就会成为对方手中的致命武器了,强纳女修为妾的罪名或许要不了他的命,但他做过许多足以定死罪的事,正因为犯过更严重的罪行,他才根本未把张扬的摆喜宴当回事,如果千少盟以此入手穷追猛打,一旦这一条被定罪了,其后果是极其严重的,那些等机会落井下石的人绝不会放过自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