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三百零一章 仍不知死
    全珵的喝问给了庆丰子蒙混过关的机会,所以他强抑心头气火,对全珵道:“我那不过是随口说笑之语,好了,我把那两句话收回来就是了,你们快各自回去修炼吧。”他虽极力让自己的语气平和些,可说话时仍皱着眉,与宣申子不同,他在明阳派是实权人物,在场面上他的身份远非宣申子可比,他觉得自己把话说到这份上已经很放低身架了,毕竟边上还有那么多宾客看着呢,在幸宁派众人面前也不能太丢面子。

    可他这种对小孩子的语气在这帮小家伙们听来无疑是火上浇油,寻易冷笑了一声添油加醋道:“我们兴师动众的大老远跑来,你居然想用这么轻飘飘一句话打发我们走?然后跟什么事都没有一样接着摆喜宴强纳我们千少盟的执事为妾?!”

    庆丰子看向寻易,他的目光变得有些冷了,“七仙君,他们这些人闹闹也还罢了,独独你是不该来这里闹的,仙君年纪尚幼,且初入紫霄宫,或许有些事还不太清楚,我看还是先回去问问贵宫的师兄师姐再说吧。”他虽已经开始怀疑整件事都是紫霄宫在暗中策划的,但对方既然用这种手段对付自己,那他只能见招拆招,不能无凭无据的对紫霄宫加以指责。

    寻易不耐烦道:“少跟我云山雾罩的,现在说的是你强纳我们千少盟执事为妾的事,小爷现在是千少盟的大长老,不干紫霄宫什么事。”

    “对!小爷我现在是千少盟的盟主,不干无极门的事。”全珵立即附和。

    “小爷是副盟主,你就是把炼魂派牵扯进来,小爷今天也得替绍绫执事做主,为千少盟洗刷耻辱!”惦记着盟主宝座的裴元现在每说一句话都很用心,这对他而言实属少见。

    庆丰子嘴角的肥肉抽动了一下,扫视着众人道:“你们可要想好了,我可以终止喜宴,暂且不纳绍绫,但闹成那样你们回去后免不得都要受一场责罚,还是到此为止吧,绍绫以后可以继续作你们千少盟的执事,千少盟有什么为难事我也可以帮你们解决,如何?”

    “去你娘的!”裴元觉得问罪一环已经可以结束了,迫不及待的开始抢头功了,随着怒骂投出了定魂枪。

    遭到晚辈的这等辱骂,庆丰子不由气火攻心,愤然弹出一道灵力重重的击在定魂枪上,定魂枪发出的鬼哭之声陡然变得凄厉,枪身所化成的乌光斜飞出去。

    裴元被震得气府翻涌,面色霎时变得蜡黄了,庆丰子肥胖的身躯晃了晃,显然这一下让他也很不好受。

    对方居然敢还手!小弟兄们一时被震慑住了。

    最先作出反应的是裴元的两个护卫,其中一个厉喝道:“庆丰子你好大的胆子!”话音未落,二人同时出手,裴元虽未受伤,但毕竟是吃亏了,他们如果不作点什么还别说回去没法交代,就是裴元这一关他们也过不了。

    庆丰子扔出一枚玉牌,光芒闪耀间,玉牌幻化出的屏障被击散,玉牌也碎成数片掉落在地上,在小家伙们看来,两个护卫很卖力气,实则他们不过是做样子而已,毁了对方的一件宝物也就够给裴元看了。

    裴元自生下来还不曾吃这么大的亏,何况还是抢功不成反失了面子,这让他的凶性陡然而起,收回定魂枪后嘶吼着又朝庆丰子打去。

    摆了半天架势的小煞星终于等到出手的时刻了,一张张符箓化作一道道光芒接连朝庆丰子飞去。

    “住手!”庆丰子这声含带法力的喝喊令众人心头一颤,修为低如寻易者连脸色都变了。

    连续扔出四件防御宝物挡住定魂枪和几张符箓后,庆丰子怒视着众人道:“该闹够了吧!”用凌厉的目光扫视过一帮小家伙,他望向裴元的两个卫护,“精田,雾久两位道友,方才在下出手重了些还望体谅。”说着他又看向其他护卫,“再任他们闹下去恐难收拾了,请诸位道友还是尽快带他们离去吧,在下日后必有酬谢。”他到现在还没看清形势,以为这样事情就可以解决了。

    众护卫皆默然,因为此前寻易曾吩咐过他们不许随意使用神念与人交谈。

    看到这种情况,庆丰子心下发慌了,难道是这些门派都要对付自己?这个荒唐的念头一闪现就被他否定了,快速盘算了一下后,他决定还是尽量避开紫霄宫七仙君为好,遂对全珵道:“贤侄,我与你父交情匪浅,贤侄……”

    不等他说下去,全珵就喝断道:“谁是你贤侄?我此刻是千少盟的盟主!”全珵现在火比庆丰子还大呢,人家别的门派的人都很识趣,偏偏自己的师叔聒噪起来没完,让他这盟主反倒成了表现最差的一个了,不但如此,那老东西最后还把大长老给打了,弄得自己功劳还没抢到却先背上了一项罪过,现在庆丰子又一口一个贤侄的叫,这可是立场问题,他当然要态度鲜明了。

    “好好好,全盟主,你们怎样才肯罢休?”庆丰子边问边朝空中连打了几个法决,刚才那声大喝虽是令裴元收回了定魂枪,可那些符箓却有两张已经被引动了,脱离了小煞星的控制,灵纹派的极品符箓不是说着玩的,庆丰子一时化解不掉,只能硬扛着,这让他无法作出想要的威严姿态,心中无比的恼火,不过对全珵说话时他还是暗中加入了元婴中期修士的威压。

    全珵抵受不住的垂下了头,如同是认错一般。

    裴元见状大喜,可还没等他再接再厉的发起新的抢功行动,庆丰子的目光已扫向了他,修为比全珵还稍差些的他这下差点把定魂枪丢到地上。

    “赤中子,上次的教训还不够是吧?”看出玄机的孤云展冷冷的对赤中子说道。

    赤中子面上一红,当即催动修为替全珵抵住了庆丰子的威压,裴元的两个护卫亦不敢怠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